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白化動物圖集
Mar. 01 2014

白化動物圖集

撰文: Mary Bates , Weird & Wild 我們不久前發表的文章〈獨特的白子與白得不尋常的動物〉引起讀者熱烈迴響,大家談起自己看過的白化動物,留下了一百多篇評論。 肯塔基州的Eric Rose告訴我們,俄亥俄州的新港水族館有兩隻白化短吻鱷,分別叫「雪球」和「雪花」。加拿大亞伯達省艾德蒙吞的Cul8rAnnieGator則表示,她的家鄉住有一群白色和淺灰色的喜鵲。其他讀者則說他們還看過白色的知更鳥、老鷹、刺蝟、鹿、猴子……等等。(相關報導:〈 圖集:白化動物揭祕 〉。) 我們深受震撼,因此仔細搜尋國家地理攝影社群「你的觀點」...

從烏克蘭到突尼西亞,被罷黜的統治者官邸
Feb. 28 2014

從烏克蘭到突尼西亞,被罷黜的統治者官邸

遭到罷黜的烏克蘭總統維克多.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雖然坐擁巨額財富,不過其實一點也不稀奇。   總統亞努科維奇位在郊外的府邸受到層層戒護,有一名烏克蘭男子披著國旗站在屋外。攝影:ANDREW LUBIMOV 撰文:Heidi Schultz and Taryn Salinas 被人民推翻的烏克蘭總統維克多.亞努科維奇目前流亡中,行蹤不明。反政府示威者在上週六進入位於基輔郊外的總統官邸,富麗堂皇的豪華官邸曾經戒備森嚴,還備有直升機停機坪、高爾夫球場、遊艇、建蓋中的汽車展覽館、來自緬甸的異國鳥禽,以及一座可愛動物園。 以下是世界各個聲名狼藉...

影像藝廊:大貓熊的漫漫歸鄉路
Feb. 24 2014

影像藝廊:大貓熊的漫漫歸鄉路

一隻野生大貓熊在陝西省「長青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涉水而過。科學家期望透過野化放歸人工繁殖的大貓熊來壯大野生的小種群,但透過對自然棲地與既有種群的保護,才是真正確保大貓熊在野外生存的根本之道。 攝影:向定乾 冬天的四川「臥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在雲霧繚繞下顯得飄渺悠遠。這裡是中國最早的大貓熊保護區之一,除了有一百多隻野生貓熊以此為家,這裡還有許多其他被列為國家級重點保護的珍稀瀕危動植物。 攝影:羅小韻   四川的王朗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研究人員在初春的冰天雪地中進行大貓熊調查。在中國,每年春季都會針對每一個大貓熊保護區進行監測,工作人員上山進行大貓熊的痕跡調查,...

影像藝廊:看見天堂
Feb. 17 2014

影像藝廊:看見天堂

一隻小極樂鳥炫耀牠的脇羽,以誘惑雌鳥。Photograph by Tim Laman 19世紀探險家華萊士是最早研究野生天堂鳥的人之一。Rare Book & Manuscript Library, Columbia University   提姆‧雷曼(上)與艾德溫‧史寇斯跟隨他的腳步,造訪了51個地點。Photograph by Tim Laman   旭日照射下,新幾內亞南部沃坎島上的一隻大極樂鳥正進行求偶展示。雄鳥會除去樹頂枝頭的樹葉,為求偶儀式清理出舞台。Photograph by Tim Laman 一隻雄麗色裙風鳥使用史寇斯所謂的「變形」技...

影像藝廊:物種大復興
Dec. 05 2013

影像藝廊:物種大復興

庇里牛斯野山羊 Capra pyrenaica pyrenaica 庇里牛斯野山羊又名布卡多山羊,在2000年滅絕以前,一直生活在庇里牛斯山的高海拔地區。三年後,科學家嘗試複製名叫西莉雅的最後一隻庇里牛斯野山羊,但複製出來的羊出生後幾分鐘就死了。 Photograph by Robb Kendrick Taxidermic specimen, Regional Government of Aragon, Spain   旅鴿 Ectopistes migratorius 旅鴿曾經在北美洲東部極其繁盛,為數幾十億隻,足以遮天蔽日。最後一隻旅鴿瑪莎逾1914年死於辛辛那提...

影像藝廊:追尋最早的滑雪人
Dec. 05 2013

影像藝廊:追尋最早的滑雪人

阿爾泰山的滑雪者穿著以馬皮為底的木製滑雪板,只用一根雪杖保持平衡,飛快滑過激起一片飛雪,展現出遠古祖先發展純熟的完美技巧和裝備。Photograph by Jonas Bendiksen   阿夏圖在快要完成的滑雪板上鑿出讓固定繩穿過的洞。在通行圖瓦語的奧庫藍村,男性能用簡單的東具,在兩週內把雲杉原木製成一對滑雪板。Photograph by Jonas Bendiksen 瑟爾力克露了一手在身雪中捕捉獵物的古老技能後,被繩索套住的糜鹿費力掙扎。中國當局禁止獵捕糜鹿,所以後來牠被放走了。Photograph by Jonas Bendiksen Photo...

影像藝廊:長征世界三萬里
Dec. 05 2013

影像藝廊:長征世界三萬里

作者保羅‧薩洛培克引領著駱駝,追隨人類祖先的腳步,穿越衣索比亞阿法爾沙漠。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貧困的非洲移民夜裡聚集在吉布地市的海岸邊,試圖搜尋鄰國索馬利亞的廉價手機訊號,那是他們與國外的親人之間微弱的連結。超過6萬年來,我們人類靠著這種親密的人際關係,遷移至世界各地。 村民在阿法爾沙漠中祈雨。早期人類可能曾經被一場歷時數千年的超級旱災困在非洲,因為在那樣的情況下移動的風險很高。氣候變遷帶來的溼潤季節很可能促成了人類的第一場遷徙。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孤注一擲的旅程在吉布地的熔岩原畫上句點...

JAN. 2020

疼痛新解

深腦刺激、虛擬實境、突變基因,科學家正揭開慢性疼痛的奧祕並找出新的治療方法!

疼痛新解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