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Apr. 12 2022

史上首度觀察到野生海豚對港灣鼠海豚「說話」

  • 一隻真海豚在蘇格蘭的海域嬉戲。學者觀察到一隻名為凱莉的野生獨居海豚可以像港灣鼠海豚那樣發聲。PHOTOGRAPH BY SCOTLAND: THE BIG PICTURE, MINDEN PICTURES

    一隻真海豚在蘇格蘭的海域嬉戲。學者觀察到一隻名為凱莉的野生獨居海豚可以像港灣鼠海豚那樣發聲。PHOTOGRAPH BY SCOTLAND: THE BIG PICTURE, MINDEN PICTURES

  • 晴朗冬日裡的克萊德河灣一景,那是一片廣大的水域,緊鄰蘇格蘭的阿倫島(Isle of Arran)。PHOTOGRAPH BY JIM MCDOWALL, ALAMY

    晴朗冬日裡的克萊德河灣一景,那是一片廣大的水域,緊鄰蘇格蘭的阿倫島(Isle of Arran)。PHOTOGRAPH BY JIM MCDOWALL, ALAMY

  • 蘇格蘭昔德蘭群島附近的港灣鼠海豚。有史以來第一次,科學家發現了一隻「自認為是鼠海豚」的海豚,能發出鼠海豚獨特的喀喀聲。PHOTOGRAPH BY SCOTLAND: THE BIG PICTURE, NATURE PICTURE LIBRARY

    蘇格蘭昔德蘭群島附近的港灣鼠海豚。有史以來第一次,科學家發現了一隻「自認為是鼠海豚」的海豚,能發出鼠海豚獨特的喀喀聲。PHOTOGRAPH BY SCOTLAND: THE BIG PICTURE, NATURE PICTURE LIBRARY

1

一隻名為凱莉的野生海豚或許可以和鼠海豚「交談」,這是跨物種溝通的驚人案例。

一隻真海豚在蘇格蘭的海域嬉戲。學者觀察到一隻名為凱莉的野生獨居海豚可以像港灣鼠海豚那樣發聲。PHOTOGRAPH BY SCOTLAND: THE BIG PICTURE, MINDEN PICTURES

一隻真海豚在蘇格蘭的海域嬉戲。學者觀察到一隻名為凱莉的野生獨居海豚可以像港灣鼠海豚那樣發聲。PHOTOGRAPH BY SCOTLAND: THE BIG PICTURE, MINDEN PICTURES

克萊德河灣(Firth of Clyde)位於蘇格蘭西岸,是一處大型鹹水港灣,也是幾千隻港灣鼠海豚──和一隻名為凱莉(Kylie)的海豚──的家。

凱莉已有至少14年沒被看到與其它真海豚(common dolphin)接觸──但牠可一點也不孤單。在克萊德灣天氣好的日子裡,來到這處港灣的訪客有時可以看到凱莉和港灣鼠海豚(harbor porpoise)一起游泳;那是牠的鯨豚表親,體型約為牠的三分之二。

今年1月發表在《生物聲學》(Bioacoustics)期刊上的一篇研究提出,凱莉跟鼠海豚的關係比科學家想像得更親近。雖說真海豚的發聲能力應該包括大範圍的喀喀聲、哨聲和有節奏的叫聲,但凱莉不會發出哨聲。相反的,牠「講話」比較像港灣鼠海豚,而港灣鼠海豚是用尖銳的連串喀喀聲溝通的。

晴朗冬日裡的克萊德河灣一景,那是一片廣大的水域,緊鄰蘇格蘭的阿倫島(Isle of Arran)。PHOTOGRAPH BY JIM MCDOWALL, ALAMY

晴朗冬日裡的克萊德河灣一景,那是一片廣大的水域,緊鄰蘇格蘭的阿倫島(Isle of Arran)。PHOTOGRAPH BY JIM MCDOWALL, ALAMY

這項研究指出,牠可能是在跟鼠海豚溝通,或至少是嘗試溝通。有愈來愈多研究深入探索不同鯨豚物種間互動的精采世界,這研究也是其中之一。

「顯然,野外物種間的互動,要比我們認為的多很多。」海豚行為專家丹妮絲.赫辛(Denise Herzing)說。

鼠海豚密碼

多年前,克萊德灣的獨行海豚住客,喜歡待在一處名為比特海峽(Kyles of Bute)的海灣出口處的浮標附近,所以當地人就叫牠凱莉。但沒有人知道牠從哪裡來,或者牠到底是怎麼會落得孤身一豚,致力於研究並保護海洋哺乳類的當地組織「克萊德鼠海豚」的創辦人兼主任大衛.奈恩(David Nairn)說。(他們已經一年沒看到凱莉了,但當地人希望凱莉快點回來。)

根據2019年一篇關於全世界獨居海豚的研究指出,有些獨居海豚,是因為風暴或人類活動導致牠們跟原生海豚群分開,或是因為變成孤兒才這樣。有些則可能只是因為沒那麼喜歡社交,偏好隱私。

為了深入了解凱莉跟鼠海豚的關係,奈恩借來一個水聽器(hydrophone),拖在自己的帆船遊艇「索爾莎號」(Saorsa)後面。奈恩在2016-2018年間捕捉到許多次凱莉和鼠海豚相遇時的音訊。

「牠絕對自認是鼠海豚。」大學時受的是水生生物學家訓練的奈恩說。

梅兒.科森提諾(Mel Cosentino)當時還是格拉斯哥的斯特拉斯克萊德大學博士候選人,她鑽研了錄音中幾千次的鯨豚超音波喀喀聲。

海豚幾乎是持續不斷地發出哨聲,但鼠海豚卻從來不會。相反的,牠們只靠所謂的窄頻高頻率(narrow-band, high-frequency, 簡稱NBHF)的喀喀聲溝通,在130千赫附近有8-15個振幅高峰。

「要聽見NBHF的喀喀聲,你得放慢100倍來聽。」科森提諾說。(當聲音慢下來的時候,音高就會降低。人類可以聽到的聲音是介於20赫茲──差不多是管風琴最低的腳踏鍵──到20千赫之間)。

在錄音中,科森提諾辨識出真海豚標準的頻率較低喀喀聲。但即使在顯然只有凱莉自己的時候,科森提諾也發現了有18 個或更多振幅高峰在130千赫左右的喀喀聲──這個是鼠海豚聊天的頻率。換句話說,就算是只有凱莉自己的時候,牠也是像鼠海豚一樣說話。學者也發現凱莉從來不發出哨聲,和其它海豚不一樣。

科森提諾觀察到,凱莉和鼠海豚之間的交流,擁有同一物種成員間「對話」的韻律──有少許重疊的輪流(turn-talking)──不過當然不清楚在凱莉嘗試發出的鼠海豚喀喀聲中,到底傳達了多少有意義的資訊。

「這可能就像我對著我的狗吠,而牠也吠回來那樣吧!」科森提諾說。

無論如何,這種行為代表了「嘗試」進行「鼠海豚可能理解的」溝通,赫辛說。牠是「野海豚計畫」(Wild Dolphin Project)的研究主任,研究巴哈馬的花斑原海豚(Atlantic spotted dolphin)行為已經超過30年。他並未參與這項研究,但讚賞作者在自然環境中的巧妙實驗設計。

「成果誘人,」牠說:「真正反映出真實狀況的,是凱莉不會發出哨聲,因為海豚總是發出哨聲而鼠海豚從來不會。」

蘇格蘭昔德蘭群島附近的港灣鼠海豚。有史以來第一次,科學家發現了一隻「自認為是鼠海豚」的海豚,能發出鼠海豚獨特的喀喀聲。PHOTOGRAPH BY SCOTLAND: THE BIG PICTURE, NATURE PICTURE LIBRARY

蘇格蘭昔德蘭群島附近的港灣鼠海豚。有史以來第一次,科學家發現了一隻「自認為是鼠海豚」的海豚,能發出鼠海豚獨特的喀喀聲。PHOTOGRAPH BY SCOTLAND: THE BIG PICTURE, NATURE PICTURE LIBRARY

海洋生物聲學最大的挑戰之一,就是辨識出哪隻動物發出了哪個聲音,萊拉.薩耶(Laela Sayigh)說,她是漢普郡學院的動物行為學副教授。「牠們不會做任何跟聲音有關的外部動作,而且大部分的時間你根本連看都看不到牠們。」薩耶說。

然而,在這個案例中卻可以辨識出凱莉──透過牠的口音。「感覺上牠還在努力學習」發出像鼠海豚一樣的高音,科森提諾說──牠的喀喀聲中的波峰並不像應該有的那麼俐落,也有一些低頻率的聲音跟高音混在一起。

「如果牠們是歌手,凱莉就是帕華洛帝,而鼠海豚則是瑪麗亞.凱莉。」

圈養的鯨豚類可以模仿聲音,赫辛指出,他說的是虎鯨(orca)和白鯨(beluga whale)會模仿一起生活在水池裡的瓶鼻海豚。2016年一篇生物聲學的研究發現,義大利的一處海洋公園,有一隻被其他物種領養的瑞氏海豚(Risso’s dolphin),牠的哨聲就比較像跟牠一起長大的瓶鼻海豚(bottlenose dolphin),而不像野生的瑞氏海豚。

然而,凱莉在獨處的時候也會發出像NBHF的喀喀聲,「不禁讓人懷疑」牠發出的喀喀聲是在跟港灣鼠海豚溝通,或只是自己在學那個聲音,薩伊說。

額隆的對話

海豚、鼠海豚和鯨魚都是鯨豚,是一種花了上百萬年時間重新慢慢返回水域生活的陸生動物的後代。當牠們重新適應海中的生活時,「在演化上,鼻孔就變成了氣孔。」科森提諾說。

像海豚和鼠海豚這類的齒鯨只有一個會打開的鼻孔,但表面底下還是有兩個鼻腔,每個鼻腔上面都蓋著一個名為「猴唇」(monkey lips)的肌肉構造(鯨豚解剖學中通常都寫得很精采,這是源自捕鯨人的描述)。猴唇的功能有點類似我們人類的聲帶,控制氣流──當空氣經由左邊鼻腔的「猴唇」送進肺部的時候,「就像讓氣球洩氣」,發出鳴囀的哨聲,科森提諾說。

右邊的鼻腔則負責製造能用來溝通與導航的喀喀聲。鼻腔的封閉死角緊鄰齒鯨前額上一處名為「額隆」的脂肪組織,那塊組織可以放大並聚焦鯨豚發出的聲音。既然這兩塊猴唇可以個別運作,有些鯨豚,包括瓶鼻海豚,就能同時發出哨聲和喀喀聲,有點像是蒙古人的喉音(呼麥)唱法。

凱莉的故事是探討鯨豚類跟其他鯨豚如何互動的廣大研究領域的一部分。「牠們愛社交、愛性,也非常愛交際,」赫辛說:「這些動物生存下來,有了社會性的適應,而聲音就是牠們自然而然做到的方式。」

有完善紀錄的跨物種收養,也顯示物種的分野可能並不像我們過去以為的那麼乾淨俐落。案例包括有個加拿大的白鯨群收養了一隻一角鯨(narwhal)幼鯨,還有一隻飛旋海豚(spinner dolphin)跟大溪地的瓶鼻海豚一起生活了20年。

不久之前的DNA分析,也顯示我們只是搔到了雜交領域的表面,赫辛強調。圈養跟野外的瓶鼻海豚至少會跟十種鯨豚雜交,包括完全不同的領航鯨(pilot whale)和圭亞那海豚(Guiana dolphin)。學者強調說,鯨豚類能成功雜交,是因為牠們有共同的DNA──牠們是在過去1000萬年內才分支演化的。

除了嘗試溝通以外,凱莉在其他方面似乎也跟鼠海豚很親近。奈恩有好幾次看到雌性鼠海豚帶著自己的寶寶跟凱莉互動。因為鼠海豚幼仔通常都是緊黏著媽媽,直到斷奶,奈恩很驚訝地看到牠們跟海豚成梯隊游泳(in echelon),小海豚就跟在牠的胸鰭後方,學者說這在鯨豚類身上就相當於「抱著」寶寶,奈恩解釋說。

奈恩也觀察到雄性鼠海豚試圖騎上凱莉,但牠有接受他們求愛嗎?「我可能會說是牠在追求人家,嘿對……」奈恩輕笑一聲承認了。交配,就生理結構而言理論上是可能的,但是並沒有任何關於海豚與鼠海豚混血兒的科學紀錄,赫辛說。

自從2021年2月連續一整週的強烈風暴使得一艘大鑽油船在牠最喜歡的浮標附近斷纜失控,凱莉就失蹤了。奈恩說,碰到劇烈干擾之後,牠通常會移動到在克萊德灣的其他幾個「假日浮標」附近住上好幾個月、甚至長達一年,這很符合牠的性格,但他還是不免擔心。

奈恩和同事說,他們迫不及待,等到春天的田野調查季一開始,他們就會去尋找──並聆聽──凱莉,看看牠還能教我們些什麼。

 

延伸閱讀:跟人類一樣,野生海豚也有大膽或害羞的性格!跟猿類一樣,海豚也會向同儕學習使用工具!

SEP. 2022

找回星空

光害奪走了臺灣的夜空,我們有多久看不到銀河?

找回星空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