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令人興奮的大麻科學
May. 28 2013

令人興奮的大麻科學

大麻的擁護者認為,這種被長期汙名化的植物可以提高我們的生活品質——而且有助緩解病痛。一名西雅圖的大麻工人手中拿著布滿樹脂的大麻花苞,這個品種名叫「藍莓乳酪蛋糕」。 撰文:漢普頓.賽斯 Hampton Sides 攝影:琳恩.強森 Lynn Johnson   大麻不是什麼新鮮的玩意兒,這點無庸置疑。人類幾乎自存在以來就開始使用大麻了。   曾經有人在西伯利亞的墓墩裡找到焦黑的大麻種子,這些墓墩的年代可追溯至公元前3000年。中國人在好幾千年前就將大麻當成藥物使用了。大麻也深植於美國歷史,和美國國父喬治.華盛頓一樣「美國」――而他就曾在故居維農山莊種植大麻。在美國歷史中,多數...

虎鯨重返野外之路
May. 28 2013

虎鯨重返野外之路

這隻雌虎鯨在荷蘭海岸附近被救起,政府官員擔心牠無法在野放後存活,於是把牠送到西班牙。虎鯨也稱為殺人鯨,是體型最大的海豚。MARTEN VAN DIJL, AFP/GETTY IMAGES 撰文:提姆.齊默曼 Tim Zimmermann   2011年1月初,55歲、來自西雅圖的海洋哺乳動物專家傑夫.福斯特抵達土耳其西南岸的哥科瓦灣一角,來到卡拉加小村附近一座純淨海灣多石的岸邊。近岸處有一些用來養殖魚類的海上箱網。其中一個箱網被改成大約30公尺寬、15公尺深,兩隻雄瓶鼻海豚在裡面緩慢地繞著圈圈。牠們名叫湯姆和米夏,狀況很糟。大家只知道牠們在2006年於愛琴海被捕獲...

幽鶴國家公園
May. 28 2013

幽鶴國家公園

歐哈拉湖隱身在加拿大洛磯山脈中,海拔高度超過2000公尺,「宛如群山環抱的一顆翡翠,」古生物學者查爾斯.沃爾科特在1911年如此寫道。好幾代畫家都曾經在這個被稱為「萬靈觀景點」的地方作畫。 撰文:麥肯齊.芬克 攝影:彼得.艾西克   一個世紀之前,擔任史密森學會總幹事、同時也是當時 著名古生物學者的查爾斯.都利特.沃爾科特,在加 拿大幽鶴國家公園菲爾德山的側坡找到了兩個改變他 一生的發現。第一個發現是堪稱世界第一的化石層, 這座採集場今日即是以他為名。第二個發現則是他的 第三任妻子瑪莉.沃克斯。他在不久後便以她娘家的姓氏,將一個已經成了化石的海綿屬名定為 「沃克斯亞」(Va...

美國庭院中的藝術
May. 27 2013

美國庭院中的藝術

福氏蟾蜍。Photograph by Joshua White 撰文:詹姆斯‧艾斯特林 攝影:約書亞‧懷特 約書亞.懷特小時候在美國印第安納州東南部長大,當時他會在庭院裡躺上好幾個小時,觀察螞蟻和粉吹金龜。與這些小生物的邂逅令他驚奇,他也努力了解大自然的奧妙。他用酸黃瓜罐、保麗龍杯或是雙手捕捉他所發現的昆蟲。   懷特長大後成為一位藝術家。他最近搬到北卡羅來納州,在那裡,他還是以和兒時差不多的方式度過許多時光:在住家附近散步,仔細觀察周遭的環境。不同的是,他現在用來捕捉小生物的是他的智慧型手機相機,透過影像以藝術的角度詮釋牠們,並且與他自家後院之外的欣賞者分享這些小生命。...

海地人眼中的海地
May. 26 2013

海地人眼中的海地

撰文:亞莉珊卓.富勒 Alexandra Fuller 攝影:康彼特攝影社參與學員students of FotoKonbit 這群海地的學生攝影師年齡從14歲到35歲左右都有;他們來自全國各地,背景也各不相同。他們的使命極為單純:從罕見的角度──亦即他們的視角──向全世界展現海地風貌。這不僅是一個經常發生災難、地震和餘震的國家,也是個各地陽光普照、海面波光粼粼的地方。照片中一身整潔制服的孩童讓人在驚訝中更清晰地看見這個國家;音樂,還有吹奏竹喇叭的舞者在街頭派對的歡騰氣氛中自然而然的舞動,則讓這裡活力四射。這是個充滿驕傲與契機的所在。 「這...

如履薄冰
May. 25 2013

如履薄冰

為了追蹤海冰變化,挪威籍研究船長矛號於2015年隨著海冰一起漂流五個月,完成了從北極冬季延續到春季的難得旅程。2月底,天色暗示著太陽即將到來。Photograph by Nick Cobbing 撰文:安迪.艾薩克森 Andy Isaacson 攝影: 尼克.寇賓 Nick Cobbing 覆蓋北冰洋的海冰並不是地圖上描繪的一大塊白色冰層,而是如拼圖般破碎的流動浮冰,持續因風與洋流的力量而相互撞擊、變形與斷裂。2015年2月,我隨著一艘歷史悠久的挪威籍海洋研究船長矛號出航,當它在可容船身通過、迷宮般的冰間裂隙間行駛時,我站在甲板上發抖。舉目所及都是冰雪覆蓋的白色不毛之地...

瑞典的荒野之心
May. 25 2013

瑞典的荒野之心

融化的雪和冰彷彿一層薄紗,遮蔽了拉普尼亞,這裡在夏天時變暖,吸引都市人到北極圈內探險,體驗這個地區壯麗的孤寂。Photograph by Erlend Haarberg 撰文:唐.貝爾特 攝影: 歐索莉亞.哈爾貝/艾蘭德.哈爾貝   冰冷的水流在我裸露的雙腿周圍流動,不久以前,或許只有幾天前,這些水還是瑞典北部、北極圈內160公里處一座岩石山頂上的積雪。積雪融化後注入拉帕河,奔騰的拉帕河穿過拉普尼亞的心臟地帶,這片土地面積達9400平方公里,是由山脈、湖泊,以及布滿巨石的山谷所組成的原始地貌,既是壯麗的自然奇景,也是歐洲面積最大的荒野地區之一。拉普尼亞擁有在1996年同...

APR. 2020

50年後,世界更美好?會更糟?

50年後,世界更美好?會更糟?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