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l. 16 2019

為什麼萬萬不可野放珍奇寵物!

1
  • 這是一隻在原生地巴西拍攝的南美蜥(Argentine tegu,又稱泰加)。南美蜥在美國已是熱門的寵物,但脫逃或放生的個體也成了美國野外的入侵物種。PHOTOGRAPH BY BERND ROHRSCHNEIDER, MINDEN PICTURES

  • 一條緬甸蟒(Burmese python)正穿越佛羅里達的馬路。這種蛇原生東南亞,估計目前有成千上萬隻生活在佛羅里達大沼澤(Everglades)中,造成了原生種哺乳動物的大浩劫。PHOTOGRAPH BY MELISSA FARLOW,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野放外來動物其實既殘忍又危險──對寵物本身和當地的原生動物都是。

這是一隻在原生地巴西拍攝的南美蜥(Argentine tegu,又稱泰加)。南美蜥在美國已是熱門的寵物,但脫逃或放生的個體也成了美國野外的入侵物種。PHOTOGRAPH BY BERND ROHRSCHNEIDER, MINDEN PICTURES

6月10日,麻薩諸塞州環保警察接到一通奇怪的電話。「有人打電話調度中心說,他們住在麻州契科匹(Chicopee),家裡後院出現了一隻約90公分長的蜥蜴。」麻州環保警察塔拉.卡洛中尉(Lt. Tara Carlow)回憶道。

當警官抵達現場時,發現了氣呼呼的屋主和一隻完全成長的南美蜥(Argentine tegu)。這種外來蜥蜴又名黑白泰加(black and white tegu),可以長到約1.2公尺長,是南美洲的雨林和熱帶草原地區普遍分布的原生物種。不過,卡洛看到契科匹出現一隻,倒是一點也不驚訝。

AD

ads-parallax

「像這樣的電話我們大概每年都會接到至少一次。」她說。

麻州很多地方都有販賣南美蜥,居民不必申請許可就能擁有一隻。南美蜥是脫逃高手,卡洛說,這可能也不是麻州第一次出現落跑的南美蜥。

大眾常購買珍奇寵物,但並不了解自己到底需要面對什麼後果,卡洛說。南美蜥、蟒、鸚鵡、蜜袋鼯以及其他許多被當作珍奇寵物出售的動物,壽命其實可達20年以上,是一般狗兒平均壽命的兩倍。照顧長壽的珍奇寵物所費不貲,有時候也是很危險的任務──因為有許多珍奇寵物未經馴化,行為可能難以預測。根據非營利組織美國生而自由基金會(Born Free USA)的資料指出,從1990年以來,美國已至少有300人曾遭到珍奇寵物攻擊。

正是因為這些原因,卡洛說,這些脫逃、甚至是被刻意放掉的珍奇寵物,一點也不稀奇。

發生這種狀況時,可能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如果這些動物沒有因為遭到獵食、曝曬或飢餓而死亡,就可能找到配偶、繁殖,成為入侵物種。

根據上個月一篇發表在《生態與環境前沿》(Frontiers in Ecology and the Environment)期刊上的文章指出,珍奇寵物交易現在已經是入侵物種散布的重大原因之一。這篇文章發現,珍奇寵物交易已導致數百種入侵物種建立了自己的地盤,也可能助長更多入侵物種站穩腳跟。

↑↑↑↑101環境教室:入侵種

「我認為大部分民眾並不了解這種交易的代價現在變得多昂貴,」這篇報告的主要作者,羅格西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生態演化與自然資源學系教授的茱莉.洛克伍(Julie Lockwood)在一篇聲明中表示。「全世界脊椎動物的交易量令人震驚,即使是對相較之下經驗比較豐富的入侵生物學家來說也是。」

入侵物種是全球生物多樣性喪失的第二大驅力。據估計,牠們每年要耗費美國約1200億美金,而且美國境內名列受威脅或瀕危的原生物種中,有40%以上是被入侵物種逼到如此境地。入侵物種會改變棲地、破壞食物鏈,吃掉獵物族群,使得捕食者族群下降。

從萌寵變害蟲

珍奇寵物交際是價值數十億美元的企業,牽涉到分屬數千個不同物種的幾千萬隻動物個體,包括爬行類、兩生類、魚類、鳥類和哺乳類。這項交易在過去幾十年中不斷擴張,規模益發龐大,部分是因為非傳統交易市場的興起,像是網站、商展和社群媒體。作者寫道,對這種交易所進行的研究,大部分都在探討這項交易在疾病傳播或生物多樣性喪失方面的影響,並未太注意珍奇寵物交易在入侵物種繁衍方面所扮演的角色。

「處理珍奇寵物入侵威脅的關鍵,就是深入了解促使珍奇寵物市場大幅成長的社會經濟力量。」這項研究指出,同時也必須了解為何大眾會放生自己的珍奇寵物。

一條緬甸蟒(Burmese python)正穿越佛羅里達的馬路。這種蛇原生東南亞,估計目前有成千上萬隻生活在佛羅里達大沼澤(Everglades)中,造成了原生種哺乳動物的大浩劫。PHOTOGRAPH BY MELISSA FARLOW,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珍奇寵物到底是如何、又是為什麼會被引入外國環境,目前的了解還不夠透徹,馬克.霍德爾(Mark Hoddle)說,他是加州大學河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入侵物種研究中心的主任,並未參與這項研究。

「有時候寵物會逃出去。有時候寵物主人就只是看膩了,乾脆直接把寵物放掉。」他說。也有人會為了宗教理由、或為了讓周圍環境「更好玩」而刻意放生珍奇動物,他說。

阻止擴散

「想處理任何經由寵物交易被帶入境的動物擴散,最佳辦法就是透過教育、及早檢測,還有迅速回應,」克莉絲汀娜.羅曼戈沙(Christina Romagosa)說,她是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Florida)野生動物生態保育系的入侵物種生物學家,也是這項研究的共同作者。

很不幸,南美蜥已經在佛羅里達站穩了腳跟。牠們會定期劫掠佛州會生蛋動物的巢穴,包括受威脅的哥法地鼠龜(gopher tortoise)在內,這種陸龜是關鍵物種,因為牠們挖的洞穴能為幾百種其他動物提供棲所。而這只是造成當地原生鳥類與爬蟲類浩劫的最新入侵物種而已。在佛羅里達州惡名昭彰的緬甸蟒(Burmese python),約於2000年左右確定成為該州的入侵物種,被歸因為造成佛州哺乳動物多樣性下降的原因。同樣的,有劇毒的觀賞魚魔鬼蓑鮋(red lionfish)在1980年代被引入佛州水域之後,大幅消滅了該州珊瑚礁地區的海洋生物多樣性與數量。「不管牠們在哪裡,那個地區的魚就一定比較少──尤其是適合用魚叉獵的魚。魚叉漁夫傑拉德.湯瑪森(Jarrad Thomason)曾經這麼告訴國家地理。

羅曼戈沙強調說,教育尤其重要。她發現消費者在購買珍奇寵物時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承諾的,比較不會放生這些動物。她說,同樣重要的,是必須進行更多研究。

「到底是哪些因素率先造成一個物種被拉進[寵物]交易,又是哪些因素導致寵物的逃脫或放生,我們的資訊就是不夠。」拉克伍說。「沒有這些資訊,就很難規劃出精準的政策指令,讓大眾既能繼續擁有珍奇寵物、跟牠們互動,又能降低這個行業持續製造更多有害入侵物種的機會。」

至於麻州那隻南美蜥到底是怎麼──或為什麼──跑出來的,我們還是不知道。這隻珍奇逃脫者目前住在一處爬蟲類照護機構,等待警察找到牠的原飼主。

 

延伸閱讀:為何南非的鳥更愛「有錢人家」? / 被做成壯陽藥而瀕危的蛙,如何靠盜獵者翻轉命運?

AUG. 2019

10億人大遷移

戰亂、全球化、氣候變遷,掀起人類史上最大規模遷移潮!

10億人大遷移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