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May. 03 2019

被做成壯陽藥而瀕危的蛙,如何靠盜獵者翻轉命運?

1
  • 的的喀喀湖蛙因為可以製作成一種稱為「青蛙汁」的壯陽飲料,因此常被盜獵,極度瀕危。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 的的喀喀湖蛙是該湖的一種象徵,也是祕魯人的驕傲,這就是為什麼祕魯與玻利維亞的政治人物近年來會一起合作清理這座湖。PHOTOGRAPH BY PETE OXFORD, MINDEN PICTURES/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垃圾四處散布在的的喀喀湖岸,改變湖水酸度,經由皮膚皺褶吸收氧氣的湖蛙會因此而受害。PHOTOGRAPH BY RODRIGO ABD, AP

  • 超過24名祕魯婦女組成團體,其中一些人曾是盜獵者。她們編織並販售發想自湖蛙的手工藝品來增加收入。PHOTOGRAPH BY ERIN STOTZ

祕魯婦女正在販賣的手工藝品,發想自瀕危的的喀喀湖蛙。

的的喀喀湖蛙因為可以製作成一種稱為「青蛙汁」的壯陽飲料,因此常被盜獵,極度瀕危。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在祕魯,有一種被某些人稱為「青蛙汁」的飲料。這是一種傳統製劑,以剝皮的生青蛙混合印加蘿蔔與蜂蜜等食材製成。這種「滋補劑」大多以壯陽藥的名義販售,不過也宣稱能治療從氣喘到骨質疏鬆等各種疑難雜症。(目前無科學證據證實其效用。)

青蛙汁選用的是的的喀喀湖蛙(Telmatobius culeus)。這種青蛙在過往是相當常見的兩生類(牠的皮膚有許多皺褶,因而有「陰囊蛙」的暱稱),但現在情況已變得十分嚴峻,所以負責訂立物種保育狀態的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將牠列為極度瀕危。羅莎.埃蓮娜.澤加拉.阿德里安辛(Rosa Elena Zegarra Adrianzén)是祕魯國家森林與野生生物管理處的生物學家,她估計這種蛙的數量現在可能只有大約5萬隻,要知道確切數量是很困難的,因為那座湖很深。(這種蛙為底棲生物。)

AD

ads-parallax

陷入困境的湖蛙也面臨另一威脅。在2016年,有將近1萬隻湖蛙屍體在一條流入的的喀喀湖的河流堤岸附近被發現,死因可能是汙染。

流入的的喀喀湖裡的垃圾包括尿布、針筒、醫用手套,這些垃圾在蛙類的死亡地點附近處處可見,也有死魚也漂浮在水面上。

湯姆.威弗(Tom Weaver)說:「兩生類就像海綿,牠們會吸收任何進入水中的東西。」他是丹佛動物園爬行類與魚類的助理策展人,該園是北半球第一個成功培育的的喀喀湖蛙的機構。

威弗說,湖蛙相繼死亡是相當常見的現象,特別是在該區的雨季期間,亦即1月至3月。降雨可能將礦渣與牲畜排泄物沖刷到湖裡。羅伯特.伊萊亞斯(Roberto Elias)是野生動物獸醫,也是丹佛動物園祕魯保育計畫主管。他說,最重要的是塑膠瓶、塑膠袋與其他垃圾汙染了湖濱區域。這種汙染改變了湖水的酸度,並殺死為湖水供氧的植物,使的的喀喀湖蛙受到傷害,因為牠們是經由皮膚皺褶吸收氧氣。

「你能看到人們將垃圾丟進湖裡。」伊萊亞斯說:「我們需要充分教育民眾。」

垃圾四處散布在的的喀喀湖岸,改變湖水酸度,經由皮膚皺褶吸收氧氣的湖蛙會因此而受害。PHOTOGRAPH BY RODRIGO ABD, AP

救蛙匠人

最近有超過24名婦女組成一個團體,而且其中有某些人過去曾盜獵過的的喀喀湖蛙。她們開始在每個月集合數次來製作針織青蛙玩具、有針織眼睛與懸垂耳罩的綠色青蛙毛線帽,還有以紗線製作的青蛙手指偶(這是她們最熱門的產品)。她們在湖岸攤位展示手工藝品,而且在販賣商品時還會向顧客介紹的的喀喀湖蛙,以及這些蛙有多需要保護。

這群婦女在2015年開始這項事業,當時丹佛動物園的一名生物學家以投影片介紹的的喀喀湖蛙,描述牠們的生活史,並概括保護牠們的方式。

涅利妲.阿德拉.阿帕札(Nelida Adela Apaza)是該團體的領袖,她的努力獲得動物園支持,她說那些手工藝品並不算非常賺錢。帽子的價格大約是8美元,手指偶大約30美分,而這些婦女必須等到手工藝市集或去普諾才能販賣商品。阿帕札說,這些婦女參與的目的不是為了賺錢,而是因為她們在乎。「她們想保育這種蛙,也同時想幫助環境。她們很擔心這種湖蛙,因為牠們瀕臨滅絕,卻也是的的喀喀湖的亮點。」

艾爾維拉.浦瑪(Elvira Puma)來自塔卡薩雅村(Tacasaya),她說自己曾捕捉湖蛙,將活蛙賣給普諾的商家與個人買家,普諾是毗鄰該湖的城市,位於祕魯東南部。她說賣五隻蛙能得到大約30美分。她解釋自己的家族原本一直從事這行,她以前也不知道這種湖蛙已經瀕危,後來才從丹佛動物園的研究人員那裡得知牠們的困境。

她說:「我當時很吃驚。」浦瑪說,即使她賣湖蛙能比賣手工藝品賺更多錢,她也不會再抓牠們了。她說:「抓湖蛙是被禁止的事。」而且這些湖蛙「面臨滅絕危機」。

超過24名祕魯婦女組成團體,其中一些人曾是盜獵者。她們編織並販售發想自湖蛙的手工藝品來增加收入。PHOTOGRAPH BY ERIN STOTZ

「我們正在失去湖蛙」

盧卡斯.多羅傑安尼(Lucas Dourojeanni)是祕魯國家森林與野生生物管理處的通訊主任,他說尚未進行「針對的的喀喀湖蛙現存數量的近期調查或估算」,而且「5萬隻湖蛙的數目似乎是幾年前相當保守的估計」。

羅伯特.伊萊亞斯說,雖然沒有準確的現存湖蛙統計數據,但我們確實知道「我們正在失去湖蛙」。

根據澤加拉.阿德里安辛的說法,在2018年最後幾個月,超過4000隻湖蛙以公共巴士走私,從祕魯南部運到首都利馬。而且自2018年9月起,還有數百隻湖蛙從祕魯市場被查獲,活蛙及死蛙都有。

伊萊亞斯說,玻利維亞與祕魯的政治人物已參與提議保護該湖的措施,因為的的喀喀湖對兩國都是重要的水源。在2016年,他們簽署一項協議,承諾會花5億美元來清理該湖,包括在祕魯建設十座水處理廠的資金。伊萊亞斯說,今年下半年祕魯政府也會將一幅湖蛙插圖放到一種面額的祕魯錢幣上,以提高民眾對這種動物的認識。

的的喀喀湖蛙是該湖的一種象徵,也是祕魯人的驕傲,這就是為什麼祕魯與玻利維亞的政治人物近年來會一起合作清理這座湖。PHOTOGRAPH BY PETE OXFORD, MINDEN PICTURES/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這種湖蛙就像這座湖的象徵,」他說:「如果祕魯人要與這座湖共生,他們也需要與湖中的野生動物共生,而對民眾而言,湖蛙是最重要的野生動物之一。」

這也是這群婦女如此積極參與手工藝團體的部分原因:湖蛙是祕魯人的一項驕傲。

詹姆斯.賈西亞(James Garcia)是丹佛動物園的外展專家,他說對動物園而言,重要的是幫助這些婦女增加收入(即使只有增加一點),而非只是責備她們盜獵。他說:「如果這些婦女連家都養不起,還要怎麼保育青蛙呢?」

阿帕札提供紗線,並教授新的編織技能製作手工藝品,她說這些婦女很高興能幫忙解決問題。「我們只是一小粒沙,但能幫忙保育一個物種。」

 

延伸閱讀:幾乎終身宅在地底:新種紫蛙破土而出! / 不產蝌蚪的怪蛙,野外消失十年後再度現身

OCT. 2019

恐龍"FOR SALE"

私人收藏家對古生物的熱愛,讓恐龍化石不只出現在博物館!

恐龍"FOR SALE"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