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Jun. 12 2019

為何南非的鳥更愛「有錢人家」?

1
  • 在南非開普敦市區約13公里外的科斯坦博斯國家植物園(Kirstenbosch National Botanical Garden)中,一隻孔雀石色花蜜鳥(Nectarinia famosa )正享用著花蜜。PHOTOGRAPH BY ANN AND STEVE TOON, MINDEN PICTURES

  • 南非蒙塔古山道(Montagu Pass)的黃眼鴿(Columba arquatrix )也曾為這個研究中的物種之一。PHOTOGRAPH BY RICHARD DU TOIT, MINDEN PICTURES

科學家首次在歐洲、美國與澳洲以外的地區證實「奢華效應」(luxury effect)。

在南非開普敦市區約13公里外的科斯坦博斯國家植物園(Kirstenbosch National Botanical Garden)中,一隻孔雀石色花蜜鳥(Nectarinia famosa )正享用著花蜜。PHOTOGRAPH BY ANN AND STEVE TOON, MINDEN PICTURES

在南非開普敦市區約13公里外的科斯坦博斯國家植物園(Kirstenbosch National Botanical Garden)中,一隻孔雀石色花蜜鳥(Nectarinia famosa )正享用著花蜜。PHOTOGRAPH BY ANN AND STEVE TOON, MINDEN PICTURES

錢或許買不到快樂,但可以買到生物多樣性──至少在鳥類身上如此。

新研究指出,在南非較富裕的城區能夠吸引更多原生鳥類。這是因為高級社區擁有較多綠地,能滿足動物的棲地需求。

AD

ads-parallax

人們最早是在2003年亞歷桑納州鳳凰城的植物生物多樣性研究中,確認所謂「奢華效應」(luxury effect),隨後也在許多物種如昆蟲、蝙蝠與蜥蜴等身上發現。

大型且景觀高度美化的庭院、能藏匿與撫育後代的植被、豐富的水源,都是吸引野生動植物的誘因。

義大利杜林大學(University of Turin)的生態學家丹.張伯倫(Dan Chamberlain)表示,既有研究的問題在於,幾乎所有的研究都是在北美、歐洲與澳洲等相對富裕的國家進行。

南非蒙塔古山道(Montagu Pass)的黃眼鴿(Columba arquatrix )也曾為這個研究中的物種之一。PHOTOGRAPH BY RICHARD DU TOIT, MINDEN PICTURES

南非蒙塔古山道(Montagu Pass)的黃眼鴿(Columba arquatrix )也曾為這個研究中的物種之一。PHOTOGRAPH BY RICHARD DU TOIT, MINDEN PICTURES

然而,都市化與生物多樣性的流失,卻更集中在南美洲、東南亞與非洲等地。

如今,張伯倫與同事已經在南非證實奢華效應存在,並呼籲城市規畫者應確保人人都能親近大自然。

科學家也建議為了人類與野生動物好,世界各地都市地區的空間,應有一半用作公園與其他綠地。

「富人可以從綠地獲得好處,憑什麼窮人就只能渴望綠地?」

跟著過好日子

張伯倫說,南非之所以成為研究熱點,原因在於收入嚴重不平等;另外急速拓展的城市地區,也有著從富裕且西化的住宅到貧民窟等不同的居住類型。

張伯倫與來自開普敦大學、金山大學(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的同事,採用了來自第二屆南非鳥類分布調查計畫(South African Bird Atlas Project)的資料,估量在22個城市地區的不同地景中,原生鳥類的生物多樣性。該計畫是一項公民科學家計畫,由志工鑑別在定期造訪的特定地區所目擊到的鳥種。

研究團隊發現不論對近郊還是遠郊(也就是城市與農村間的過渡帶)而言,愈富有即代表著有愈多綠地與原生鳥類。

這項最近發表在《全球變遷生物學》(Global Change Biology)期刊上的研究也發現,在高度都市化的地區,趨勢卻有相反的情況──變成人們的平均收入愈高,生物多樣性反而愈低;不過在所有區域中,林木與植被覆蓋率的提升都會帶來更多鳥類,例如非洲沼澤鷂(Circus ranivorus)與大紋燕(Cecropis cucullata)。

另外量化分析則顯示一旦城市中的鋪面、住宅與其他建物的覆蓋率超過38%,「奢華效應」便開始失靈,也就是愈加都市化的地方,生物多樣性愈低落。

「他們能算出數字真是太棒了!」加州科學院(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研究奢華效應的昆蟲學家米歇爾.特勞特魏因(Michelle Trautwein)說。她曾在2016年的論文中發現,北卡羅來納的富人家中的昆蟲種類比廉價住宅中的更多。

「這個概念相當有說服力──我喜歡他們把它量化的做法。」

而對於研究中建議增加綠地的可行性,則是另一個問題,她補充說。

麻薩諸塞大學(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的城市生態學家佩奇.沃凜(Paige Warren)說:「(這項研究凸顯了)科學家需要擴充自己的工具箱,以了解城市環境。」

她說:「如果不去理解人類是如何形塑居住地,我們就無法得知鳥兒的去向。」

延伸閱讀:這些鳥為什麼要縱火?你喝咖啡時有想到鳥類的感受嗎?

JUL. 2020

聖母峰

是誰第一個站上世界最高峰?

聖母峰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