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Apr. 02 2014

遵從國際法庭裁決,日本停止捕鯨活動

1
  • 遵從國際法庭裁決,日本停止捕鯨活動

國際法庭裁定,日本在南冰洋進行的小鬚鯨、長鬚鯨及大翅鯨捕捉計畫並非以科學研究為目的。

船員將一尾在流經日本的黑潮附近捕獲的小鬚鯨吊到船上。
PHOTOGRAOH BY KYODO VIA AP

 

撰文:Jane J. Lee, National Geographic

 

日本表示將會遵從聯合國國際刑事法庭於週一做出的裁決,停止在南極洲捕鯨。

長久以來,日本一直宣稱其在南冰洋捕捉小鬚鯨、長鬚鯨與大翅鯨的計畫是以收集科學資料為目的。

然而總部位於荷蘭海牙的國際法庭認為這項計畫本質上與科學無關,而且可以視為商業捕鯨。

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於1986年開始禁止商業捕鯨,多數IWC成員國,包括日本在內,都說會遵守這道禁令。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發出的聲明表示,該國對週一的裁決「相當失望並感到遺憾,但是日本會遵從法庭的判決。」

到目前為止,日本一直援引允許為科學目的所進行之捕鯨活動的1986年禁令(稱為《八號條款》),持續捕捉鯨魚。

「這是一項重大的勝利,」世界自然基金會(WWF)資深野生動物保育政策顧問莉.亨利如此評論週一公布且即刻生效的國際法庭裁決。「這場仗我們打了三十多年,成果還很少。」

「基本上,〔日本〕是在鑽捕鯨禁令的漏洞,」亨利說。

 

非關科學的獵殺
這場由澳洲在紐西蘭支持下向國際法庭提出的訴訟主張,日本的捕鯨計畫並非基於科學目的。

法庭裁定澳洲勝訴,認為日本無法對澳洲的種種疑慮提出處理方式,包括是否能以不致命的方法代替致命的方式來收集資料。

美國亞歷桑那州立大學海洋哺乳類生物學家莉亞.葛柏爾說,日本曾經宣稱該國需要捕殺鯨魚來取得牠們的基本生物資料,例如懷孕率、首次生育年齡等資訊。

然而,「我們不用殺牠們也能做科學研究,」她說。鯨脂切片檢驗能帶給研究人員許多與繁殖及進食情形有關的資訊。那樣只需要向鯨魚發射一支小標槍來取得少許皮膚與鯨脂。

葛柏爾說,日本船隻一旦捕到一尾鯨魚,就會進行一些看似與科學相關的活動,包括取得研究用的內臟。但她也說鯨魚的身體大部分都會流入市場賣給消費者。

國際法庭表示,日本也未能提出正當理由來解釋龐大的取樣規模:850尾小鬚鯨(誤差正負10%)、50尾長鬚鯨,以及50尾大翅鯨。

「『鯨類研究新項目II』(JARPA II)在其他方面亦引發了其身為科學研究計畫的定位疑慮,」國際法庭針對日本這項計畫的名字提出如此的看法,「例如計畫的時間沒有限制、到目前為止的科學貢獻很有限,而且該計畫和其他相關研究計畫之間並沒有重大合作。」

如果以後日本決定不遵從國際法庭的裁決,強制其執行的選項十分有限。不過強制手段也可以包括讓其他國家政府藉由經濟制裁的形式對日本施壓。

 

小型海洋哺乳動物仍遭獵殺
國際法庭的裁決會影響日本獵捕大型鯨類的活動,包括大翅鯨、長鬚鯨和小鬚鯨,因為1986年的禁令涵蓋了中型與大型鯨類。

但是海豚、鼠海豚等體型較小的鯨類依然是捕殺的目標。因此,日本備受爭議的太地町獵豚活動仍可繼續進行。

日本並非唯一持續捕鯨活動的國家。同樣身為IWC成員國的挪威就沒有簽署1986年的停止商業捕鯨協議。

被斥為「倒退」的挪威仍持續捕鯨,但是亨利說,該國是遵照IWC提出的永續性指導方針來進行捕鯨活動。

亨利還說,冰島在1986年禁令頒布後退出了IWC,但是兩年後重新加入,而且並未簽署停止商業捕鯨的協議。該國持續進行捕鯨活動,而且沒有遵照永續性指導方針。

一個野生動物保育團體聯盟對美國政府提出了一種稱為「佩利請願」的正式請求,要求政府正視冰島的捕鯨活動問題。

某些IWC成員國捕鯨是為了維持生計。「這種情形是IWC允許的,而且由IWC提供完善的管理及監督,」亨利說。加拿大有進行生計捕鯨,但是該國並非IWC成員。

 

推特上關注作者Jane J. Lee。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