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填資料抽理想大地住宿券、膠囊咖啡機、全背熱敷舒毛墊等好禮

Apr. 01 2020

中國將熊膽推廣為冠狀病毒療法,動保人士因此感到擔憂

1
  • 在中國及東南亞的養熊場,用於傳統藥物的熊膽會以一根導管、針筒或輸送管插入熊的膽囊裡抽取出來──這是一種侵入性又痛苦的過程。2017年有一千多頭熊從越南的非法熊膽養殖場獲救,這頭在越南熊救援中心(Vietnam Bear Rescue Centre)留置欄裡的亞洲黑熊正是其中之一。 PHOTOGRAPH BY ROBERTO SCHMIDT, AFP/GETTY

  • 中國政府建議以一種含有熊膽粉的注射液來治療嚴重及病危的COVID-19病例。目前沒有證據顯示這種藥物能夠有效對抗COVID-19。PHOTOGRAPH BY STR, AFP/GETTY

  • 膽汁從一頭被鎮靜的亞洲黑熊膽囊裡抽取出來。根據非營利組織亞洲動物基金的資料,因為疾病在熊膽養殖場很常見,所以來自病熊的膽汁可能被血液、糞便、膿、尿液,以及或許會威脅人類健康的細菌所汙染。PHOTOGRAPH BY MARK LEO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了一份建議療法清單,其中包括含有熊膽粉的注射液。

在中國及東南亞的養熊場,用於傳統藥物的熊膽會以一根導管、針筒或輸送管插入熊的膽囊裡抽取出來──這是一種侵入性又痛苦的過程。2017年有一千多頭熊從越南的非法熊膽養殖場獲救,這頭在越南熊救援中心(Vietnam Bear Rescue Centre)留置欄裡的亞洲黑熊正是其中之一。 PHOTOGRAPH BY ROBERTO SCHMIDT, AFP/GETTY

在中國及東南亞的養熊場,用於傳統藥物的熊膽會以一根導管、針筒或輸送管插入熊的膽囊裡抽取出來──這是一種侵入性又痛苦的過程。2017年有一千多頭熊從越南的非法熊膽養殖場獲救,這頭在越南熊救援中心(Vietnam Bear Rescue Centre)留置欄裡的亞洲黑熊正是其中之一。 PHOTOGRAPH BY ROBERTO SCHMIDT, AFP/GETTY

中國政府先前採取措施來永久禁止以活體野生動物為食的交易與消費。不到一個月後,該國政府建議使用「痰熱清」來治療嚴重及病危的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例,而痰熱清是一種含有熊膽的注射液。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是負責國家健康政策的政府機構,該委員會於3月4日發布一份清單,列出多種冠狀病毒建議療法──同時包含傳統療法與西醫療法,痰熱清就是其中一種。正如野生動物倡導人士所言,這項建議凸顯出中國政府對於野生動物的矛盾態度:一方面停止以動物為食的活體交易,另一方面又推廣動物部位的交易。

來自亞洲黑熊及棕熊等不同種熊的膽汁是由肝臟分泌,並儲存在膽囊裡。至少自第八世紀起,熊膽就一直用於傳統中藥。它含有高濃度熊去氧膽酸(ursodeoxycholic acid,又稱為ursodiol),這種物質在臨床上已證實有助於溶解膽石及治療肝病。全世界已經使用人工合成的熊去氧膽酸數十年了。

世界衛生組織(WHO)表示,目前尚無COVID-19的解藥,不過止痛劑、咳嗽糖漿等某些藥物能夠治療與該疾病相關的症狀。

傳統中醫師常常使用痰熱清來治療支氣管炎及上呼吸道感染。克里福德.斯提爾(Clifford Steer)教授任職於明尼亞波里斯的明尼蘇達大學,他曾研究熊去氧膽酸的醫療益處。他沒有發現任何證據顯示熊膽是新型冠狀病毒的有效療法。不過他說,熊去氧膽酸與其他膽酸的區別在於前者能讓細胞存活下來,而且由於它具有抗發炎性質與平息免疫反應的能力,或許可以緩解COVID-19的症狀。

中國於1989年開始實施野生動物保護法,將野生動物視為一種有益於人類的資源。該法於2016年進行修訂,進一步將野生動物的商業利用合法化。當時國際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的中國政策專家李堅強(Peter Li)寫道,此舉明確主張動物能用於傳統中藥。

中國政府建議以一種含有熊膽粉的注射液來治療嚴重及病危的COVID-19病例。目前沒有證據顯示這種藥物能夠有效對抗COVID-19。PHOTOGRAPH BY STR, AFP/GETTY

中國政府建議以一種含有熊膽粉的注射液來治療嚴重及病危的COVID-19病例。目前沒有證據顯示這種藥物能夠有效對抗COVID-19。PHOTOGRAPH BY STR, AFP/GETTY

雖然使用來自圈養動物的熊膽在中國是合法的,但來自野熊的熊膽卻遭到禁止,而從其他國家進口熊膽同樣也不被允許。環境調查局(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EIA)是總部位於英國倫敦的非營利組織。根據EIA野生動物支持者亞倫.懷特(Aron White)的說法,該組織透過非法交易商的社群媒體貼文,首先得知了中國政府的建議。

懷特說:「我們目睹了走私犯如何借用該國政府的建議,來宣傳他們的非法產品可以做為一種療法。」他說,來自野熊的非法熊膽會在中國製造,而且寮國、越南和北韓的野熊及圈養熊所產的非法熊膽也會進口至中國。亞洲黑熊是最常因為熊膽遭到養殖的熊種之一,儘管牠們受到管制野生動物及野生動物產品跨國貿易的《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保護,禁止進行國際商業貿易,但非法交易依然存在。

野生動物倡導人士擔心,中國建議使用痰熱清──這種藥品含有山羊角粉、數種植物的萃取物及熊膽粉──將會增加非法野生動物產品的交易,也為動物虐待提供正當理由。「消費者一直比較偏好野生產品,這些產品常被視為更加有效或是『貨真價實』。」懷特說:「因此,保有這種消費圈養動物的合法市場並不會減輕野生族群的壓力──其實只會維持著促進盜獵的需求而已。」

在中國及東南亞的養熊場,熊可能會被關在小籠子裡幾十年。熊膽會被定期以一根導管、針筒或輸送管插入膽囊裡抽取。根據致力於終結熊膽養殖的非營利組織亞洲動物基金(Animals Asia Foundation)的說法,所有抽取熊膽的方法都是侵入性的,而且「會造成嚴重折磨、疼痛及感染」。按亞洲動物基金的資料,疏於照料與疾病在這些養熊場都很普遍,而消費者食用病熊的熊膽也會有風險,這種熊膽可能被血液、糞便、膿、尿液、細菌所汙染。

膽汁從一頭被鎮靜的亞洲黑熊膽囊裡抽取出來。根據非營利組織亞洲動物基金的資料,因為疾病在熊膽養殖場很常見,所以來自病熊的膽汁可能被血液、糞便、膿、尿液,以及或許會威脅人類健康的細菌所汙染。PHOTOGRAPH BY MARK LEO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膽汁從一頭被鎮靜的亞洲黑熊膽囊裡抽取出來。根據非營利組織亞洲動物基金的資料,因為疾病在熊膽養殖場很常見,所以來自病熊的膽汁可能被血液、糞便、膿、尿液,以及或許會威脅人類健康的細菌所汙染。PHOTOGRAPH BY MARK LEO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的核准清單上還有另一種治療COVID-19可能需要的傳統藥物,就是稱為「安宮牛黃丸」的藥丸。這種藥物原本用於治療發燒及數種疾病,傳統配方裡含有犀牛角,而犀牛角被嚴格禁止進行全球貿易。懷特說,中國法律規定安宮牛黃丸必須含有水牛角,但有些交易商依然繼續吹捧含有犀牛角的藥丸。

懷特說,在北京似乎企圖停止該國的活體野生動物交易時,卻推廣痰熱清注射液與其他以野生動物製造的療法,「真的凸顯出中國目前傳遞的訊息並不一致」。

但在中國,傳統藥物的使用──多數是以植物製造──已經流傳數千年之久,而且一直是醫療保健的主要形式,直到1900年代初期才停止,當時清朝最後一代皇帝被一名受西式訓練的醫生推翻了。該國政府常為傳統藥物背書,將其當作中國文化的支柱,而在2018年,世界衛生組織也將傳統醫學診斷納入醫學綱要。在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官員曾強調傳統藥物的使用,而且根據中國科學技術部的說法,有85%的COVID-19病患接受某種形式的草藥治療。

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並未回應評論要求。

對於人類健康的風險

懷特說,所有野生動物養殖場都會導致健康風險,不論養殖目的是取得肉或傳統藥物都一樣。舉例來說,在這兩種情況下,數百隻野生動物往往擠在一起生活,而人們常常接觸動物屍體。

懷特說:「不論〔野生動物〕是做為肉或藥物被人消費,都依然有風險存在於動物如何被屠宰、採集與儲存、加工處理、食用。」懷特說,如果中國正在關閉將孔雀、豪豬、野豬等野生動物製作成食用肉的養殖場,關閉原因是這些養殖場會造成疾病風險,「那為什麼他們不同時檢視其他養殖場──像是養熊場、養虎場呢?我們有許多類似的問題。」此外,他也補充說:「絕大多數的傳統中藥並未含有任何野生動物的部位。使用傳統中藥不一定要威脅野生動物的生存。」

明尼蘇達大學的克里福德.斯提爾說,提到COVID-19,我們需要的是明確資訊。「不管怎麼說,」他說:「全世界只需要開發出一種對抗這個疾病的疫苗來保護大眾就好。」

「守望野生動物」(Wildlife Watch)是國家地理學會與國家地理合股有限公司合作進行的調查性報告計畫,聚焦於野生動物犯罪與剝削。請按此閱讀更多守望野生動物的故事,並造訪nationalgeographic.org進一步了解國家地理學會的非營利任務。請將您的意見、回饋、關於報導的想法寄至ngwildlife@natgeo.com。

延伸閱讀:隨著WHO宣告冠狀病毒緊急事件,愈來愈多中國人開始敦促終結野生動物市場 / 中國開放犀牛角與虎骨合法入藥

ad970250
MAY. 2020

昆蟲都去哪兒了

昆蟲很古老。在四億多年前牠們定居陸地。歷史上的滅絕率很低,卻在人類世遇上危機。

昆蟲都去哪兒了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