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May. 2019

終極的犧牲

終極的犧牲

五百多年前,生活在現今祕魯地區的奇穆人,在恐怖的儀式中獻祭了269名童男童女。原因為何,仍是個謎。

那名年幼的犧牲者躺在滿是垃圾的空地上一處淺墳裡。那天是復活節前的星期五,地點是祕魯北方海岸一座名叫宛查奇托的村莊。

有兩個大學生――他們是穿著手術服、戴口罩的實習考古學家――大字形地趴在墳墓兩側,開始用小鏟子挖掘。

首先出現的是小孩頭骨的頂部,上面還有亂糟糟的濃密黑髮。挖掘人員將小鏟子換成油漆刷,小心翼翼地掃去鬆散的沙土,清理出整顆頭顱,還有突出在粗棉裹屍布外的肩膀骨骼。最後還挖到一具小小的金毛駱馬遺骸,蜷在小孩身邊。

來自國立楚希約大學的考古學教授加布利耶爾.普利艾托探看著墳墓,點點頭。「95。」他宣布。他正在統計不斷增加的犧牲者數量,而這位編號E95的犧牲者,是他自2011年開始調查這處大型墳場後挖出的第95具遺體。這座墳場再加上附近第二處獻祭遺址,最終數量將達到駭人聽聞的269具介於5歲至14歲的童屍和3具成人屍體。所有的犧牲者都在五百多年前死於精心安排、或許也是世界上史無前例的獻祭儀式。

普利艾托困惑地搖搖頭,驚呼:「這完全是始料未及的事。」隨著這位考古學家兼父親努力想理解在宛查奇托—拉斯亞馬斯遺址這令人痛心的發現,這句話已然成了他的口頭禪。在我們的時代與文化中,除非是鐵石心腸的人,否則即使只是一個小孩橫死都會讓人心碎,而大規模謀殺的魅影會讓所有心智健康的人為之震顫。正因如此,我們不禁疑惑:是怎樣的絕望境地才會導致這種我們今日無法想像的行為?

用金剛鸚鵡羽毛做成的頭飾,仍戴在這個髮長及肩的獻祭孩童頭骨上。研究人員指出,這個頭飾表示這個孩子可能來自菁英家庭。REBECCA HALE, NGM STAFF

祕魯北部乾燥海岸的一處大型墓葬遺址中,兩具孩童遺體比鄰而臥,可能是一男一女。公元1450年左右,在昔日奇穆帝國首都昌昌附近的兩個地方,共有269個孩童被獻祭後埋葬,包括這兩個孩子。大多數受害者的死因是胸口的刀傷,可能是為了取出心臟,之後再以簡單的屍布包裹埋葬。攝影:羅伯特.克拉克 ROBERT CLARK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AUG. 2019

10億人大遷移

戰亂、全球化、氣候變遷,掀起人類史上最大規模遷移潮!

10億人大遷移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