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Feb. 2020

塔羅牌的神祕起源

 
這門有600 年歷史的神祕藝術的愛好者,未來很可能會安排一趟義大利米蘭之旅。
在歐斯瓦爾多.梅內加契的米蘭工作室中,一件正在進行的作品畫著上帝之眼,這是出現在塔羅牌中的符號。PHOTO: CHIARA GOIA

在歐斯瓦爾多.梅內加契的米蘭工作室中,一件正在進行的作品畫著上帝之眼,這是出現在塔羅牌中的符號。PHOTO: CHIARA GOIA

在米蘭的小工作室中,89 歲的歐斯瓦爾多.梅內加契從1970 年代以來,就一直創作著自己詮釋的經典塔羅牌組。這些卡片是由厚紙卡製成,並由手工上色;上頭的臉孔似乎隔著數世紀的時空凝望著你。每年都有大量的塔羅牌組進入市場,而梅內加契這位受過訓練的美術家的作品之所以與眾不同,主要是因為這些卡片讓人感覺充滿個人性。「Le carte parlano,」他曾這麼說,意思是「卡片會說話。」

他是像我這樣的塔羅牌愛好者來到米蘭的原因之一。在15世紀中葉,統治米蘭總共超過兩世紀的維斯孔蒂和斯福爾扎家族,委託了當地一位名叫伯尼法喬.班伯的藝術家,為他們繪製特別訂做的塔羅牌。這些維斯孔蒂-斯福爾扎塔羅牌使用蛋彩畫繪製,並用金色和銀色葉子裝飾,不僅展示出班伯的才華,也顯現了這兩個家族對於袖珍藝術的敏銳品味。旅客可以到卡拉拉學院欣賞留存至今的其中26張卡片,這間美術學院暨美術館位在米蘭東北一小時路程的柏加摩。

輝煌的斯福爾扎城堡四周圍繞著磚造城牆,20世紀初,在這裡的一座井底,發現了可追溯至大約公元1500年的塔羅牌。在更靠近米蘭市中心的布雷拉畫廊,收藏了於1491年完成的索拉布斯卡塔羅牌。一般認為這副牌啟發了萊德-偉特-史密斯塔羅牌(現今塔羅使用者的黃金標準),也是已知第一副在全部78張卡片上都繪有詳細插圖的塔羅牌。這些最早的卡片使人想起騎士、隨從和家族徽章的時代。

來自洛杉磯的專家阿妮爾.安多從這些相似的風格中獲得許多樂趣,她在義大利北部帶領塔羅主題旅遊團,行程包括艾米利亞-羅馬涅地區非拉拉城附近的斯齊法諾亞宮。宮殿的牆壁上滿滿都是占星符號。在托斯卡尼,西埃納主教座堂內著名的馬賽克地磚,則描繪著如同塔羅牌中命運之輪的符號。

說到現在的塔羅,你可能會聯想到詐騙的靈媒,但在中世紀晚期和文藝復興早期尚未用塔羅占卜之前,塔羅牌可是藝術家和詩人經常用來創作的新媒介。那時卡牌遊戲才剛在歐洲流行起來,而塔羅牌十分獨特:每副78張的紙牌都有四種花色──權杖、錢幣、寶劍、聖杯──加上22張特殊王牌,王牌擁有生動的名稱,例如惡魔、皇帝、正義。透過豐富的插圖,這些卡片點燃了我們的想像力,同時濃縮了關於人生的普世真理。

這些卡片充滿情感──以及神祕力量。對於那些通曉隱晦關聯的人來說,塔羅牌說著一種祕密語言,那是羅馬天主教會想壓制的。透過密碼的形式,藝術家能暗中傳達關於煉金術、占星術,甚至是猶太教的神祕主義分支卡巴拉的訊息。

從塔羅牌充滿張力的美感和它毫不費力地融合了宗教和世俗來看,我對塔羅牌是典型的義大利產物毫不驚訝。塔羅牌傳達訊息的方式有種急迫感(例如,想想審判卡上從墳墓裡爬出的死者),彷彿他們亟需傳遞消息。這夠義大利了吧?

我在二十幾歲時開始學習塔羅牌,當時我愛上塔羅牌的原因,就和600年前的人一樣:我能在其中找到聯繫。我們與文藝復興時期的人有許多共同的煩憂:我們擔心錢的問題、我們會心碎、我們想知道如何改變才能擁有更好的生活。梅內加契在米蘭的工作室,同時也是他展示畫作、裱框作品和各種藝術風格的塔羅牌的空間,在這裡你很難不被他的熱情感動。被水彩筆、墨水瓶和紙板包圍的他,再次展現了公元1400年代的早期塔羅牌藝術家努力追求的事:透過一種美麗的方式,傳達關於生而為人的複雜概念。

600年後的今天,我們仍然仔細聆聽卡片要告訴我們的話。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