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Feb. 2020

香料之旅

 
跋涉過一座東南亞原始林,尋找珍貴的草果。
有愈來愈多大膽的冒險家前往靠近中越邊境的黃連國家公園。生長在此處的草果是河粉及其他越南菜的必備香料。攝影: 鄭永仁 IAN TEH

有愈來愈多大膽的冒險家前往靠近中越邊境的黃連國家公園。生長在此處的草果是河粉及其他越南菜的必備香料。攝影: 鄭永仁 IAN TEH

良和我站在山谷中,一個帶著空氣槍的陌生人忽然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

「嗨,我們迷路了。」良說。她穿著一件傳統手工編織上衣,下半身穿著緊身褲跟橡膠雨鞋。「你有看到我親戚嗎?七男兩女?」

為了來這裡,我們騎了一整天的機車,越過顛簸的隘口、涉過水深及膝的河流、沿著之字形山路蜿蜒而上,甚至還被迫繞過一條毒蛇。現在我們離目的地很近了,我們要去附近山峰上的一座草果森林,卻找不到灌木叢和野花之間的林道。良的先生陽才剛離開去找路。

後來我們才知道,這個獵人和良是同個村的,村子離黃連國家公園不遠,獵人說他在國家公園裡種草果已經好幾年,很清楚良的家人在哪裡紮營。

黃連國家公園靠近中越邊界,裡面是連串崎嶇的山脈與谷地,我們進入公園,想要看在野外採收草果的情況。江氏良和阮名陽是附近沙壩鎮的健行導遊;幾年前我住在越南首都河內的時候和他們結為朋友。良的家人自1990年代開始便在黃連山脈裡種草果,現在是由她弟弟丘負責帶著家人進行一年一度的採收遠征,他同意我跟著一起去。

即使在生物多樣性及天然美景不同凡響的國家,沙壩仍然相當突出。這座山城位在越南最高峰番西邦峰(3143公尺)旁邊,附近就是國家公園。這裡很適合健行和體驗世世代代住在沙壩及鄰近河谷的少數民族風俗。

這趟旅程既是精彩的冒險,也是越南近代環保史的一課。最早在1990年代,就開始有人在黃連國家公園栽種草果,以取代曾支撐中南半島殖民經濟、但後來禁種的鴉片。另一方面,國家公園象徵戰後越南為保護植物多樣性所做的努力。因此難題來了:一片森林如何既是保育的避風港、又能發展現金作物農業?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JUL. 2020

聖母峰

是誰第一個站上世界最高峰?

聖母峰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