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Dec. 06 2021

請不要對Omicron變異株的出現感到恐慌

  • 2021年11月29日,由於全球各國關閉邊境及更新旅遊限制,以遏止一種稱為Omicron的高度突變COVID-19新型變異株擴散,所以旅客從頭到腳都穿戴個人防護裝備,在吉隆坡國際機場(KLIA)報到。PHOTOGRAPH BY MOHD RASFAN, 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11月29日,由於全球各國關閉邊境及更新旅遊限制,以遏止一種稱為Omicron的高度突變COVID-19新型變異株擴散,所以旅客從頭到腳都穿戴個人防護裝備,在吉隆坡國際機場(KLIA)報到。PHOTOGRAPH BY MOHD RASFAN, AFP VIA GETTY IMAGES

1

這種新型高關注變異株有大量突變,而且正在迅速擴散。但專家說,目前有許多未知數,而疫苗和口罩仍是現有最好的保護。

專家曾警告,低接種率地區可能讓導致COVID-19的病毒更快演化,進而可能產生傳染力更高或具有抗體抗性的變異株,使這場大流行惡化。如今,這項預測可能已經成真。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11月底將一種新型SARS-CoV-2變異株命名為Omicron,分類為高關注變異株,就跟Alpha、Beta、Gamma、Delta一樣。這種變異株在南非被發現,該國只有23%的人口已經接種,部分原因是大部分疫苗都送往北美洲及歐洲。然而,在如此早期的階段,關於Omicron及其加劇COVID-19大流行的潛力,科學家仍有很多無法確定的地方。目前與這種變異株有關的突破性病例似乎都很輕微,我們也還不清楚突變會對疫苗效用削弱多少。現在也還不確定Omicron是否會導致比Delta更嚴重的疾病。

來自南非的初步證據顯示,Omicron或許比先前的變異株更容易傳播:Omicron是在11月9日於豪登省茲瓦尼地區首次被檢測到的,當地的Omicron陽性病例在過去三週內從採集樣本的不到1%增加到超過30%。(截至11月30日)。如今在南非定序的所有SARS-CoV-2中,Omicron占76%,使它成為該國最盛行的變異株。它取代其他變異株的速度比Delta取代Beta的速度更快。

AD

ads-parallax

劍橋大學的臨床微生物學家拉文德拉.古普塔(Ravindra Gupta)說:「〔它〕提醒了我們,這種新變異株就是感染控制失敗的結果。」古普塔是全球頂尖的COVID-19研究人員之一。

Omicron與之前的高關注變異株有許多共通的關鍵突變,但它的棘蛋白上也累積了十幾個新型突變,棘蛋白是該病毒感染人類細胞的重要部位。這種新型變異株在棘蛋白上共有32個突變,而科學家擔憂,這麼多突變可能會削弱現有抗體中和變異株的能力,降低目前疫苗的效果。

在亞利桑那大學研究病毒演化的麥可.沃羅比(Michael Worobey)說:「它幾乎在現有抗體會結合的每個部位都有突變。」Omicron也有一些突變能讓它更快感染細胞,也更容易人傳人。古普塔說:「這件事令人擔憂,自從Delta之後我就沒說過這句話了。」

東京大學的病毒學家佐藤佳(Kei Sato)警告說:「雖然我們知道〔Omicron〕這種變異株有很多突變,但我們還不知道這些突變的整體影響是什麼。」截至11月30日,只有大約1000人確診感染Omicron,科學家目前從南非獲得的樣本和基因序列也非常少,這使專家難以確定Omicron的傳染性,以及它是否會導致更嚴重的疾病。

幸運的是,從首先自然感染然後接種的人身上取得的抗體,依然能夠在實驗室中和合成的Omicron型病毒。這表示追加一劑mRNA疫苗或許依然能提供抵抗Omicron的充分保護。

Omicron「是令人關注的原因,不是引起恐慌的原因。」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在週一早晨的記者會上說:「對抗這種新型變異株或我們已經在應對的任何變異株時,最佳保護措施就是完整施打疫苗及注射追加疫苗。」

到目前為止,「我們有各種證據表明,疫苗仍然能有效預防重症及併發症。」南非約翰尼斯堡金山大學的傳染病專家伊恩.桑涅(Ian Sanne)說:「但是這些資料很少,而且都是早期的。」

Omicron令人擔憂的突變

人接觸到SARS-CoV-2病毒時,身體的免疫細胞會製造針對棘蛋白的抗體。病毒會用棘蛋白來附著人類細胞上的ACE2受體蛋白,然後感染細胞。抗體與棘蛋白結合時,病毒就無法進入細胞。因為棘蛋白對於感染很重要,所以目前所有已核准的疫苗都用它來訓練身體的免疫反應。

法國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兼免疫學家奧利維耶.史瓦茲(Olivier Schwartz)說,Omicron棘蛋白基因上的32個突變可以依據它們改變棘蛋白功能的方式分成三組。

有些突變會促進棘蛋白結合人類ACE2受體的能力;有些突變會協助病毒表面與細胞融合,讓病毒進入細胞;其他突變則會改變棘蛋白的外表,使身體較難辨識它,進而讓病毒能躲避抗體。

在Omicron棘蛋白上的許多突變中,序列第69及70位的胺基酸缺失讓Omicron的感染力變成原始病毒的兩倍。不過,這兩個突變正巧沒有出現在Delta變異株,使我們很容易在一種廣泛使用的聚合酶連鎖反應分析中辨識出Omicron。

劍橋大學的古普塔之前表示,這些缺失的胺基酸以及棘蛋白上第796位的第三個突變,都與Alpha躲避人體免疫反應的能力有關。這種現象顯示,這三個突變可能也會幫助Omicron躲避疫苗或先前感染造成的既有免疫。有些初步證據顯示這種情況正在發生。

病毒學家巴里.舒布(Barry Schoub)是南非政府的COVID-19疫苗顧問,他說:「目前已經有許多突破性感染,但它們都很輕微。」但專家說,目前要知道Omicron是否會造成更嚴重的疾病還為時過早,因為感染與住院之間有時間上的落差。

Omicron的另一組突變群集在棘蛋白的第655、679、681位,被認為能協助病毒更輕易地感染人類細胞;它們也存在於Mu變異株,已知能提升Mu的傳染力。

此外,在一項尚未接受同儕審查的研究中,研究人員認為Omicron、Alpha、Mu都有的一個突變可能幫助病毒複製得更快及抵抗免疫力。還有一個在第501位的突變也存在於Alpha、Beta、Gamma,它會使棘蛋白更緊密地附著在ACE2受體上,進而讓病毒感染細胞的效率更高。

「我們看到,這種病毒在我們認為具有非常高免疫力的族群中迅速傳播。」南非德班夸祖魯-納塔爾大學的傳染病專家理查.萊索斯(Richard Lessells)說:「這就是讓我們擔憂的地方。」他補充說:「〔Omicron〕可能擁有比先前變異株更強的免疫躲避能力。」

知識缺口

南非豪登省的血液樣本顯示,有80%的人口因為接觸過先前的SARS-CoV-2變異株,已經有一定程度的免疫力。這就是為什麼專家擔心Omicron的迅速興起,它在僅僅幾週內就占了病例的76%。相較之下,Delta花了數個月時間才達到同樣程度的盛行率。

南非的COVID-19住院數也在上個月急遽升高,但目前還不清楚原因是感染病毒的總人數增加還是特定的Omicron感染增加。

香港大學的流行病學家高本恩(Ben Cowling)說:「現在還沒有足夠資訊來確定Omicron相較於其他變異株的嚴重程度。」這是因為大部分的早期病例都是大學生和年輕人,他們的病情通常比較輕微。

比利時荷語天主教魯汶大學的演化生物學家兼生物統計學家湯姆.溫斯勒斯(Tom Wenseleers)說,以現有資料來看,目前也不清楚Omicron相對於Delta的增長優勢是因為它能透過再感染先前免疫的人,還是透過感染尚未接觸病毒的個體來躲避免疫系統。

雖然在受到Omicron侵襲的南非地區,檢測出陽性的人數急遽升高,但目前沒有足夠資料能確定,這種現象是完全由Omicron還是由學生和年輕人之中的超級傳播者事件導致的。

儘管病例增加令人擔憂,但包括紐約瑟多拉.哈齊約安努(Theodora Hatziioannou)實驗室的研究在內的初步資料顯示,疫苗及追加疫苗依然是對抗病毒的有力工具。

在哈齊約安努的領導下,紐約洛克斐勒大學的研究人員創造了Omicron的合成版,含有Omicron攜帶的許多棘蛋白突變。他們發現,來自從COVID-19康復然後注射mRNA疫苗的人身上的中和抗體,能夠抵抗突變的合成病毒。

然而,桑涅解釋,COVID-19感染後需要兩到三週時間發展,疾病的嚴重程度也需要兩到三週才能判定,這代表我們需要時間來確定現有疫苗是否能在現實世界中抵抗Omicron。

與此同時,要避免任何類型的Omicron或其他變異株的感染,最好的辦法是讓更多人接種,政府也要持續推廣公衛措施,例如保持社交距離和配戴口罩。古普塔說:「請接種疫苗及追加疫苗,並在公共場合戴口罩,因為這種病毒的突變可能會導致病毒躲避中和抗體的能力變得強大。」

「減少新變異株出現的主要方式是限制持續進行的傳播。」南非科學與工業研究委員會的資深研究人員里德萬.蘇里曼(Ridhwaan Suliman)說:「如果病毒無法複製,它們就無法突變。」

 

延伸閱讀:COVID-19已經殺死500萬人──而且這場大流行還遠未結束 / COVID-19可能造成男性性功能障礙

OCT. 2022

進入牠們的內心世界

大象會哀悼、猴子會覺得不公平;動物的心智, 比你想的更豐富。

進入牠們的內心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