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Nov. 08 2021

COVID-19已經殺死500萬人──而且這場大流行還遠未結束

  • 2021年7月21日,印尼北雅加達西林興區(Cilincing)羅羅坦公墓(Rorotan Public Cemetery)的COVID-19死者墓地鳥瞰圖。這座墓園於3月啟用,可容納多達7200人,卻正在快速填滿。雅加達政府正在計畫添加更多墓地,因為印尼正在迅速成為這場疫情大流行的新發源地。PHOTOGRAPH BY MUHAMMAD FADLI, NATIONAL GEOGRAPHIC

    2021年7月21日,印尼北雅加達西林興區(Cilincing)羅羅坦公墓(Rorotan Public Cemetery)的COVID-19死者墓地鳥瞰圖。這座墓園於3月啟用,可容納多達7200人,卻正在快速填滿。雅加達政府正在計畫添加更多墓地,因為印尼正在迅速成為這場疫情大流行的新發源地。PHOTOGRAPH BY MUHAMMAD FADLI, NATIONAL GEOGRAPHIC

1

隨著世界疫情達到另一個悲慘的里程碑,專家說除非迅速提供疫苗,否則死亡人數及附帶傷害將會繼續增加。

目前COVID-19已經讓全世界500多萬人死亡。這在看似沒有盡頭的疫情中,又是另一個令人擔憂的里程碑。在美國等許多國家,COVID-19如今跟心臟病及中風一樣,是重大死因之一。然而,專家說這場大流行真正的死亡數可能會遠遠更高。

「死亡數很有可能會是我們看到的兩倍,」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共衛生學院的流行病學教授安柏.迪蘇沙(Amber D’Souza)說:「但500萬本身就是一個驚人的數字。沒有國家能逃開這場疫情。」

迪蘇沙和其他專家指出,官方的全球統計只計算各國的確診病例──而通報死亡病例的標準有很大的差異。有些國家缺乏診斷病例所需的強大檢測流程,有些國家則可能不會計算因COVID-19併發症而死的人。在許多地方,人們也會因為無法獲得照護而在家中過世,因此沒被算進官方死亡數。

官方統計也沒有納入COVID-19廣大的附帶傷害。在世界各地,病患因為害怕受到感染而不願就醫,各國也從其他重要醫療保健優先事項挪用資源。舉例來說,世界衛生組織(WHO)表示,死於結核病的人數在十年內首次上升。

儘管死亡率在Delta變異株引發的激增之後逐漸下降,卻仍然高得驚人,而且未來可能會繼續攀升。

迪蘇沙說:「光是上個月就有數萬名美國人死亡。」她也補充說,這提醒我們,雖然美國提供高效的疫苗,但仍有許多人在大流行將近兩年的時間內喪生。她也指出,世界上大多數地區仍然沒有接種疫苗──而且容易受到病毒侵襲。

誰正在死去?在哪裡?為什麼?

全球死亡率資料顯示,美洲與歐洲受到這場大流行的打擊特別嚴重。祕魯的COVID-19死亡率是全世界最高的,每10萬人就有615人死亡。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北馬其頓、蒙特內哥羅、保加利亞、匈牙利的死亡率僅次於祕魯,每10萬人就有超過300人死亡。

與此同時,美國有最高的總死亡數,自大流行開始已有超過74萬1000人喪生,其次是巴西(超過60萬人死亡)和印度(超過45萬人死亡)。還有其他幾個國家在總死亡數及死亡率的排名都很高,包括墨西哥、英國、義大利、哥倫比亞。

埃默里大學的副全球健康長兼埃默里全球健康研究所所長瑞貝卡.馬丁(Rebecca Martin)說,美國與歐洲部分地區疫情嚴峻的原因大多是他們的人口往往年齡較大,而且有較多使COVID-19特別致命的潛在疾病,如糖尿病和高血壓。科學家逐漸明白,年齡是一個特別重要的重症風險因子。

然而她指出,許多擁有較年輕人口的中低收入國家也出現一波波死亡,這是因為他們的醫療照護系統較弱,使病患更難獲得挽救生命的治療。這正是某些非洲國家的現況,例如原本稱為史瓦濟蘭的史瓦帝尼,當地許多住在鄉村地區的人無法使用衛生設施──而在衛生設施確實存在的地方,也可能無法供應足量的氧氣。

造成死亡數升高的不只是醫療保健系統的不平等而已。許多國家的COVID-19死亡病例都出現巨大的種族與社經差異。喬治華盛頓大學米爾肯公衛研究院的教授克里斯托福.莫瑞斯(Christopher Mores)說,貧窮使邊緣群體的許多人根本無法保護自己不受病毒侵襲。有些人依然需要通勤工作來養家餬口,有些人則可能無法獲得保持良好衛生所需的自來水。

「看到他們受到這麼大的打擊,真的令人心碎。」他說:「他們無法留在家裡。」

研究人員仍在試圖了解為什麼某些地區的COVID-19死亡數相對較少,例如撒哈拉以南非洲。馬丁指出,許多非洲國家的人口相對年輕,但其他因子可能也發揮了作用,包括較溫暖的氣候與過去接觸到其他傳染病而產生交叉免疫的可能性。不過她說,原因也有可能只是COVID-19死亡病例沒有受到診斷及通報而已。

附帶傷害

COVID-19也以間接方式奪走人命。世界的超額死亡數(excess deaths,即高出每年通常預期的死亡數)有很多是來自因為COVID-19而無法預防、診斷或治療的疾病。

迪蘇沙說:「世界各地有許多醫療保健系統都不堪負荷。」即使在不缺乏氧氣筒或加護病房床位的社區,由於COVID-19對醫護人員造成的身心傷害,各地的健康照護提供者也正在應對人手短缺的問題。

這場大流行擾亂了提供預防照護給結核病等疾病或瘧疾、麻疹、伊波拉等其他傳染病的工作。WHO表示,就結核病而言,這場大流行「使全球進展倒退了好幾年」。該組織在10月報告,死於結核病的人數在十多年內首次上升到大約150萬,跟2017年的數量不相上下。結核病診斷數也在2020年下降18%,回到最近一次出現在2012年的數量。

迪蘇沙說,由於害怕感染COVID-19,病患會被阻止就醫,而當他們真的就醫時,也可能無法得到適當治療。

另外,COVID-19也正在破壞家庭和社區。雖然每一例死亡都是巨大的損失,但馬丁指出,特別令人悲痛的新資料顯示在這場大流行期間成為孤兒的兒童正在增加。一項7月發表在《刺胳針》(The Lancet)的研究估計,已有21個國家的86萬2365名兒童因為COVID-19而成為孤兒或失去隔代教養者。在南非、祕魯及美國,新成為孤兒的兒童數量是全球最高的。

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高效疫苗的推行在今年年初給了大家希望,世界或許終於能夠遏制COVID-19死亡數升高。全球如今已施打了將近70億劑疫苗。不過,有些國家的接種率依然極低,原因是疫苗不平等與疫苗抵制現象。

非洲國家特別難取得COVID-19疫苗。因此,非洲只有8%的人已經接種至少一劑疫苗。同時,中歐與東歐的接種率也很低,當地的錯誤資訊和假資訊活動已經引發疫苗猶豫。

莫瑞斯說,對於人口稠密的國家,低接種率可能特別令人擔憂,例如印度只有大約22%的人口完全接種。儘管今年稍早印度的疫情急遽升溫,但該國的罹病率和死亡率依然出奇地低。雖然計數缺漏絕對在其中發揮了作用,但莫瑞斯說,這也表示印度還有許多人沒有從疫苗或先前感染獲得任何免疫力──而病毒最終也會找上他們。

我們還不清楚疫苗會如何改變這場大流行的進程,即使在高接種率的國家也是如此。這有很大一部分將取決於新變異株是否出現,以及各國是否繼續執行配戴口罩及保持社交距離等公衛措施。

「我認為今年冬天湧現的病例可能會有比以往更少的死亡數,」迪蘇沙說:「但不一定真的會這樣。」她解釋,這是因為病毒將會持續在美國依然容易染疫的數百萬人與全球數十億人之中流通。

馬丁說,目前已經證實Delta變異株是一種特別嚴重的威脅。她解釋,這種變異株的傳染力更高,因此也會更有效地感染尚未感染且脆弱的人。不過,雖然現有疫苗能有效對抗Delta變異株,但她和其他專家擔心,如果各國無法提高接種率,最後可能出現比Delta更可怕且會完全躲避疫苗的變異株。

「病毒的目標是生存。」馬丁說:「如果我們沒有讓每個人都接種疫苗,這場大流行將永遠不會結束,因為會有愈來愈多變異株出現。」

不過,我們可以做幾件事來協助保護大家。馬丁說,清楚溝通繼續施行配戴口罩等公衛策略的理由,對於打擊錯誤資訊是很重要的。她說,在人民對政府的信任低落的地區,如果這條訊息出自一個已經取得公眾信心的來源,或許會比較容易被人民接納。

馬丁說,從全球角度來看,各國需要即時共享資料,這樣公衛官員才能在下一場大流行開始前搶先行動。莫瑞斯說,有些國家試圖在缺乏這類強力合作的情況下對付不受國界阻礙的高傳染性病毒,這是最初應對大流行的失誤之一。

我們也需要更多同理心。莫瑞斯說,隨著我們到達一個個死亡數里程碑,我們應該要設法體會失去父母、朋友、同事的感受。「我們不該讓他們就這樣成為一個不斷增加的冰冷數字,」他說:「他們必須作為我們失去的人來受到銘記。」

迪蘇沙也同意。「我記得我在已經有10萬美國人過世時非常震驚,」她說:「然後我想到美國光是上個月就有將近5萬人過世──這顯示我們對這些數字變得多麼麻木。」

 

延伸閱讀:默克的抗病毒藥會如何改變COVID-19疫情走向? / COVID-19可能造成男性性功能障礙

DEC. 2021

塞倫蓋蒂生存戰

棲地縮小、氣候變遷想在脆弱的生態系存活最重要的是找到下一餐!

塞倫蓋蒂生存戰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