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Apr. 21 2020

野生動物觀光因COVID-19停罷,盜獵的威脅卻仍揮之不去

1
  • 對造訪肯亞北部洛伊沙巴自然保護區的觀光客來說,大象是一大誘因。由於新型冠狀病毒造成觀光業崩盤,盜獵者對野生動物的威脅可能更大。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TNC

  • 巡邏員和保育人士擔心,在疫情蔓延之際,長頸鹿、斑馬和其他動物可能都會被盯上,成為當地家庭的肉食來源、或被出售,也包括如獸皮之類的身體部位。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TNC

  • 在洛伊沙巴保護區,名為犬羚的嬌小羚羊正面臨盜獵的威脅,其他還有許多物種也是,包括獅子和花豹。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TNC

  • 克里斯多佛.蘭吉尼(Christopher Lengini)正在訓練一隻名為「戰士」(Warrior)的尋血獵犬,以協助洛伊沙巴的70名巡邏員執行反盜獵工作,而在此時此刻,這項工作也因為冠狀病毒而比任何時候都危險。 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TNC

官方封鎖與觀光客收入的損失,對非洲的野生動物保護帶來了新的挑戰。

對造訪肯亞北部洛伊沙巴自然保護區的觀光客來說,大象是一大誘因。由於新型冠狀病毒造成觀光業崩盤,盜獵者對野生動物的威脅可能更大。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TNC

對造訪肯亞北部洛伊沙巴自然保護區的觀光客來說,大象是一大誘因。由於新型冠狀病毒造成觀光業崩盤,盜獵者對野生動物的威脅可能更大。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TNC

彼得.麥許密(Peter Meshemi)說他很害怕。過去12年來他都在肯亞北部擔任武裝保育巡邏員,每次執勤都需花上數週在灌叢密布的草原中巡邏,尋找盜獵者的蹤跡。他本來就需繃緊神經保護洛伊沙巴自然保護區(Loisaba Conservancy)內頗受非法盜獵者青睞的大象、獅子和花豹等動物,但現在他與70位保育巡邏員同事又多了一件憂心的事:保護自己不要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洛伊沙巴的範圍超過2萬3000公頃,是肯亞一百多座保留區的其中一個,這些是合法劃設的區域,並委託給個人或團體執行野生動物的保育與經營。「身為巡邏員,你受到的訓練是要在任何狀況與可能性下工作,」麥許密說。但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必須面對一種已奪走全球超過16萬條人命的顯微敵人。旅行與觀光業都因這場大流行而關門大吉,導致他誓命保護的動物身陷危機。「我們很怕這種病毒,」他說:「全世界都很怕。」

巡邏員和保育人士擔心,在疫情蔓延之際,長頸鹿、斑馬和其他動物可能都會被盯上,成為當地家庭的肉食來源、或被出售,也包括如獸皮之類的身體部位。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TNC

巡邏員和保育人士擔心,在疫情蔓延之際,長頸鹿、斑馬和其他動物可能都會被盯上,成為當地家庭的肉食來源、或被出售,也包括如獸皮之類的身體部位。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TNC

截至4月16日,肯亞累計報告了270例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確診,14人死亡。兩天之前,政府祭出了封鎖政策,禁止了進出奈洛比郡(Nairobi County)的大部分交通,而該地區也是大部分已知病例出現的地方。到目前為止,住在遙遠的洛伊沙巴的人並未傳出死亡案例。然而,自然保護區卻極為倚賴野生動物獵遊觀光業所帶來的收入,而這個行業就是肯亞經濟的基石。在平常時候,旅遊觀光業為肯亞全國上下提供了超過100萬個工作機會,但現在這個產業卻停滯不前。麥許密和許多保育人士都擔心,這可能會導致盜獵的狀況增加──可能是為了替餓肚子的家人供應食物,或為了非法販賣──而讓他和其他巡邏員同事陷入更大的危險。

洛伊沙巴的執行長湯姆.席維斯特(Tom Silvester)說,保護區少了近一半的營運經費,這些經費平時來自觀光收入,但現在卻不足以為零星的當地遊客持續營運有48個床位的獵遊營地。去年洛伊沙巴的獵遊營地接待了約2000名遊客,每個人所付的價格平均是600美元一夜。外國遊客「可能至少還要12個月,如果不是更久的話,」才會再到這裡來,今年6月到10月的旅遊旺季也可能會全部錯過。

席維斯特也說,洛伊沙巴可能必須擱置重新引入犀牛到保護區的計畫。而他也預期下個月必須減少反盜獵巡邏的次數,並要求工作人員同意減薪5%。即使如此,保留區還是有從出租牛隻放牧地與美國非營利機構「自然保護協會」(The Nature Conservancy)那裡獲得一些經費。

麥許密說,他和同事們也努力維持自身安全。

「現在我們對保持彼此距離也採取加強措施,」他說。他們有時候會戴口罩和手套,也盡可能多洗手。他們在一個野生動物多、人口少的地區過日子也是有好處。但當他們不巡邏的時候,總數約200人左右的巡邏員和工作人員,每次都必須近距離一起生活好幾週。既然未來很可能會發布進一步的旅遊禁令,有些住在離洛伊沙巴很遠的工作人員已經離開,回去陪伴家人。之後所有想回來的人──假設他們回得來的話──在回來後的頭兩週都必須監測症狀,且隔離獨居。席維斯特說,他正在為可能發布的當地旅遊禁令預做準備,像是先預訂好三個月的食物供應配給。「這當然需要投入現金。」他說。

洛伊沙巴尚未資遣或讓任何員工放無薪假。但兩週前,在鄰國坦尚尼亞,負責看守恩督美野生動物保育區(Enduimet Wildlife Management)11萬6500公頃土地的反盜獵人員中,就有10-35位被告知說無法繼續僱用他們。這是因為坦尚尼亞的野生動物觀光業崩潰,導致預算不足,艾峰斯.莫亞(Alphonce Mallya)說。他是協贊助恩督美的自然保護協會在坦尚尼亞北部的保育經理。

在洛伊沙巴保護區,名為犬羚的嬌小羚羊正面臨盜獵的威脅,其他還有許多物種也是,包括獅子和花豹。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TNC

在洛伊沙巴保護區,名為犬羚的嬌小羚羊正面臨盜獵的威脅,其他還有許多物種也是,包括獅子和花豹。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TNC

恩督美範圍內有十多座村莊,並緊鄰吉利馬札羅國家公園(Kilimanjaro National Park)。這是一條對大象、斑馬、牛羚和黑斑羚等動物來說至關重要的野生動物廊道。莫亞說,少了來自野生動物獵遊觀光業的現金收入,就無法支付全部的薪水,也無法提供食物、讓車輛繼續行駛。他預計村民盜獵叢林肉的狀況會增加──從長頸鹿到犬羚,什麼都獵──因為宰殺動物取肉比用買的便宜(有時候還能賣一點給當地其他村民)。保護該地區的野生動物,是剩餘25名工作人員需要面對的挑戰,他們的薪水將由自然保護協會和「大生命基金會」(Big Life Foundation)支付,大生命基金會是一個關注東非的非營利保育機構,並支持反盜獵工作,莫亞說。

盜獵事件更多:整個非洲大陸的憂患

東非國家並不是唯一面對這種挑戰的國家。可能會因冠狀病毒而激增的盜獵狀況是「非常令人擔憂的事」,約翰.史坎龍(John Scanlon)說。他是「非洲公園」(African Parks)的特使,這是一個非營利機構,在11個非洲國家境內經營共17個國家公園與保護區。他補充說,目前尚未觀察到這樣的狀況增加,且該組織也持續執行加強措施。「非洲公園」還派遣工作人員進入各個社區,教育大眾COVID-19的相關知識,並發送衛生用品,以協助對抗病毒傳播。

世界衛生組織(WHO)說它們非常關切病毒在非洲立足之後的發展動向。非洲在2月份通報了第一個COVID-19病例。從那時開始,已有52個國家出現病例。「非洲的感染人數目前相對較少,但正在迅速成長,」世衛祕書長譚德塞(Adhanom Ghebreyesu)在4月9日的演說中表示。

繼肯亞與坦尚尼亞之後,許多非洲國家也跟著採取旅遊禁令或封鎖政策。盧安達的四座國家公園都關閉了,其中三座是著名的山地大猩猩的(mountain gorilla)家園。關閉公園能保護大猩猩、以避免感染的可能性。

大衛.威爾森(Dave Wilson)是「非洲公園」的商業發展部門主管,他說「就因為可能有一個公園不允許遊客入園,並不代表我們的工作會有所停頓,因為我們已經承諾,要代表政府致力管理這些公園平均20年的時間。」

南非已經頒布了21天的封鎖令,禁止公眾集會與旅行,擴大執法或許有助於遏止部分盜獵行為,至少短期內可以,德瑞克.米爾本(Dereck Milburn)說,他是英國慈善保育機構阿斯皮諾基金會(Aspinall Foundation)在非洲南部的地區主任。「所有主要路線上都多了很多警察,邊界也封鎖了,在保護區裡面巡邏的人數則沒有很大改變,」密爾本在該國行政首都普里托利亞(Pretoria)接受電話訪問時說。「巡邏員表現得非常好。」

他又補充道,少了額外的嚇阻力量──公園與保留區中的遊客車輛──可能會讓盜獵者膽子更大。在封鎖的第一週,也就是3月底,犀牛的盜獵狀況出現了高峰,有七頭犀牛被殺。他說巡邏員正密切注意是否有更多盜獵事件發生。

本週稍早,「我打了約十通電話給南非各地區的區巡邏員,看來都還算平靜,」葛蘭特.佛德(Grant Fowlds)說,他是「犀牛計畫」(Project Rhino)的保育大使。這是一個在德爾班(Durban)的非營利反盜獵組織。他說,這次的疫情與封鎖「真的很意外地阻止了盜獵,」但在偏遠地區的盜獵者或許較能避開偵查。

「從封鎖的第一週開始就很平靜,」南非非營利組織「犀牛911」(Rhino 911)的創辦人妮可.賈伯斯(Nico Jocobs)說,這個組織專為犀牛提供緊急的直升機應變措施與運輸服務。犀牛911還能繼續飛行,是因為反盜獵被列為一項「必要服務」(essential service)。

克里斯多佛.蘭吉尼(Christopher Lengini)正在訓練一隻名為「戰士」(Warrior)的尋血獵犬,以協助洛伊沙巴的70名巡邏員執行反盜獵工作,而在此時此刻,這項工作也因為冠狀病毒而比任何時候都危險。 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TNC

克里斯多佛.蘭吉尼(Christopher Lengini)正在訓練一隻名為「戰士」(Warrior)的尋血獵犬,以協助洛伊沙巴的70名巡邏員執行反盜獵工作,而在此時此刻,這項工作也因為冠狀病毒而比任何時候都危險。 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TNC

南非地區的反盜獵行動還能全面維持多久,將取決於資金來源是政府或私人企業,阿斯賓諾基金會的主席達米安.阿斯賓諾(Damian Aspinall)說。有年度營運預算的政府保留區並非完全依賴觀光業,阿斯賓諾表示,但「大部分私人保留區的反盜獵行動卻完全仰賴觀光業與出售獵物。」

上週在肯亞的洛伊沙巴保留區,巡邏員麥許密原來排定的六週巡邏勤務已經結束。在平常時,他會回家陪家人、休假兩週,但他接到留下來的要求。這位43歲的巡邏員會協助帶領這個70人團隊,一起面對往後數月增加的盜獵狀況。「我們很清楚現況,」他說:「我們的工作是不分日夜的。」

 

延伸閱讀:為什麼COVID-19疫苗可能需要超過一年才會問世 / COVID-19對全球食品業的衝擊 麵粉大缺貨 牛奶、啤酒、茶葉過剩成廚餘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