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Jun. 23 2020

人類如何適應雨林?這些古老工具透露端倪

1
  • 紅赭石與貝殼珠子一同從斯里蘭卡雨林中的法顯洞早期遺址出土。這座遺址出土的最古老工具(例如骨製箭頭)有4萬8000年之久。IMAGE BY M. C. LANGLEY

  • 從斯里蘭卡法顯洞(Fa-Hien Lena)出土的工具由骨頭和牙齒製成,它們被用作狩獵小猴子與松鼠、切割獸皮或植物,也或許用來織網。照片中(由左至右)是可能用作織網的梭子、猴牙錐子/小刀與投擲武器。PHOTOGRAPH BY M. C. LANGLEY

這些器具出自斯里蘭卡一處洞窟中,其中包括非洲以外已知最早的弓箭工藝,年代約在4萬8000年前。

紅赭石與貝殼珠子一同從斯里蘭卡雨林中的法顯洞早期遺址出土。這座遺址出土的最古老工具(例如骨製箭頭)有4萬8000年之久。IMAGE BY M. C. LANGLEY

紅赭石與貝殼珠子一同從斯里蘭卡雨林中的法顯洞早期遺址出土。這座遺址出土的最古老工具(例如骨製箭頭)有4萬8000年之久。IMAGE BY M. C. LANGLEY

考古學家在斯里蘭卡西南部一處覆蓋於叢林下的洞穴中,發現一批引人注目的古代器物,他們相信其中有些工具,是人類在雨林中使用過的最古老生存裝備之一。

這些遺物的年代介於4萬8000至4000年前之間,當中有130隻骨製箭頭──這是在非洲以外發現的最古老箭頭──還有29個用來製作袋子或服飾的骨製工具,以及一些裝飾用珠子。考古學家在發掘這座洞窟時發現這些器物,並且認為它們可對應到人類居住在這個洞窟的四個時間區段,而箭頭與錐狀工具出現於最早的時間區段。遺址出土的器物中有30件經過放射性碳技術定年,讓研究人員可以製作出時間表,觀察器物是如何隨著時間變化演變地更加複雜。

AD

ads-parallax

「這些工具幾乎都由猴子骨頭製成,且其中許多似乎曾被精心塑形成箭頭。」澳洲格里菲斯大學(Griffith University)考古學家蜜雪兒.蘭禮(Michelle Langley)說,他是這篇刊載於《科學進展》(Science Advances)期刊上的新研究的主持人。「它們當矛尖太小又太輕,矛尖需要有重量才能增加力道,但是它們當吹箭又太重且太鈍。」

從斯里蘭卡法顯洞(Fa-Hien Lena)出土的工具由骨頭和牙齒製成,它們被用作狩獵小猴子與松鼠、切割獸皮或植物,也或許用來織網。照片中(由左至右)是可能用作織網的梭子、猴牙錐子/小刀與投擲武器。PHOTOGRAPH BY M. C. LANGLEY

從斯里蘭卡法顯洞(Fa-Hien Lena)出土的工具由骨頭和牙齒製成,它們被用作狩獵小猴子與松鼠、切割獸皮或植物,也或許用來織網。照片中(由左至右)是可能用作織網的梭子、猴牙錐子/小刀與投擲武器。PHOTOGRAPH BY M. C. LANGLEY

證據顯示這些箭頭曾經被裝在箭桿上,它們也帶有擊中物體時造成的微小裂痕。與之搭配的弓「應該是由容易腐爛的植物材質製成。」蘭禮說道,而這些弓沒能撐過這千萬年。不過這批保存下來的骨製器物,揭露了一部份人類最早踏入雨林的步伐。

適應新家

據信人類出走非洲的主要遷徙潮發生在大約6萬年前,然而較小的遷徙團體似乎在20萬年至10萬年前之間就開始離開非洲,並且擴散到地球上相當廣的區塊。在大約8萬5000年以前,現代人已經抵達阿拉伯半島。大約1萬5000年後,他們到了東南亞,並且在距今6萬5000年前設法抵達了澳洲。

從西伯利亞極圈的凍寒到青藏高原的高海拔地區,智人(Homo sapiens)在這一路上面對且適應了許多艱困的環境。人類來到南亞的時候,他們面對的又是另一種危機四伏的新棲地:熱帶雨林,此地高密度的植被、神出鬼沒的獵物、無所不在的蚊蟲和偽裝技巧高超的掠食者,都讓人類的生存面臨挑戰。

現代人大約在4萬8000年前沿著南亞海岸進入斯里蘭卡的時候,他們並沒有立刻走近密林之中。「最早抵達這座島的人群可能在海岸邊生活。」斯里蘭卡斯里賈亞瓦德納普拉科特大學(University of Sri Jayewardenepura)的考古學家奧桑.維達齊(Oshan Wedage)說;他曾經領導過數次法顯洞內與周遭的發掘。「然而隨著人口成長,他們的後代可能有部分人遷入了雨林之中。」

要在新環境生存必須有重要的創新。「人們在平原地區獵捕的是群居生活的大型動物,而尋找並標定牠們並非難事,」蘭禮說:「但是熱帶雨林中的許多獵物都非常敏捷並且棲息在樹梢上。長矛並不是特別適合用來在叢林中獵捕猴子或松鼠,你會需要使用更快速且可以打到高處的武器。弓箭在這樣的環境就很理想。」而猴子骨頭就成了製作新箭頭的絕佳材料。

部分骨製工具似乎另有用途。「其中一塊磨平的骨器看起來很像梭子,也就是人們在製作或修補網子時用來拉線的工具。」蘭禮說道,這塊梭子在內陸河岸或海岸邊應該都很有用。其他工具則看起來曾經拿來處理皮革和植物纖維,可能用來將它們製成袋子或甚至服飾。「住在雨林中的人們不需要任何保暖衣物,但是衣服或許能保護他們的皮膚免受蚊蟲或植物的傷害。」維達齊說。

雪梨大學(University of Sydney)考古學家伊恩.紀立根(Ian Gilligan)專門研究服飾的早期歷史,他說如果這個時期的斯里蘭卡人類會製作衣服,他也不會覺得驚訝。舉例來說,體蝨唯有在人類會穿衣服的情形下才能在人身上存活,而來自體虱的基因證據顯示,非洲的智人早在17萬年前就已經穿著衣服了。

「隨著穿著服飾的習慣確立,衣服也逐漸獲得社會功能。而且在許多地區,這些社會功能無庸置疑地成為人們會持續穿著衣服的主要因素。」紀立根說。

衣服和珠飾這些文化器物可能有助於將人類編織成緊密的社會群體,讓他們幾乎能克服所有在遷徙中碰到的環境。這些由機智心靈想出的新工具可以和其他人分享,並且在世代傳承中改良。

維繫與古老親戚的連結

雖然叢林中的人們正在形塑新的生活方式,他們似乎依然和他們離開的人群維持連結。在離岸40公里遠的雨林洞穴中,挖掘到了一些由海洋生物的殼所製成的珠飾,顯示法顯洞人群可能會和留在海岸一帶的人群進行貿易,維達齊說。

這些珠子經過打磨修圓、拋光、穿孔,成為可以串在繩子上的圓形飾物。其中最古老的珠子由貝殼製成,不過較晚近的珠子則由亮紅色的赭石塊刻成。

「我不確定人們是不是曾經拿這些赭石珠子當飾品,」蘭禮說:「做成這個樣子可能只是為了把赭石串在一起方便攜帶,因為他們可能是以其他方式使用赭石裝飾身體,例如把它們磨碎當顏料來塗在皮膚上。」除了三顆年代不超過8700年的獨特赭石珠以外,研究人員另外發現了136塊黃、紅、銀色的雲母碎片,連洞穴最古老的文化層也有發現,這些雲母片可能也曾被用作裝飾身體的粉狀顏料來源。

「亮紅色似乎是人們最早拿來塗抹自己的顏色,且通常搭配白色使用。」蘭禮說。「從南非的布隆伯斯洞窟(Blombos Cave)一路到澳洲和更多地方都可以找到這些顏色。」所以即使智人群體散布到世界各地,且逐步發展出適合山區或極地、雨林中所需的工具組,他們似乎依然保留了同樣的顏色喜好──不論身在何處。

延伸閱讀:為什麼考古學家要研究1萬年前的尿?考古學家疑似挖到吸血鬼墳墓

JUL. 2020

聖母峰

是誰第一個站上世界最高峰?

聖母峰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