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Feb. 27 2020

對黑死病的考古發現,展現了瘟疫災難鮮為人知的新面向

1
  • 在公元1348到1349年鼠疫爆發期間,48名死者被埋葬在英格蘭桑頓修道院(Thornton Abbey)內的一座集體墳墓(細節如上圖)。 PHOTOGRAPH COURTESY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ANTIQUITY PUBLICATIONS LTD

  • 在這幅14世紀中葉描述歐洲疫病爆發的畫作中,村民扛著瘟疫罹難者的棺材。PHOTOGRAPH BY PHOTO12, UNIVERSAL IMAGES GROUP/GETTY

  • 桑頓修道院(Thornton Abbey)在英國的位置。

一座古老修道院裡的意外考古發現,可能顯示出了鄉村人口如何面對致命的傳染病浩劫。

在公元1348到1349年鼠疫爆發期間,48名死者被埋葬在英格蘭桑頓修道院(Thornton Abbey)內的一座集體墳墓(細節如上圖)。 PHOTOGRAPH COURTESY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ANTIQUITY PUBLICATIONS LTD

在公元1348到1349年鼠疫爆發期間,48名死者被埋葬在英格蘭桑頓修道院(Thornton Abbey)內的一座集體墳墓(細節如上圖)。 PHOTOGRAPH COURTESY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ANTIQUITY PUBLICATIONS LTD

在1348年的倫敦,人們懼怕地望著歐洲大陸。當時黑死病從歐洲大陸上席捲而來,所到之處皆留下恐慌與死亡。「妻子逃離親愛丈夫的懷抱,父親逃離兒子,而兄弟逃離兄弟。」一位義大利人留下這樣的描述。「埋葬、運送、探視或觸碰感染者的人,通常自己也會突然死去。」

就像現在的衛生官員正在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一樣,六百多年前的中世紀倫敦城,也為瘟疫衝擊做了準備。歷史文件顯示這座城市將土地租用為緊急墓地,並在疾病散播以前挖了長長的溝渠以備埋葬大量死者。

AD

ads-parallax

與此同時,倫敦以北約240公里處,鼠疫桿菌(Yersinia pestis )的衝擊似乎令今日林肯郡(Lincolnshire)的鄉間居民措手不及。這些14世紀中期的當地居民一度並未依據傳統將亡者葬於教區墓園,而是迅速將數十名死者,同時葬於離教會墓園1.6公里的桑頓修道院(Thornton Abbey)內的一座集體墓葬。

在這幅14世紀中葉描述歐洲疫病爆發的畫作中,村民扛著瘟疫罹難者的棺材。PHOTOGRAPH BY PHOTO12, UNIVERSAL IMAGES GROUP/GETTY

在這幅14世紀中葉描述歐洲疫病爆發的畫作中,村民扛著瘟疫罹難者的棺材。PHOTOGRAPH BY PHOTO12, UNIVERSAL IMAGES GROUP/GETTY

在鄉村地區肆虐的瘟疫,似乎讓林肯郡受感染的病患蜂擁入桑頓修道院的醫院。他們期望在那裡得到「好死」──在神聖的基督教土地上舉行最後的儀式並且入葬,由此確保他們在死後世界能有一席之地。

「他們可能是來(醫院)等死的,」雪菲爾大學(Sheffield University)考古學家休.威爾莫特(Hugh Willmott)說:「與其說是來治療,不如說是來等著入土安葬。」

威爾莫特和他的同事在曾經是修道院的地方,找到了關於當地如何應對1348年瘟疫的稀有且出乎意料的證據:一座埋葬了48人的集體墳墓,且入葬時間似乎全都集中在數天或數週內。

雖然英格蘭半數的人口都在1349年底前死亡(歐亞大陸的死亡人數則可能有200萬),與中世紀瘟疫相關的考古遺址卻出乎意料地少。

桑頓修道院(Thornton Abbey)在英國的位置。

桑頓修道院(Thornton Abbey)在英國的位置。

英格蘭目前發現與瘟疫相關的集體墓葬數量很少,根據威爾莫特所說,桑頓修道院的發現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它是目前唯一一座在鄉村地區出土的集體墓葬。這件事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過去認為在人口分散且閒置土地眾多的鄉村地區,人們能夠經常將死者埋葬在個別墳墓而非集體墓葬中。桑頓修道院顯示出另一種結果。「顯然,」威爾莫頓說:「平常用來處理死者的系統已經崩潰。」

研究人員將他們的發現,記錄在2月中旬刊於《古物》(Antiquity)期刊上的一篇論文。

疫病摧殘下的人口統計

2013年,這支由跨領域研究人員與考古學家組成的團隊,在曾經是富裕小修道院的遺址上發掘一座由冰川砂礫疊成的土堆,這座修道院最後在1539年時被亨利八世(Henry VIII)關閉。地球物理學調查顯示他們應該會發現一座建築物的遺跡。然而他們發現的卻是屍體(共48具),每一具都個別以裹屍布纏起,雙臂交叉於腰際。雖然遺骸身側沒有陪葬品,考古學家仍然依據兩枚銀幣與兩具以放射性碳定年的骨骸,將集體入葬的時間鎖定在瘟疫時期附近。

瘟疫的毀滅性反映在墓中的人口統計,威爾莫特說。超過一半的遺骸屬於17歲以下的孩童──以這個時期來說比例過高,當時嬰兒死亡率雖高,但較大的孩童通常能存活至成年。

「我們得到的是一場災難的死亡率圖表,基本上所有人都平等地被擊倒,」威爾莫特說:「我們得到的是一條平平畫過社會的線。」

這個地區的教區墓園(今日依然在使用)離修道院只有1.6公里遠,但是在14世紀中葉傳染病蔓延的時期,墓園可能消化不了當地罹難者的數量。「我懷疑這些屍體被埋在修道院範圍內,是因為教區墓地已滿,而且他們並沒有為了省去正常埋葬程序,而將屍體塞進教會墓園的共用墓坑中,而是使用修道院圍牆內的地。」劍橋大學歷史學家約翰.哈徹(John Hatcher)說,他寫過三本關於鼠疫的書。他並沒有參與現在這篇研究。

墓中兩名兒童的牙齒檢驗鼠疫桿菌為陽性,且研究人員從其中一名身上復原出這種微生物的DNA。

「由桑頓修道院的墓葬中取出鼠疫DNA是一項重要發現,尤其這是英格蘭北部第一例。」唐.沃克(Don Walker)說道,他是倫敦考古學博物館(Museum of London Archaeology, MOLA)的資深人骨學家。2013年,該博物館於橫貫鐵路運輸計畫(Crossrail transit project)期間在倫敦的查特豪斯廣場(Charterhouse Square)挖出一處1348到1349年間的瘟疫集體墓葬。(沃克沒有參與這篇《古物》發表的研究。)他補充:「細菌DNA的進一步分析,有望對近期關於黑死病期間,以及其後瘟疫在歐洲演化與傳播的研究中,帶來顯著貢獻。」

延伸閱讀:醫生眼中的《屍速列車》:在傳染病面前,還能維持人性嗎?/「老鼠其實很冤枉?」或許黑死病不能怪罪老鼠

OCT. 2020

顛覆恐龍世界

全球新種恐龍化石快速大量出土,翻轉你對古代野獸的五大認識:牠們的樣貌、如何孵化、成長、移動、社交

顛覆恐龍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