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Jan. 26 2021

這幅4萬5500年前的豬壁畫是世上最古老的動物形藝術品

  • 這幅洞穴壁畫中大得驚人的豬可能反映出古代藝術家的首要狩獵目標。MAXIME AUBERT

    這幅洞穴壁畫中大得驚人的豬可能反映出古代藝術家的首要狩獵目標。MAXIME AUBERT

  • 這幅洞穴壁畫可能描繪著數隻疣豬互動的場景。但是侵蝕作用已經帶走了兩頭或可能三頭豬的大部分身體,使得科學家難以辨識原圖描繪的切確畫面。AA OKTAVIANA

    這幅洞穴壁畫可能描繪著數隻疣豬互動的場景。但是侵蝕作用已經帶走了兩頭或可能三頭豬的大部分身體,使得科學家難以辨識原圖描繪的切確畫面。AA OKTAVIANA

  • 這幅最古老的疣豬壁畫所在的洞穴Leang Tedongnge位於由高聳岩石峭壁所環繞的繁茂谷地邊緣。AA OKTAVIANA

    這幅最古老的疣豬壁畫所在的洞穴Leang Tedongnge位於由高聳岩石峭壁所環繞的繁茂谷地邊緣。AA OKTAVIANA

  • 科學家在洞穴的後方牆面離地很高的位置發現這幅藝術品。AA OKTAVIANA

    科學家在洞穴的後方牆面離地很高的位置發現這幅藝術品。AA OKTAVIANA

1

這幅4萬5500年前的豬壁畫是世上最古老的動物形藝術品。

這幅洞穴壁畫中大得驚人的豬可能反映出古代藝術家的首要狩獵目標。MAXIME AUBERT

這幅洞穴壁畫中大得驚人的豬可能反映出古代藝術家的首要狩獵目標。MAXIME AUBERT

在大約4萬5500年前的印尼蘇拉威西(Sulawesi)島上,古代人類進入一個洞窟探險,並畫下了當地野豬的渾圓身形,以及牠背上的鬃毛和臉上的疣。考古學家現在相信這頭豐滿的豬是世界各地已發現的生物畫像中最古老的一幅。

根據1月中旬發表在《科學進展》(Science Advances)期刊上的研究,這幅畫中的蘇拉威西疣豬(Sulawesi warty pig,與較常聽聞的非洲疣豬屬於不同屬,亦譯成蘇拉威西野豬)看起來正望向與之爭鬥中的另外兩頭豬。豬的臀部附近畫著兩隻人類手的輪廓,而畫中央的鬃毛堆可能指向第四頭動物。

2017年12月,當地考古學家巴斯蘭.柏罕(Basran Burhan)發現了這幅以紅赭石畫在洞穴內牆上的壁畫,他現在是澳洲格里菲斯大學的博士生。他當時帶領一支小團隊搜索南蘇拉威西的洞穴以尋找早期人類活動的痕跡,然後在名為Leang Tedongnge的遺址發現了這幅豬壁畫。

根據論文第一作者,格里菲斯大學考古學家亞當.布魯姆(Adam Brumm)所言,這幅古代豬壁畫可能在描繪重要的狩獵戰利品。

「牠們是很小、很小的豬,然而這些古代藝術家將牠們描繪地如此肥滿豐碩,我想像這是因為他們注重獵殺最大且最肥的疣豬以取得最大量的肉和蛋白質。」他說。

雖然新發現的這幅壁畫是目前找到描繪具體形象的藝術品中最古老的一幅,但它不一定是最古老的藝術品。「這要看你怎麼定義『藝術品』,」研究共同作者,格里菲斯大學考古學家馬克西姆.奧伯特(Maxime Aubert)說。最近考古學家辨識出一些驚人的古代創意靈光,其中包括南非7萬3000年前形似井字號的塗鴉,部分學者相信這是已知最古老的圖畫。

不過這幅新的壁畫確實為散布印尼全境,且發現量漸增的豐富洞穴藝術傳統錦上添花。過去70年間,科學家單在蘇拉威西島上就已經在超過300個洞穴中找到壁畫。其中包括第二古老的洞穴畫像—一幅至少有4萬4000年之久的圖畫,它描繪出一次古代狩獵的緊張場景,畫中5至10公分高的人形追逐著豬與水牛矮小的親戚。

這幅洞穴壁畫可能描繪著數隻疣豬互動的場景。但是侵蝕作用已經帶走了兩頭或可能三頭豬的大部分身體,使得科學家難以辨識原圖描繪的切確畫面。AA OKTAVIANA

這幅洞穴壁畫可能描繪著數隻疣豬互動的場景。但是侵蝕作用已經帶走了兩頭或可能三頭豬的大部分身體,使得科學家難以辨識原圖描繪的切確畫面。AA OKTAVIANA

印尼發現的一系列洞穴壁畫已經開始改變科學家對於人類創意的火花最早於何時、何地並如何飛揚的想法,奧伯特說道,學界已經逐漸放棄人類抵達歐洲以後才開始創作複雜繪畫的「歐洲中心世界觀。」

藝術的早期靈光

為了確定這幅大豬壁畫的下筆時間,一支國際研究團隊決定仰仗石灰岩中自然形成的放射性鈾。水浸透洞穴時會溶解少許石灰石和其中的鈾,然後在洞穴牆面上留下兩者薄薄的沉積層。由於鈾會以已知的速率衰變為釷,科學家可以經由分析這兩種元素的相對含量來估算這幅畫的最晚年代。

研究人員使用小鑿子從最完整的那頭豬畫像的後腿取下結塊的沉積礦物以作鈾釷定年法之用,而結果顯示這幅畫至少有4萬5500歲了。這幅畫也可能更老,因為這種定年法只測試畫作上方的礦物沉積層而非畫作本身。

由於缺乏現場其他元素的定年結果,論文作者群尚不能確定整幅壁畫是否一次完成。其中一頭只剩下一部份的豬由兩種不同的顏料完成,研究作者說明這可能反映出不同的作畫時期。

研究共同作者,印尼雅加達國家考古研究中心(Pusat Penelitian Arkeologi Nasional)研究人員阿迪.阿格斯.歐塔維納(Adhi Agus Oktaviana)說,他在以數位方式描繪照片裡的畫像時對這些古代藝術家肅然起敬。

這幅最古老的疣豬壁畫所在的洞穴Leang Tedongnge位於由高聳岩石峭壁所環繞的繁茂谷地邊緣。AA OKTAVIANA

這幅最古老的疣豬壁畫所在的洞穴Leang Tedongnge位於由高聳岩石峭壁所環繞的繁茂谷地邊緣。AA OKTAVIANA

科學家在洞穴的後方牆面離地很高的位置發現這幅藝術品。AA OKTAVIANA

科學家在洞穴的後方牆面離地很高的位置發現這幅藝術品。AA OKTAVIANA

「我認為這很驚人。我想他們清楚地知道如何使用這些工具作畫以及如何在牆面上規劃構圖。」歐塔維納說,他也是格里菲斯大學的博士生。

這樣的早期藝術靈光反映出我們的古老先祖與環境及周遭地景互動方式的關鍵轉變,艾普兒.諾威爾(April Nowell)說,他是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維多利亞大學的舊石器考古學家,並未參與這項研究。「他們正在以意義、旨趣,或甚至象徵層次的意涵來填滿他們所處的時空。」他說。

《科學進展》上的這篇新研究也紀錄了附近另一處洞穴Leang Balangajia 1之中的豬壁畫年代,研究團隊在2018年遠征調查時發現了這幅至少有3萬2000年之久的畫。而蘇拉威西島上的人類活動年代先前已經經過確認,鄰近遺址Leang Bulu Bettue發現過處理赭石的工具,它們出土時掩埋在至少有4萬年之久的沉積層中。

「他們有可能用那些顏料來創作岩石藝術,但是我們還沒辦法在那些工具和岩洞藝術之間建立起直接關聯。」布魯姆說。不過,由於此區相近時代的洞穴藝術數量之多,布魯姆認為其中連結很可能成立。

改變中的對話

直到最近,學界關於複雜洞穴壁畫的對話多以歐洲為中心。法國南部肖維岩洞(Chauvet-Pont-d’Arc)牆面上奔馳的野生動物大約有3萬6000年之久。西班牙北部阿爾塔米拉岩洞(Altamira)頂部舞動的野牛群也出自同一個年代。而西班牙卡斯蒂略岩洞(Castillo)中眾多伸長的手與紅色圓盤則可追溯至超過4萬800年前。

然而在2014年,包含奧伯特與布魯姆在內的一支團隊改寫了故事劇本,他們宣布在蘇拉威西島上找到數幅至少有3萬9900年之久的岩洞壁畫。在那之前,科學家推測當地壁畫年代不會超過1萬2000年。

「這確實削弱了歐洲是人類演化『精修學校』的概念,」諾威爾說。雖然新發現的畫像只比之前的紀錄保持者老了一點,但是這項發現為該區域的藝術增添了更多深度。

「有些人會說這不過是另一隻豬,」諾威爾說:「但那不是重點,這幅畫確實道出了更宏觀的持續性行為變革。」

印尼日益增加的壁畫發現量顯示歐洲與亞洲有可能各自獨立發展出複雜的藝術行為,奧伯特說。也或許人類走出非洲的時候就已經具備這樣的藝術創作能耐,「而現在我們正開始在他們所到之處找到這種能力留下的痕跡。」

新發現畫作的年代也開始填補考古學紀錄中長達2萬年之久的空白,當時古代人類以跳島方式在現今的印尼與澳洲之間移動。晚近於澳洲北部進行的發掘工作揭曉了現代人至少在6萬5000年前就已經出現在當地,然而印尼的人類活動證據卻在2萬年後才開始出現。

雖然有了新發現,年表上的空洞依然存在。我們沒道理認為蘇拉威西的居民在4萬5000年前突然開始畫畫,奧伯特說,他並補充說道很可能還有更加古老的藝術作品尚未被發現。

能肯定的是,布魯姆說:更多驚喜可期。「這表示這島上還有多少藝術作品等著被發現,」他說:「它們就近在眼前。」

延伸閱讀:獨家:重建8000多年前經歷一場神秘儀式的顱骨 / 為什麼考古學家要研究1萬年前的尿?

MAR. 2021

火星

為什麼地球人如此迷戀紅色星球?

火星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