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witter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Jan. 30 2023

窺探尼安德塔人的世界

  • 位於義大利阿爾塔穆拉(Altamura)的考古學博物館(Museo Archeologico)展有喚名「阿爾塔穆拉男子」(Altamura Man)的真人尺寸尼安德塔人矽膠塑像。這尊重建人像由古代藝術專家艾德里.肯尼斯與阿爾馮斯.肯尼斯(Adrie and Alfons Kennis)依據拉瑪倫加岩洞(Lamalunga Cave)出土的遺骨分析結果製成,這是已知最古老的尼安德塔人化石之一。THE DIREZIONE REGIONALE MUSEI PUGLIA - MUSEO NAZIONALE ARCHEOLOGICO OF ALTAMURA

    位於義大利阿爾塔穆拉(Altamura)的考古學博物館(Museo Archeologico)展有喚名「阿爾塔穆拉男子」(Altamura Man)的真人尺寸尼安德塔人矽膠塑像。這尊重建人像由古代藝術專家艾德里.肯尼斯與阿爾馮斯.肯尼斯(Adrie and Alfons Kennis)依據拉瑪倫加岩洞(Lamalunga Cave)出土的遺骨分析結果製成,這是已知最古老的尼安德塔人化石之一。THE DIREZIONE REGIONALE MUSEI PUGLIA - MUSEO NAZIONALE ARCHEOLOGICO OF ALTAMURA

  • 人類學家喬治奧.曼齊(Giorgio Manzi)在羅馬的塞吉爾人類學博物館(Museo di Antropologia G. Sergi della Sapienza)檢視「薩科帕斯托一號」與「二號」(Saccopastore 1 and 2)尼安德塔人頭骨。和這些頭骨一起出土的還有石器以及大象、河馬與犀牛的骨頭,這些同時出土的器物都能佐證這批人類化石已有將近13萬年之久。

    人類學家喬治奧.曼齊(Giorgio Manzi)在羅馬的塞吉爾人類學博物館(Museo di Antropologia G. Sergi della Sapienza)檢視「薩科帕斯托一號」與「二號」(Saccopastore 1 and 2)尼安德塔人頭骨。和這些頭骨一起出土的還有石器以及大象、河馬與犀牛的骨頭,這些同時出土的器物都能佐證這批人類化石已有將近13萬年之久。

  • 齊爾切奧峰海岬(Monte Circeo Promontory)滿佈海岸洞穴,例如佛賽隆尼(Fossellone,照片即為入口)、布以爾(Breuil),以及瓜塔利(Guattari)等洞穴都曾經出土過尼安德塔人的遺物。在10萬年至5萬年前,齊爾切奧峰被平原環繞,而最後的尼安德塔人其中的一部分就住在這裡。

    齊爾切奧峰海岬(Monte Circeo Promontory)滿佈海岸洞穴,例如佛賽隆尼(Fossellone,照片即為入口)、布以爾(Breuil),以及瓜塔利(Guattari)等洞穴都曾經出土過尼安德塔人的遺物。在10萬年至5萬年前,齊爾切奧峰被平原環繞,而最後的尼安德塔人其中的一部分就住在這裡。

  • 2019年至2022年間於齊爾切奧峰瓜塔利岩洞進行的發掘將九名定年介在10萬至5萬7000年前的個體遺骸公諸於世。這項發掘計畫在弗朗西斯科.迪馬利奧(Francesco Di Mario)的帶領下由當地藝術與風景管理局下轄考古監督處(Soprintendenza Archeologia, Belle Arti e Paesaggio per le Province di Frosinone, Latina e Rieti)以及羅馬第二大學(Università di Roma Tor Vergata)執行。THE SOPRINTENDENZA ARCHEOLOGIA, BELLE ARTI E PAESAGGIO FOR THE METROPOLITAN CITY OF BARI

    2019年至2022年間於齊爾切奧峰瓜塔利岩洞進行的發掘將九名定年介在10萬至5萬7000年前的個體遺骸公諸於世。這項發掘計畫在弗朗西斯科.迪馬利奧(Francesco Di Mario)的帶領下由當地藝術與風景管理局下轄考古監督處(Soprintendenza Archeologia, Belle Arti e Paesaggio per le Province di Frosinone, Latina e Rieti)以及羅馬第二大學(Università di Roma Tor Vergata)執行。THE SOPRINTENDENZA ARCHEOLOGIA, BELLE ARTI E PAESAGGIO FOR THE METROPOLITAN CITY OF BARI

  • 阿爾塔穆拉男子的頭骨和骨骼依然在將近30年前被發現的地方,它們被包裹在義大利南部阿爾塔穆拉市附近拉瑪倫加岩洞(Lamalunga cave)的岩石與一層方解石中。這些超過13萬年前的遺骨覆蓋著被稱為「岩洞爆米花」的方解石堆積。這副化石最早由阿爾塔穆拉洞穴學研究中心(Centro Altamurano Ricerche Speleologiche)的研究人員發現。THE SOPRINTENDENZA ARCHEOLOGIA, BELLE ARTI E PAESAGGIO FOR THE METROPOLITAN CITY OF BARI

    阿爾塔穆拉男子的頭骨和骨骼依然在將近30年前被發現的地方,它們被包裹在義大利南部阿爾塔穆拉市附近拉瑪倫加岩洞(Lamalunga cave)的岩石與一層方解石中。這些超過13萬年前的遺骨覆蓋著被稱為「岩洞爆米花」的方解石堆積。這副化石最早由阿爾塔穆拉洞穴學研究中心(Centro Altamurano Ricerche Speleologiche)的研究人員發現。THE SOPRINTENDENZA ARCHEOLOGIA, BELLE ARTI E PAESAGGIO FOR THE METROPOLITAN CITY OF BARI

  • 錫耶納大學(Università di Siena)的伊凡.馬丁尼(Ivan Martini)與文森佐.斯帕諾洛(Vincenzo Spagnolo)帶領團隊在義大利西海岸的卡拉迪聖堤(Cala dei Santi)進行發掘。尼安德塔人在距今5萬至4萬年前曾經居住在此地。

    錫耶納大學(Università di Siena)的伊凡.馬丁尼(Ivan Martini)與文森佐.斯帕諾洛(Vincenzo Spagnolo)帶領團隊在義大利西海岸的卡拉迪聖堤(Cala dei Santi)進行發掘。尼安德塔人在距今5萬至4萬年前曾經居住在此地。

  • 朝陽從義大利伸入地中海的阿真塔里奧海岬(Argentario Promontory)卡拉迪聖堤岩洞外升起。在大約5萬年前的更新世晚期,當時海水消退,應該可以從這裡看見尼安德塔人狩獵的平原。

    朝陽從義大利伸入地中海的阿真塔里奧海岬(Argentario Promontory)卡拉迪聖堤岩洞外升起。在大約5萬年前的更新世晚期,當時海水消退,應該可以從這裡看見尼安德塔人狩獵的平原。

1

近期有眾多發現揭露了新的尼安德塔人生活細節,而這九名顯然被鬣狗儲存於洞穴中的遺骸只是其中一例而已。

位於義大利阿爾塔穆拉(Altamura)的考古學博物館(Museo Archeologico)展有喚名「阿爾塔穆拉男子」(Altamura Man)的真人尺寸尼安德塔人矽膠塑像。這尊重建人像由古代藝術專家艾德里.肯尼斯與阿爾馮斯.肯尼斯(Adrie and Alfons Kennis)依據拉瑪倫加岩洞(Lamalunga Cave)出土的遺骨分析結果製成,這是已知最古老的尼安德塔人化石之一。THE DIREZIONE REGIONALE MUSEI PUGLIA - MUSEO NAZIONALE ARCHEOLOGICO OF ALTAMURA

位於義大利阿爾塔穆拉(Altamura)的考古學博物館(Museo Archeologico)展有喚名「阿爾塔穆拉男子」(Altamura Man)的真人尺寸尼安德塔人矽膠塑像。這尊重建人像由古代藝術專家艾德里.肯尼斯與阿爾馮斯.肯尼斯(Adrie and Alfons Kennis)依據拉瑪倫加岩洞(Lamalunga Cave)出土的遺骨分析結果製成,這是已知最古老的尼安德塔人化石之一。THE DIREZIONE REGIONALE MUSEI PUGLIA - MUSEO NAZIONALE ARCHEOLOGICO OF ALTAMURA

直到大約4萬年前,智人(Homo sapiens)還和我們已知關係最近的近親尼安德塔人(Homo neanderthalensis)共享地球。這些比現代人更加短小精壯的人族(hominin)成員居住於西歐到中亞之間的地區,且考古學發現顯示尼安德塔人相當聰敏機智。他們會製作石器、獵捕大型動物、用火、穿衣,且他們也有某些為象徵意義而做的行為,可能甚至會埋葬亡者。

即便他們如此有能,尼安德塔人在智人大批遷入歐洲以後迅速衰亡。科學家依然在爭論尼安德塔人滅絕的主因究竟是與智人之間的競爭或是外在環境變化。不過尼安德塔遺跡能夠幫助我們找到答案,並且更加了解我們的古老親戚。

人類學家喬治奧.曼齊(Giorgio Manzi)在羅馬的塞吉爾人類學博物館(Museo di Antropologia G. Sergi della Sapienza)檢視「薩科帕斯托一號」與「二號」(Saccopastore 1 and 2)尼安德塔人頭骨。和這些頭骨一起出土的還有石器以及大象、河馬與犀牛的骨頭,這些同時出土的器物都能佐證這批人類化石已有將近13萬年之久。

人類學家喬治奧.曼齊(Giorgio Manzi)在羅馬的塞吉爾人類學博物館(Museo di Antropologia G. Sergi della Sapienza)檢視「薩科帕斯托一號」與「二號」(Saccopastore 1 and 2)尼安德塔人頭骨。和這些頭骨一起出土的還有石器以及大象、河馬與犀牛的骨頭,這些同時出土的器物都能佐證這批人類化石已有將近13萬年之久。

以義大利為例,研究人員持續在尼安德塔人曾使用過的洞穴、遮蔽處,以及暫時營地發現關於他們新的生活細節。最近在羅馬南方海邊小鎮聖費利切-齊爾切奧(San Felice Circeo)附近的瓜塔利岩洞(Guattari Cave)中發現了可能是被斑鬣狗(spotted hyena)收集起來的尼安德塔人遺骸。鬣狗有在巢穴裡囤積骨頭的習慣,而這堆骨骸包含了七名尼安德塔男性、一名女性,以及一名年輕男孩,研究人員因此認為曾經有一整個尼安德塔社群居住在這個地區。

齊爾切奧峰海岬(Monte Circeo Promontory)滿佈海岸洞穴,例如佛賽隆尼(Fossellone,照片即為入口)、布以爾(Breuil),以及瓜塔利(Guattari)等洞穴都曾經出土過尼安德塔人的遺物。在10萬年至5萬年前,齊爾切奧峰被平原環繞,而最後的尼安德塔人其中的一部分就住在這裡。

齊爾切奧峰海岬(Monte Circeo Promontory)滿佈海岸洞穴,例如佛賽隆尼(Fossellone,照片即為入口)、布以爾(Breuil),以及瓜塔利(Guattari)等洞穴都曾經出土過尼安德塔人的遺物。在10萬年至5萬年前,齊爾切奧峰被平原環繞,而最後的尼安德塔人其中的一部分就住在這裡。

義大利的這個區域多山且多砂岩洞穴,能為古代人群提供合適的居所。這些洞穴可能被長期遊牧的人群當作季節變換時追蹤獵物的掩蔽處。

以前學者們仰賴尼安德塔人的骨頭與工具或武器的碎片來了解這些古老的人類親戚。然而現在專家們擁有各種複雜的工具可以用來在尼安德塔人的居所搜索關於他們生活的豐富情報,即便缺少居民的遺骸化石也依然辦得到。

2019年至2022年間於齊爾切奧峰瓜塔利岩洞進行的發掘將九名定年介在10萬至5萬7000年前的個體遺骸公諸於世。這項發掘計畫在弗朗西斯科.迪馬利奧(Francesco Di Mario)的帶領下由當地藝術與風景管理局下轄考古監督處(Soprintendenza Archeologia, Belle Arti e Paesaggio per le Province di Frosinone, Latina e Rieti)以及羅馬第二大學(Università di Roma Tor Vergata)執行。THE SOPRINTENDENZA ARCHEOLOGIA, BELLE ARTI E PAESAGGIO FOR THE METROPOLITAN CITY OF BARI

2019年至2022年間於齊爾切奧峰瓜塔利岩洞進行的發掘將九名定年介在10萬至5萬7000年前的個體遺骸公諸於世。這項發掘計畫在弗朗西斯科.迪馬利奧(Francesco Di Mario)的帶領下由當地藝術與風景管理局下轄考古監督處(Soprintendenza Archeologia, Belle Arti e Paesaggio per le Province di Frosinone, Latina e Rieti)以及羅馬第二大學(Università di Roma Tor Vergata)執行。THE SOPRINTENDENZA ARCHEOLOGIA, BELLE ARTI E PAESAGGIO FOR THE METROPOLITAN CITY OF BARI

阿爾塔穆拉男子的頭骨和骨骼依然在將近30年前被發現的地方,它們被包裹在義大利南部阿爾塔穆拉市附近拉瑪倫加岩洞(Lamalunga cave)的岩石與一層方解石中。這些超過13萬年前的遺骨覆蓋著被稱為「岩洞爆米花」的方解石堆積。這副化石最早由阿爾塔穆拉洞穴學研究中心(Centro Altamurano Ricerche Speleologiche)的研究人員發現。THE SOPRINTENDENZA ARCHEOLOGIA, BELLE ARTI E PAESAGGIO FOR THE METROPOLITAN CITY OF BARI

阿爾塔穆拉男子的頭骨和骨骼依然在將近30年前被發現的地方,它們被包裹在義大利南部阿爾塔穆拉市附近拉瑪倫加岩洞(Lamalunga cave)的岩石與一層方解石中。這些超過13萬年前的遺骨覆蓋著被稱為「岩洞爆米花」的方解石堆積。這副化石最早由阿爾塔穆拉洞穴學研究中心(Centro Altamurano Ricerche Speleologiche)的研究人員發現。THE SOPRINTENDENZA ARCHEOLOGIA, BELLE ARTI E PAESAGGIO FOR THE METROPOLITAN CITY OF BARI

隨著科技進步,研究尼安德塔人居住過的洞穴已經宛如進入充滿過往殘跡的廢棄房屋。近年最重要的幾項發現都來自於曾經被忽視的尼安德塔廢棄物。火堆的灰燼顯示他們用火,棄置的動物骨頭保存著屠宰技術的痕跡,而碎骨的形狀顯示尼安德塔人以繁複的工藝製造工具。經過化學定年的顏料甚至指向尼安德塔人會繪製洞穴壁畫。

尼安德塔人依然被謎團籠罩,例如他們多常執行具有象徵意義的行為,以及他們究竟為何殞落。然而隨著新的科學發現鉅細彌遺地揭露尼安德塔人的生活細節,我們正在以前所未有的程度了解我們的人類近親。

錫耶納大學(Università di Siena)的伊凡.馬丁尼(Ivan Martini)與文森佐.斯帕諾洛(Vincenzo Spagnolo)帶領團隊在義大利西海岸的卡拉迪聖堤(Cala dei Santi)進行發掘。尼安德塔人在距今5萬至4萬年前曾經居住在此地。

錫耶納大學(Università di Siena)的伊凡.馬丁尼(Ivan Martini)與文森佐.斯帕諾洛(Vincenzo Spagnolo)帶領團隊在義大利西海岸的卡拉迪聖堤(Cala dei Santi)進行發掘。尼安德塔人在距今5萬至4萬年前曾經居住在此地。

朝陽從義大利伸入地中海的阿真塔里奧海岬(Argentario Promontory)卡拉迪聖堤岩洞外升起。在大約5萬年前的更新世晚期,當時海水消退,應該可以從這裡看見尼安德塔人狩獵的平原。

朝陽從義大利伸入地中海的阿真塔里奧海岬(Argentario Promontory)卡拉迪聖堤岩洞外升起。在大約5萬年前的更新世晚期,當時海水消退,應該可以從這裡看見尼安德塔人狩獵的平原。

延伸閱讀:你的尼安德塔人DNA比想像中多 酸沼木乃伊的「最後一餐」,就是這麽樸實無華 

SEP. 2023

耶路撒冷穹頂之下

岩石圓頂是建築傑作也是第三大伊斯蘭聖地。如今,隱藏千年的祕密即將揭開。

耶路撒冷穹頂之下

熱門精選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