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Jun. 19 2020

首度拍到的照片顯示:這條鯊魚曾大戰深海巨型烏賊

1
  • 一條遠洋白鰭鯊(並非文中與烏賊相遇的那條)在巴哈馬的水域悠游。白鰭鯊通常在淺水域狩獵,讓這次的發現更引人入勝。PHOTOGRAPH BY BRIAN J. SKER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一條 2.1 公尺長的遠洋白鰭鯊身上帶有高爾夫球大小的吸盤痕跡,很有可能是一隻烏賊的觸手所留下的。有多種大型烏賊居住在太平洋深海處,包括巨烏賊。PHOTOGRAPH BY DERON VERBECK

一隻巨大的烏賊在一條於淺海生活的鯊魚的皮膚上留下了打鬥疤痕,揭露出深海中的全新關係。

一條遠洋白鰭鯊(並非文中與烏賊相遇的那條)在巴哈馬的水域悠游。白鰭鯊通常在淺水域狩獵,讓這次的發現更引人入勝。PHOTOGRAPH BY BRIAN J. SKER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一條遠洋白鰭鯊(並非文中與烏賊相遇的那條)在巴哈馬的水域悠游。白鰭鯊通常在淺水域狩獵,讓這次的發現更引人入勝。PHOTOGRAPH BY BRIAN J. SKER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在太平洋夏威夷海域的幽暗深處,有條鯊魚似乎曾經和巨烏賊(giant squid)打了一架──並且活了下來,讓科學家知道這件事。

這隻巨大頭足類動物的觸手在這條鯊魚──一條大約2公尺長的遠洋白鰭鯊皮膚上留下了高爾夫球大小的吸痕。

AD

ads-parallax

科學家們在一份新研究中表示,這是首次發現鯊魚和住在水深超過 305公尺的巨烏賊──或任何其它類似的巨大烏賊物種──互動的科學證據。

深海抹香鯨與巨型烏賊之間的史詩對決很有名,但在這張照片出現以前,沒有人有「一條鯊魚和一隻巨型烏賊」相遇的證據。

這一切都要從 2019 年的夏天說起,當時攝影師德隆・維爾貝克(Deron Verbeck)注意到一條在夏威夷科納(Kona)沿海出沒的鯊魚,牠的側面有白色圓點像鐵軌般排列的圖樣。維爾貝克知道科學家們會以疤痕辨認鯊魚,於是他拍下一些照片。

回到電腦前,他放大檢視那些圓點,並驚訝地發現它們是一系列的大型吸環圖案。

「我當時的反應是:哇靠!」維爾貝克說道。然後他將照片發布到臉書上。

一條 2.1 公尺長的遠洋白鰭鯊身上帶有高爾夫球大小的吸盤痕跡,很有可能是一隻烏賊的觸手所留下的。有多種大型烏賊居住在太平洋深海處,包括巨烏賊。PHOTOGRAPH BY DERON VERBECK

一條 2.1 公尺長的遠洋白鰭鯊身上帶有高爾夫球大小的吸盤痕跡,很有可能是一隻烏賊的觸手所留下的。有多種大型烏賊居住在太平洋深海處,包括巨烏賊。PHOTOGRAPH BY DERON VERBECK

亞尼斯・帕帕斯塔馬修(Yannis Papastamatiou)是邁阿密佛羅里達國際大學(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的一名鯊魚生態學家。在看到這張照片後,他立刻聯繫維爾貝克。

「他告訴我,把照片撤下網路!從來沒有人看過那樣的東西,」維爾貝克回憶道。

帕帕斯塔馬修和同事在6月初發表在《魚類生物學期刊》(Journal of Fish Biology)的一份研究中,描述了這次明顯的互動痕跡。他們無法肯定是哪種烏賊留下的疤痕──有不只一種烏賊大到足以留下那樣的痕跡──「但是,」帕帕斯塔馬修說:「牠一定是個滿大的東西。」

這樣的發現對於保育遠洋白鰭鯊特別有用。由於商業捕魚和魚翅買賣,遠洋白鰭鯊成了極危物種。例如,知道白鰭鯊可能會在較深的水域狩獵,能幫助科學家們建議政策制定者要保護海洋的哪些部份。

深淵中的未知決鬥

帕帕斯塔馬修提醒,要從單一張照片下結論是很困難的。「我最大的遺憾是我們永遠無法親眼目睹發生了什麼事。」他說。

這兩名掠食者可能是偶然相遇並爆發衝突。但是帕帕斯塔馬修推測,更有可能是鯊魚跟在烏賊後面,準備飽餐一頓。

↑↑↑↑↑NOAA科學家在美國海域首見巨烏賊

在食物方面,遠洋白鰭鯊不太挑剔,牠們會掠食各種不同的魚類以及比較小的烏賊種類。儘管白鰭鯊能夠潛到比較深的地方,牠們大多會在淺水處狩獵。

也有可能是烏賊開啟鬥爭的,但佛羅里達國際大學的生物學家、這份研究的共同作者海瑟・ 布雷肯-格里索姆(Heather Bracken-Grissom)說,她從沒聽說過烏賊會獵捕鯊魚。

「比較有可能是這隻烏賊被鯊魚攻擊,然後進行自我防衛。」她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說道。她還補充說明,根據留在鯊魚身上的吸盤痕跡看來,這隻烏賊的外套膜(mantle),也就是牠的身體至少長1公尺左右。(而牠的觸手則能讓牠的整體長度延伸到大約 8.2 公尺。)那些白圓點可能是比較小的吸盤痕跡,來自觸手較細窄的部份。

葛蕾絲・卡塞爾貝里(Grace Casselberry)是麻薩諸塞大學阿默斯特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一名海洋科學領域的博士候選人,她說她從未聽說過鯊魚和大型烏賊發生衝突,也沒看過鯊魚身上有吸盤痕跡。卡塞爾貝里並未參與這項研究。

雖然鯊魚身上帶有疤痕是很常見的事,「但通常不太能實際搞清楚是什麼造成眼前的疤痕,」她說:「僅透過皮膚上的痕跡就記錄下來這場互動真的非常酷。」

在「白鯊咖啡廳」的烏賊

這份研究或許還能揭開其它鯊魚的奧秘。

沙里・喬里(Shaili Johri)──加州史丹佛大學「霍普金斯海洋研究站」(Hopkins Marine Station of Stanford University)的一名博士後研究員,長久以來一直很納悶為什麼大白鯊要在海洋中一個明顯空曠、她和同事稱之為「白鯊咖啡廳」的地方聚集。

其中,他們提出了一個理論:大白鯊可能在那片深水處獵捕巨烏賊。

「這項關於遠洋白鰭鯊的發現非常重大,並且符合我們對於大白鯊的猜假設。」喬里說。

喬里補充,水樣品可能含有經過或在該地棲息過的生物所留下的痕跡,透過分析水樣品中的DNA,或許可以揭示有哪些種類的烏賊存在於海洋中的「白鯊咖啡廳」,並將這場推測衝突中的受害者(或肇事者)的可能範圍縮小。

這場鯊魚與烏賊的相遇,所彰顯的是:「海洋是如此的三維立體,」卡塞爾貝里說:「我們並不常思考占領不同深度海洋區域的物種是如何互動的。」

帕帕斯塔馬修補充表示,我們曾經認為住在淺海與深海生態系的動物,互相之間應該不太有接觸。但牠們其實可能有著過去不為人所知的關係。

這種海洋生物之間意料之外的相遇,能夠為海洋食物網的連結方式點亮一盞明燈──並對如何保護這些生物提供一些見解。

延伸閱讀:為什麼這張「終極鯊魚照片」會爆紅?這些鯊魚不但會走路,演化速度也很快!

OCT. 2020

顛覆恐龍世界

全球新種恐龍化石快速大量出土,翻轉你對古代野獸的五大認識:牠們的樣貌、如何孵化、成長、移動、社交

顛覆恐龍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