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Feb. 11 2020

這些鯊魚不但會走路,演化速度也很快!

1
  • 這隻在巴布亞紐幾內亞東部密爾恩灣(Milne Bay)珊瑚礁中找到的麥氏長尾鬚鯊(Hemiscyllium michaeli),是一種會走路的鯊魚。

  • 當走路鯊「行走」在潮池之間的時候,可以暫時離開水,這也讓牠們成為厲害的捕食者。PHOTOGRAPH BY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MARK V. ERDMANN

自2008年以來,已經發現了四種這類色彩繽紛卻備受忽略的珊瑚礁居民。

這隻在巴布亞紐幾內亞東部密爾恩灣(Milne Bay)珊瑚礁中找到的麥氏長尾鬚鯊(Hemiscyllium michaeli),是一種會走路的鯊魚。

這隻在巴布亞紐幾內亞東部密爾恩灣(Milne Bay)珊瑚礁中找到的麥氏長尾鬚鯊(Hemiscyllium michaeli),是一種會走路的鯊魚。

鯊魚優游在海洋中已有幾億年的歷史了。在這段期間裡,許多種鯊魚都沒什麼改變。但有些奇特的鯊魚卻還在演化──甚至學會了走路。快來認識這些會走路的鯊魚吧!

這些長約90公分的鯊魚生活在澳洲附近海域,而且,正如其名,牠們會用胸鰭和腹鰭緩慢行走在海床上──甚至還能在低潮時離水走在珊瑚礁上。

AD

ads-parallax

這樣的行動能力能讓這類鯊魚在不同潮池與珊瑚礁區間行動,捕食蝦、蟹和小魚,差不多是能找到什麼就吃什麼。

「潮水低時,牠們就成了珊瑚礁中的頂級捕食者,」澳洲布里斯班昆士蘭大學(University of Queensland)的學者克莉絲汀.道吉恩(Christine Dudgeon)說。

現在一項由國際團體合作的長期研究,指出從2008年以來又發現了四種會走路的鯊魚,也讓「走路鯊」的種類增加到九種。研究人員也在上周發表於《海洋與淡水研究》(Marine and Freshwater Research)期刊的文章中,證實了這些物種全都是在過去900萬年中演化出來的。

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Florida)的佛羅里達鯊魚研究計畫主任蓋文.奈勒(Gavin Naylor)說,這是非常不尋常的事。因為大部分鯊魚的演化速度都很慢。像是生活在深海中的六鰓鯊(sixgill shark),「簡直就像是凍結在往日時光中,」奈勒說。「1億8000萬年前就有齒長得一模一樣的鯊魚了。」

↑↑↑↑↑印尼發現會走路的新種鯊魚

但這些原生於澳洲、巴布亞紐幾內亞和印尼東部熱帶水域的走路鯊似乎還在繼續演化。

「這可能是全世界還有鯊魚在繼續種化的一個地方,」奈勒說。研究這些動物,能協助研究人員更深入了解牠們,還有為什麼「有些鯊魚改變了,有些卻維持原貌,」他補充說。

回到過去

約在4億年前,鯊魚與其他有頷脊椎動物的祖先分開了,各自獨立演化。到了今天,只有約1200種鯊和魟繼續存活下來。這些動物大部分都演化得非常慢、繁衍得也很慢,而且壽命又很長。奈勒解釋。

在其他狀況下,這樣的特徵組合可能會讓某種動物適應力較差,也更容易滅絕,因為,在許多例子中,想要克服不斷改變的環境、存活下來,持續演化是一定要的。

舉例來說,你大可以說「這些生物應該要滅絕的,」,奈勒說。「演化的速度這麼慢,怎麼能存在這麼久啊?」

但很顯然的,鯊魚並沒有滅絕──而且還好生興旺,在鯊魚統御海洋的年代中,比其他那些來了又走的海洋生物都存在得更久。儘管面對著不斷變動的海洋,但牠們似乎已經找到了有效的方案。

當走路鯊「行走」在潮池之間的時候,可以暫時離開水,這也讓牠們成為厲害的捕食者。PHOTOGRAPH BY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MARK V. ERDMANN

當走路鯊「行走」在潮池之間的時候,可以暫時離開水,這也讓牠們成為厲害的捕食者。PHOTOGRAPH BY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MARK V. ERDMANN

奈勒說,走路鯊棲息的豐饒珊瑚礁在最近的地質時代中是多變的,會隨著海平面的升降、洋流的改道、珊瑚礁的興亡、氣溫的變化而持續不斷變動。這樣的動態可能就是驅使這些鯊魚快速演化與分化的原因。

「這就是鯊魚版的加拉巴哥群島,可以看到鯊魚的演化在眼前發生。」

此外,這些動物還是「宅鯊」,道吉恩解釋,牠們會在珊瑚礁中產卵,也不會遠離出生的地方。這樣無法容許基因大幅流動──而那些似乎可以克服的障礙,像是小範圍的深水域──提供了足夠的區隔,讓這些鯊魚在不同的地方獨立演化。

罕為人知的步行者

直到2008年,科學家都還相信只有五種會走路的鯊魚,也就是又名肩章鯊(epaulette sharks)的這一群。這些動物雖然大多具備類似的身體構造,卻有不同的色彩與斑紋。新研究中更仔細的遺傳分析也證實,牠們其實分屬九個不同物種,也找到了每個物種在過去不久之前分歧的時間點。

道吉恩和西澳博物館的傑立.艾倫(Gerry Allen)、保護國際(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的馬克.厄德曼(Mark Erdmann)合作採集該地區鯊魚的DNA樣本,在不傷害動物的狀況下從魚鰭上採下一小片組織。他們也從博物館的標本上採樣本,再把這些樣本拿到奈勒的實驗室做定序及分析,在比較之後畫出演化樹,也就是長尾鬚鯊屬(Hemiscyllium)這些走路鯊的遺傳圖譜。

跟大部分的鯊魚一樣,牠們也面對了過度捕撈與觀賞魚產業的威脅。有些分布僅限於相對來說較小區域的種類,也因此是最脆弱的,道吉恩說。

因為其中有好幾個物種都是最近才被仔細描述,也沒什麼深入研究,所以資料相對缺乏;在九個已知物種中,只有三種有列在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瀕危物種紅皮書中,幸好,沒有任何一種被認為是受威脅或瀕危,但在某些情況下,「我們真的就是不清楚牠們的狀況到底如何,」道吉恩說。

「這些物種真的備受忽視呢。」她補充說。

 

延伸閱讀:101動物教室:鯊魚 / 為什麼這張「終極鯊魚照片」會爆紅?

FEB. 2020

最後一艘奴隸船

1860年,克羅蒂德號成為最後一艘抵達美國海岸的奴隸船。這是船上108人以及他們後代的故事。

最後一艘奴隸船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