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Apr. 05 2020

如何面對居家隔離生活?來聽聽太空人的專業建議!

1
  • 美國航太總署太空人克里斯.卡西迪在國際太空站凝視著穹頂外的景色。他在2013年8月登上這個繞行地球的軌道實驗室,擔任遠征36(Expedition 36)任務的飛行工程師, PHOTOGRAPH BY NASA

太空人克里斯.卡西迪(Chris Cassidy)將在國際太空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待上六個月的時間,該如何在狹小空間度過漫漫長日?他可是專家呢!

克里斯.卡西迪即將進行隔離檢疫──對即將發射前往國際太空站的美國航太總署(NASA)太空人來說,這不過是例行公事罷了。不管是否有疫情大流行,這些美國航太總署的太空人都會在發射前被隔離兩個星期,以確保他們不會把任何病菌帶到國際太空站上,美國航太總署將這個措施稱為「健康穩定」(health stabilization)。美國航太總署還表示,為了以防萬一,正考慮讓卡西迪和其他機組員在飛行前進行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檢驗。

前海豹部隊(SEAL)的美國海軍上尉卡西迪將在4月9日,與俄羅斯太空人阿納托利.伊凡尼辛(Anatoli Ivanishin)和伊萬.瓦格納(Ivan Vagner)一起乘坐俄羅斯的聯合號(Soyuz)火箭,發射前往國際太空站。這是卡西迪指揮的遠征63(Expedition 36)任務的一部分,三人將在太空站上共同生活和工作達六個月之久。這也是卡西迪的第三趟太空之旅,他曾於2009年進行太空梭飛行和2013年停留國際太空站期間,在地球軌道上航行了182天。

卡西迪正在俄羅斯星城(Star City)進行發射前的準備工作,他在電話採訪中與我們聊到即將執行的任務,還有像COVID-19大流行這樣的事件,會如何影響他的地球軌道實驗室任務。(本訪談為因應篇幅和清晰性,經編輯處理。)

這是您在2013年之後第一次回到國際太空站,當您回去時,您最期待的是什麼呢?

我真的很期待看到熟悉的面孔──飄浮穿過艙門,看到安德魯和潔西卡【美國航太總署的太空人安德魯.摩根(Andrew Morgan)和潔西卡.梅爾(Jessica Meir)】,並給他們一個大大的擁抱,那會是個美好的時刻。如果您在電視上看到那些情緒──微笑和大笑──那都是真實的。我們是一起工作的朋友、同事,但我們也是共同經歷超酷事物的人類。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在最初的幾個小時裡,體驗這一切。

當然,欣賞窗外的景色總是讓人目眩神迷,但我們(在摩根和梅爾回到地球之前)的交接時間有限,所以我只想在那個星期盡量吸取他們的經驗,畢竟過幾天後他們就會離開了。

考慮到COVID-19的大流行,我不得不說現在準備發射是個相當不尋常的時間點。這給您和您的同事帶來了哪些挑戰?

有趣的是,其實發射前的準備工作並沒有什麼不同,我們機組員的檢疫工作與我先前習慣的檢疫工作非常類似。真正奇怪的地方是其他人也都處於隔離檢疫的狀態。要保持「社交疏離」(social distancing)這樣的概念不僅僅是我們三位機組員的事,而是每個人都得如此。

另一部分就沒那麼操作性,而是比較偏向支援性質。我們得要檢視所有參與發射人員的不確定因素:朋友、家人、美國航太總署的支援人員。這些事情全都瞬息萬變,我敢肯定,您的生活在過去的七天一定也是如此充滿變化。

保持社交疏離的政策首度讓許多人得在家工作。國際太空站可以說是在地球上、或著說是地球附近最極端的在家工作環境。關於這點,你對大家有什麼建議嗎?

(大笑)好吧,我認為規律作息是最重要的。在國際太空站時我們別無選擇,任務控制人員會告訴我們在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但是我在軍事部署時也有這樣的經驗。有時候,在我們海軍的軍事部署行動中會有些空檔,我們發現讓大家保持某種正常的規律作息,確實會比較健康。

如果每個人都很懶散,睡到11點才起床,也不梳頭髮或刷牙,那麼您不但看起來很糟,而且感覺也會很糟,更會陷入絕望之中。因此,我建議大家的最基本原則,就是要依照週一至週五的規律作息生活。

根據目前的計畫,您要在國際太空站上頭待到10月,您有什麼想法呢?您會怎麼處理與地表事物的分離呢?

很有可能的情況是我會在10月時回到地球,希望老天保佑,COVID-19的大流行到時候已經結束,大家將開始嘗試恢復正常的生活,就像911事件之後的幾個月一樣。這得要花一些時間,但最後生活會恢復到接近正常的狀態,或是另一種新定義的正常。

我會在太空站上度過整個春天和夏天,這對我來說真的很有趣。當然,我一定會非常忙碌。我大部分的時間會獨自待在太空站上,並期待迎接SpaceX載人飛龍號(Crew Dragon)任務把我的同事──道格.赫爾利(Doug Hurley)和鮑伯.貝肯(Bob Behnken)帶到太空站來。因此我會處在行程滿檔的狀態,我的心思也會全力投入,但我仍然還是會與家人、親人和朋友聊天、交流和發送電子郵件,我會間接地透過他們參與地球上的生活。

我當然不會與地球上的生活斷絕關係,然後認為,哦,這不關我的事。這當然與我有關,因為我的家人就在這裡生活著,我的朋友和同事,也都即時的經歷地球上的一切事物。

 

延伸閱讀: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的治療現況,科學家怎麼說? / 野生動物也懂靠保持社交距離防疫

ad970250
MAY. 2020

昆蟲都去哪兒了

昆蟲很古老。在四億多年前牠們定居陸地。歷史上的滅絕率很低,卻在人類世遇上危機。

昆蟲都去哪兒了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