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Feb. 14 2020

新型冠狀病毒如何與流感、伊波拉病毒及其他重大疫情進行比較

1
  • 新型冠狀病毒如何與流感、伊波拉病毒及其他重大疫情進行比較

將疾病相互權衡是一種複雜的計算方法,本文的圖表為你解釋原因。

源自中國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已經席捲全球。截至發稿時間為止,感染人數大約是6萬4413人。不過,有個持續存在的問題已滲進大眾的意識裡:這種新型病毒恐慌是不是比其他感染性疾病更加危險呢?

每一次重大疫情都會產生這種內心的疑問,而且理由也很充分。衛生部門官員與平民百姓會根據疫情對大眾的普遍風險,來排定他們的優先事項。世界衛生組織(WHO)於本週宣布,他們計畫發放6.75億美元來防堵僅僅一個月之久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相比之下,該組織目前只向國際夥伴籌集了上述金額的三分之一,來對抗自2018年8月起就持續在中非肆虐的伊波拉疫情。

AD

ads-parallax

若要將這些疾病相互比較,就需要一種複雜的計算方法。這種方法會權衡各種因素,例如傳染性、嚴重性、致命性與封城所帶來的社經影響。

即使是單純比較死亡率,都可能難以判斷出哪種疾病是傳染力最強的敵人。舉例來說,流行性感冒──不論是季節性流感或是H1N1這種新興病毒株──都可能感染數百萬人,但它造成的死亡卻只占相對較低的比例,大約0.1%。冠狀病毒大流行──包括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感染症(MERS)與來自中國的新型冠狀病毒──都遠遠更加嚴重。SARS造成10%左右的病例死亡,但它只有約8000個確診的感染病例。

目前新型冠狀病毒的已知感染人數已經遠超SARS,而且它的病例死亡比例是2.3%:事實上,新型冠狀病毒目前的致死率是流感的23倍。有些科學家主張這種新病毒會很快消失──但這樣的現象並未發生在MERS上,該疾病自2012年起就一直在中東蔓延。

因此,大眾所擔憂的是如果新型冠狀病毒感染了數百萬人,就會帶來極大傷害。目前也沒有專門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治療方法,不像流感有疫苗可用,這又更加重大眾的擔憂。世界衛生組織的公共衛生緊急計畫(Health Emergencies Program)技術領導人瑪麗亞.范科霍芙(Maria Van Kerkhove)是曾處理過MERS危機的傳染病流行病學家。她在記者會上補充說,有一種稱為洛匹那韋-利托那韋(lopinavir/ritonavir)的抗病毒療法,其人體試驗有望在一個月內完成。這種藥物組合在過去已用於對抗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

與此同時,現在還無法斷言新型冠狀病毒可能會傳播多遠。這就是為什麼隔離檢疫及限制感染人員的行動會受到大力重視。

雖然隔離檢疫可能看似嚴厲又過時,但它依然是最重要的控制疫情方法之一。世界衛生組織認為,檢疫與隔離措施是最終控制住SARS疫情的原因。而鑒於流感等冠狀病毒會透過密切接觸及短距離來傳播,所以分隔措施在某種程度上是合理的。

隔離檢疫的類型也決定其價值。研究顯示,醫院隔離可能具有成本效益,但居家隔離、社會隔離與旅遊限制卻會因為干擾貿易而付出巨大代價,即使對中低收入國家而言也一樣。根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中國在2009年H1N1疫情期間損失了550億美元的產值,而在SARS疫情期間則損失了400億美元。那些比較嚴厲的感染控制方式也讓人難以評估疾病負擔及整體後果,例如若是民眾不能去醫院就診的後果。

范科霍芙列出了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優先項目,她強調要預防人與人之間的傳播,並早期發現及隔離病患。她補充說,目前的照護標準取決於個別病例的嚴重程度,但最嚴重的病例需要在醫院接受完善的治療,例如供氧、機械通氣、急救復甦術。

「有關臨床處置的全球群體將開會討論研究需求,以便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病患提供更好的照顧。」范科霍芙談到一場排定於下週進行的會議時說道:「世界衛生組織與夥伴合作、與你們所有人合作都是很重要的,這樣才能確保提出醫院層級的完善照護標準。」

資料來源:世界衛生組織、美國疾病管制中心、泛美衛生組織

 

延伸閱讀:「我等不及要再次抱抱我的孩子了」:武漢隔離區內的生活 / 冠狀病毒在飛機上如何傳播──最安全的座位又在哪裡?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