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Mar. 24 2020

科學家警告 COVID-19只是開端 更多新興傳染病將因環境破壞而起

1
  • 美國哈茨菲爾德-傑克遜亞特蘭大國際機場,旅客為了防疫戴上口罩。照片來源:Chad Davis(CC BY-SA 2.0)

  • COVID-19蔓延下,義大利米蘭街上變得冷清。照片來源:Alberto Trentanni(CC BY-NC-ND 2.0)

環境科學家警告,如果我們繼續忽視傳染病和環境破壞之間的關係,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之後還會有更多大流行的傳染病。

英國《獨立報》(Independent)報導,國家地理學會Campaign For Nature成員、海洋生態學家安立克.薩拉(Enric Sala)博士表示:「我絕對確信,如果我們繼續破壞環境、毀林、捕捉野生動物當寵物、食物和藥物,那麼將來還會有更多這樣的疾病。」

依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目前(2020年3月24日)COVID-19的死亡人數累計來到1萬6574例、確診人數38萬2108例。

AD

ads-parallax
美國哈茨菲爾德-傑克遜亞特蘭大國際機場,旅客為了防疫戴上口罩。照片來源:Chad Davis(CC BY-SA 2.0)

美國哈茨菲爾德-傑克遜亞特蘭大國際機場,旅客為了防疫戴上口罩。照片來源:Chad Davis(CC BY-SA 2.0)

生物多樣性中存在著特殊病毒 開發是陌生病毒入侵人類並肆虐的機會

COVID-19最初是2019年12月從中國武漢銷售農產品、海鮮和活體動物的華南海鮮市場傳出,不過尚未證實。根據《自然》(Nature)期刊,中國的研究人員認為穿山甲很可能是COVID-19的來源。此後,中國發布了野生動物消費和養殖禁令,並關閉野生動物市場。

然而,環境人士在更宏觀的議題上提出警告:人類肆意破壞多樣的生態系,使我們與野生動物的距離比以往都更加緊密。

2012年的暢銷書《下一場人類大瘟疫:跨物種傳染病侵襲人類的致命接觸》的作者大衛.逵曼(David Quammen),在研究伊波拉病毒時對傳染病產生興趣,並從那時起就不斷警告人們有大流行的風險。

逵曼表示:「高度多樣的生態系有許多野生動物、植物、真菌和細菌。整個生物多樣性中都存在特殊的病毒。」

「當我們砍伐熱帶森林以建造村莊、木材和採礦聚落,殺死或獵捕野生動物當食物時,就會讓自己暴露在病毒環境中。」逵曼說,「就像拆毀舊穀倉時會塵土飛揚,破壞熱帶森林時,病毒也會逸出。這些破壞活動都是陌生病毒入侵人類並肆虐的機會。」

「人類入侵野生生物棲地,使人們更接近野生動物。」哈佛大學環境衛生部首席研究科學家、星球健康聯盟主任塞繆爾.邁爾斯(Samuel Myers)博士說,「我們知道,其他動物是巨大的病原體庫,有許多病原體我們還沒有接觸過。」

管制、教育有助於減緩蟲媒傳染病風險 政府也必須介入保護環境

世衛組織表示,蟲媒傳染病(來自活的生物,可以人傳人或動物傳人的傳染性疾病)占所有傳染性疾病的17%以上,每年造成70多萬例死亡。

長久以來,蟲媒傳染病越來越多。根據《自然》期刊上的一項研究,1950年代出現了大約30種新的傳染病。到1980年代,這個數字增加了三倍以上。愛滋病、伊波拉、SARS、MERS和茲卡都是知名的人畜共通傳染病。

「據信,野味是愛滋病和伊波拉病毒的來源。MERS和SARS則源自活體動物傳統市場。」邁爾斯博士說,「像武漢的活體市場,有大量的野生動物被關在籠子裡,動物之間和與人類的距離都是極度不自然的狀態。」

邁爾斯博士表示,「這是人類入侵自然界加上全球化的結果。一旦病原體從動物傳到人類身上,就有能力透過飛航旅行迅速在全球傳播。」

管制和教育食用野生動物的危險性有助於減緩這樣的風險。「全世界有許多人依賴捕食野生動物獲得蛋白質,我不想將它妖魔化為中國人的惡習。」逵曼說,「許多人渴望從自然中取得資源,我們將自然界切割地支離破碎,使自己成為病毒攻擊的目標。」

「對於那些依賴獵取自然資源來維持日常生活的人們,我們必須讓他們有其他選擇。」薩拉博士說,「政府必須介入保護環境,制定規範或禁止野生動植物貿易的政策,企業也能協助。全球生產的糧食可以養活100億人口,但其中三分之一被我們浪費掉。」

COVID-19蔓延下,義大利米蘭街上變得冷清。照片來源:Alberto Trentanni(CC BY-NC-ND 2.0)

COVID-19蔓延下,義大利米蘭街上變得冷清。照片來源:Alberto Trentanni(CC BY-NC-ND 2.0)

專家警告:隨著開發、人口增長 傳染病大流行遲早會再發生

因應氣候變遷也是關鍵工作,氣溫上升為疾病的傳播創造了更適合的條件。邁爾斯說:「現在高緯度和高海拔地區都出現了瘧疾,像肯亞高原,當地氣溫現在是前所未有的高。」

邁爾斯指出,大自然崩壞的影響遠不止傳染病的爆發,「我們生產的糧食的質與量也受影響;心臟病、癌症和呼吸道疾病等非傳染性疾病、心理健康問題,還有人群流離失所和衝突。」

專家警告,隨著生物多樣性流失和全球人口預計2050年來到97億,下一次傳染病大流行只是早晚的問題。

逵曼表示:「如果我們控制住COVID-19,是可以為人類的心智感到高興。但慶祝五分鐘後,我們就該為下一個做準備了。」

人們必須了解人類健康與生態保育之間的關係。薩拉博士也說:「這兩者之間並非毫無關聯。沒有健全的生態系統,人類健康就無法永續。過去20年經歷的這些傳染病就是最好的證明。」

「保持自然環境完整、禁止狩獵和交易野生動植物,包括許多受脅物種,不僅是確實可行,對人類健康和經濟也有益。」薩拉博士表示,「對於政府和決策者來說,可以確定的是,保護大自然界是最有效益的投資。」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林大利 審校

參考資料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網站,內容由許多專家學者及民間環團,提供國內外環境教育與環保資訊;主題涵蓋全球變遷、溫室氣體控制、環保生活、環境汙染防治、生態保育、能源節約與能源效率、綠建築等各面向。期許能替沒有選票的山林、濕地、海洋、土地發聲。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