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填資料抽理想大地住宿券、膠囊咖啡機、全背熱敷舒毛墊等好禮

Feb. 21 2020

犯罪網絡的擴張,讓穿山甲非法貿易持續增加

1
  • 港海關於2019年1月查獲自奈及利亞走私總計9公噸左右的穿山甲鱗片,圖中的袋子僅是其中的冰山一角。從2016到2019年,查獲的走私穿山甲鱗片有超過半數來自奈及利亞。PHOTOGRAPH BY ANTHONY WALLACE, AFP/GETTY

  • 一名越南婦女向傳統醫學執業者諮詢穿山甲鱗片的用法。PHOTOGRAPH BY BRENT STIRTO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曾經主要瞄準象牙的走私網絡,逐漸將目標轉向穿山甲。

港海關於2019年1月查獲自奈及利亞走私總計9公噸左右的穿山甲鱗片,圖中的袋子僅是其中的冰山一角。從2016到2019年,查獲的走私穿山甲鱗片有超過半數來自奈及利亞。PHOTOGRAPH BY ANTHONY WALLACE, AFP/GETTY

港海關於2019年1月查獲自奈及利亞走私總計9公噸左右的穿山甲鱗片,圖中的袋子僅是其中的冰山一角。從2016到2019年,查獲的走私穿山甲鱗片有超過半數來自奈及利亞。PHOTOGRAPH BY ANTHONY WALLACE, AFP/GETTY

亞洲與非洲素有以穿山甲入菜、入藥的習俗。這些鱗片過去主要是在中國與越南用於治療各種疾病,然而近年來,人們不分國界地對穿山甲鱗片的需求大增。儘管自2017年起,針對全球八種穿山甲的貿易禁令已經實施,但至今從非洲走私到亞州的數量仍居高不下。新出爐的報告證實這些非法貿易不僅不減反增,且原先主要處理非洲象象牙的跨國犯罪組織,正把目標轉向穿山甲。

野生動植物正義委員會(Wildlife Justice Commission)的情資主管莎拉.斯通納(Sarah Stoner)說:「和過去相比,穿山甲貿易的規模大了非常多。」該跨國基金會旨在終結並協助瓦解野生動物非法貿易,同時也是本次報告的主要作者。「規模和過去是完全不同的級別。」

穿山甲在近日登上新聞頭條,原因出自華南農業大學的研究人員表示,牠們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的中間宿主。儘管該研究報告未正式發表,穿山甲也還沒證實是病毒感染人類的跳板,但這項可能的理論,依舊促使了中國及越南對其穿山甲的消耗量與大規模非法貿易的審查變得更嚴格。

↑↑↑↑↑奈及利亞的穿山甲英雄
穿山甲是世上販運量最大的哺乳動物之一。隨著亞洲四種穿山甲數量銳減,盜獵者開始轉向非洲種類來滿足市場需求。這支短片將介紹幾名勇敢捍衛穿山甲的奈及利亞保育人士與他們拯救穿山甲的故事。

從2016年到2019年,為了取得各國政府在機場與海港查獲穿山甲鱗片的報告,斯通納與同事梳理了包含媒體報導在內的開放紀錄。鑒於大件的貨運較有可能涉及組織犯罪,研究團隊將分析範圍限於500公斤以上的緝獲紀錄。過去四年來,他們記下了52起案件,代表有超過231公噸的穿山甲鱗片被查獲。由於不同種穿山甲的體型與重量都不相同,且多數的貨運均未按物種標示,因此調查人員無法判斷這231公噸的鱗片代表了多少隻穿山甲,但認為至少數以萬計。這些案件中有三分之二是在過去兩年內查獲,每件貨運的平均重量從2016年的2.4公噸上升到2019年的6.8公噸。

斯通納強調,這些數據僅是整體貿易量的冰山一角,「這些資料的蒐集方法不一,」她說:「我們必須某國有落實查緝、有回報這件事,查緝紀錄還要公開,並且不能有語言障礙。」

斯通納的團隊還發現,同時載著象牙與穿山甲鱗片的貨運數量,在2017到2018年間增長了一倍,體積則上升了三倍。由於象牙的價格在2018年中國頒布國內象牙貿易禁令後暴跌,斯通納懷疑原先以象牙為主的野生動物罪犯,現在為了維持利潤拓展了穿山甲鱗片市場。「過去象牙占的比例高,穿山甲鱗片僅占了少部分,但這個情況已經完全翻轉。」斯通納說:「如今象牙的數量少,反倒是有大量的穿山甲鱗片。」

野生動植物正義委員會確定,共有27個國家與地區涉及穿山甲鱗片貨運的來源、轉運與目的地,特別是中國、香港、越南、新加坡、奈及利亞以及剛果等六處,占了整體走私的94%。這也證實了先前的推測,即在亞州的穿山甲族群因盜獵而下跌後,貿易的供應來源已經大幅移往非洲。

研究團隊發現,光奈及利亞就占了2016至2019緝獲量的55%,已然成為全球穿山甲鱗片的出口樞紐。在需求層面,中國直到2018年被越南超越前,都是最主要的貿易目的地。奈及利亞與越南間的犯罪網絡聯繫似乎也日益增強,2018年5月兩國首次出現直達的貿易線,並持續至今。

「野生動物貿易無疑是項全球化且動態的過程,」並未參與此次報告的英國牛津布魯克斯大學的野生動物貿易學者,文森特.尼曼(Vincent Nijman)說:「全球化在當今意味著你的貿易夥伴,可以是生活在世界另一端的人。」

尼曼補充道,除非人們對穿山甲及其身上部位的需求減少,否則只要利潤仍在,走私者仍會找到方法來滿足這些需求。

穿山甲鱗片的藥用

穿山甲的鱗片與身體部位是近500帖傳統中藥的成分之一,這些藥方的歷史有許多都可以追溯到數百年以前。穿山甲鱗片的用途非常廣,從改善食慾、治療潰傷和皮膚感染、女性不孕,乃至促進泌乳。它的主要成分為角蛋白,這也是構成我們頭髮與指甲的物質,儘管目前還沒有確實的科學證據證實其功效,許多人仍相信這些藥方,並可能是獲益於安慰劑效應。

一名越南婦女向傳統醫學執業者諮詢穿山甲鱗片的用法。PHOTOGRAPH BY BRENT STIRTO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一名越南婦女向傳統醫學執業者諮詢穿山甲鱗片的用法。PHOTOGRAPH BY BRENT STIRTO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根據野生動植物正義委員會的調查結果,越南是現在最大的穿山甲輸入國。不論是宰殺、走私、運輸、貿易、倉儲或是銷售穿山甲,包括用於醫藥等,在越南都是違法的。罰則不一,但最高可處15年徒刑或64萬5000美元的罰款。

穿山甲在中國也受到嚴格保護,政府僅允許特定診所和醫院以醫療用途販售醫穿山甲鱗片。根據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的線上資料庫,截至2016年止仍有約有200家製藥公司允許生產超過60種含穿山甲鱗片的產品。儘管官方聲明醫藥用穿山甲鱗片源自於政府的庫存配給,但中國從未說明國家庫存的來源及數量。正如野生動植物正義委員會報導所報告的,醫藥體系很可能被用來將非法取得的非洲穿山甲鱗片,洗入中國合法的國內市場。

中國政府去年8月公告的決策,可能降低穿山甲鱗片的市場需求,從今年1月起,中國的國家保險系統不再納入含穿山甲成分的藥物。此外,中國近來也採取一系列打擊穿山甲非法貿易的措施,如在去年12月,中國當局在為期一年的調查後,於浙江省溫州市緝獲一批來自奈及利亞超過25公噸的穿山甲鱗片,並拘留了18名嫌疑犯。

「當局所為這種長期、資源密集式的調查,樹立了該如何解決這類問題的典範。」斯通納說:「中國確實做得不錯,我們需要在奈及利亞、越南、香港與新加坡等地也有更多這樣的投入。」

如今,穿山甲可能是冠狀病毒媒介的發想,可能會進一步抑制市場需求。「這也許會是整起故事非常有趣的轉捩點,希望能看到更多數據支持。尼曼說:「如果這是真的,我會祈求這件事會改善穿山甲的處境,而不是讓事情變得更糟。」

延伸閱讀:新型冠狀病毒會對身體造成什麼影響?全球走私排行榜第一名的哺乳類動物:穿山甲

ad970250
MAY. 2020

昆蟲都去哪兒了

昆蟲很古老。在四億多年前牠們定居陸地。歷史上的滅絕率很低,卻在人類世遇上危機。

昆蟲都去哪兒了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