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Apr. 26 2022

這條加拿大河流現在在法律上是個「人」了,而且還不是唯一的特例

  • 近年來,許多河流──包括流經南美洲好幾個國家的亞馬遜河(見圖)──都已經獲得了法律上的權利,以便給它們更實質的保護。PHOTOGRAPH BY MARCIA KEBBO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近年來,許多河流──包括流經南美洲好幾個國家的亞馬遜河(見圖)──都已經獲得了法律上的權利,以便給它們更實質的保護。PHOTOGRAPH BY MARCIA KEBBO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這名男子在教兒子如何在紐西蘭的旺加努伊河邊捉鰻魚。對毛利人而言,這條河向來擁有神聖的地位,他們認為這條河是「圖普納」,也就是祖先。PHOTOGRAPHS BY MATHIAS SVOLD,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這名男子在教兒子如何在紐西蘭的旺加努伊河邊捉鰻魚。對毛利人而言,這條河向來擁有神聖的地位,他們認為這條河是「圖普納」,也就是祖先。PHOTOGRAPHS BY MATHIAS SVOLD,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毛利青少年划著獨木舟,沿著旺加努伊河順流而下。原住民帶領的生態旅遊可以建立旅客對原住民文化的理解,同時也賦予原住民與自己祖傳土地重新連結的能力。PHOTOGRAPHS BY MATHIAS SVOLD,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毛利青少年划著獨木舟,沿著旺加努伊河順流而下。原住民帶領的生態旅遊可以建立旅客對原住民文化的理解,同時也賦予原住民與自己祖傳土地重新連結的能力。PHOTOGRAPHS BY MATHIAS SVOLD,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這條加拿大河流現在在法律上是個「人」了,而且還不是唯一的特例

    這條加拿大河流現在在法律上是個「人」了,而且還不是唯一的特例

1

從克拉瑪斯河到亞馬遜河,全球原住民致力於保護他們的聖河,而賦予這些河流法律權力就是他們努力的方向之一。

近年來,許多河流──包括流經南美洲好幾個國家的亞馬遜河(見圖)──都已經獲得了法律上的權利,以便給它們更實質的保護。PHOTOGRAPH BY MARCIA KEBBO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近年來,許多河流──包括流經南美洲好幾個國家的亞馬遜河(見圖)──都已經獲得了法律上的權利,以便給它們更實質的保護。PHOTOGRAPH BY MARCIA KEBBO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轟隆奔騰的急流,蜿蜒流過魁北克北岸區未經開發的北方寒帶林,喜鵲河(Magpie River)以急流泛舟聞名全球。但這些旅客可能並不知道,喜鵲河不久前才成為加拿大第一條獲得法律人格地位(legal personhood)的河。

這條長193公里的河流,對因紐第一民族(Innu First Nation)來說具有神聖地位,他們稱這條河為「木圖賀考希普」(Mutuhekau Shipu)。他們依賴這條河,好多世紀以來,這條河一直是他們的交通要道、食物來源,也是天然藥房。但最近這些年,這條河卻受到興築水力發電水壩的威脅,而築壩對環境和社會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其實通常是大於可更新資源能帶來的任何好處。

為保護這處自然地標,艾昆尼榭因紐議會(Innu Council of Ekuanitshit)和明格尼地區自治縣(Minganie Regional County Municipality)在2021年宣布木圖賀考‧希普是法人(legal person,亦譯為權利主體)。現在這條河流擁有九項權利,包括流動、維護生態多樣性、不受汙染、控訴等權利。

這雖然是加拿大首見,卻也是一項由原住民主導的全球性行動的一部分,呼應的是自然權利運動,這項運動旨在為自然地景提供實質的保護。近年來,已經有許多河流──從紐西蘭的旺加努伊河(Whanganui River)到美國的克拉馬斯河(Klamath River)都被賦予了人格地位。2018年,哥倫比亞最高法院也賦予亞馬遜河(Amazon River)──全球最長的河流──法律權利。

這名男子在教兒子如何在紐西蘭的旺加努伊河邊捉鰻魚。對毛利人而言,這條河向來擁有神聖的地位,他們認為這條河是「圖普納」,也就是祖先。PHOTOGRAPHS BY MATHIAS SVOLD,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這名男子在教兒子如何在紐西蘭的旺加努伊河邊捉鰻魚。對毛利人而言,這條河向來擁有神聖的地位,他們認為這條河是「圖普納」,也就是祖先。PHOTOGRAPHS BY MATHIAS SVOLD,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毛利青少年划著獨木舟,沿著旺加努伊河順流而下。原住民帶領的生態旅遊可以建立旅客對原住民文化的理解,同時也賦予原住民與自己祖傳土地重新連結的能力。PHOTOGRAPHS BY MATHIAS SVOLD,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毛利青少年划著獨木舟,沿著旺加努伊河順流而下。原住民帶領的生態旅遊可以建立旅客對原住民文化的理解,同時也賦予原住民與自己祖傳土地重新連結的能力。PHOTOGRAPHS BY MATHIAS SVOLD,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像喜鵲河這樣的河流,雖然早就已經在泛舟愛好者的雷達上,但這些地區日益成長的生態旅遊,卻可能是協助保護其他更多河流的關鍵。發展一種「非榨取式經濟」(non-extractive economy),不只能讓更多人參與河流保育,同時也為原住民社群提供了一種方式,來教育遊客了解保護這些重要河流的重要性。

為什麼要有人格地位?

賦予河流合法的人格地位,代表西方社會堅信人類位居自然界頂點這種堅定不移的觀念已經發生重大變動。但對許多原住民族來說,大自然跟人類一樣有覺知的這種觀點,根本就不是什麼新鮮事。像是在毛利(Maori)文化中,祖先、也就是圖普納(tupuna)就化身在地景中。

「我把河流和樹木都視為祖先,」「木圖賀考.希普聯盟」(Mutehekau Shipu Alliance)的成員烏阿普昆.梅斯托克修(Uapukun Mestokosho)說,而這個委員會致力於為河流爭取合法權利。「它們存在的時間比我們久太多了,有權繼續生存。」

雖說人格地位權利運動是把河流與人類之間的關係重新概念化,但將人格地位賦予非人類實體,是西方本來就有、且已經應用在公司(corporation)上的觀念,可以橋接西方與原住民的法律系統。「在喜鵲河這個案例中,原住民法律是以加拿大法律可理解的語言呈現。」安大略女王大學的法律教授琳希.巴洛(Lindsay Borrows)說。

這些人格地位聲明轉譯成法律規則的差異很大,從旺加努伊河包山包海的認可,到喜鵲河與克拉馬斯河的特定權力表列都有。其他經法律認可為擁有權利的自然實體,則可能還沒有人格地位。

厄瓜多的洛斯塞卓斯生態保留區(Los Cedros Biological Reserve)就是這樣的例子,近年來有一項地景管理條例支持該保留區擁有禁止採礦的憲法權利。佛羅里達州中部也有類似的例子,瑪莉珍湖(Lake Mary Jane)的監護人不久前在州法庭上立了案,提出該湖有禁止人類開發的權利,這是全美首見。

人格地位是新的法律工具,所以在法庭上仍有待挑戰。但其力量有部分就在於讓衝突不至鬧上法庭。相反的,這仰賴的是指定代表河流或森林的認真監護人。同時,這也代表著原住民法律表達出明確的立場。

「我們想傳達一個訊息:我們就是自己民族的政府,」木圖賀考.希普聯盟的成員夏尼斯.木蘭-比卡德(Shanice Mollen-Picard)說:「我們生活在這片領域中,我們也知道怎樣保護最好。」

觀光業如何發揮影響力

藉由吸引大眾注意該地景之美與在文化方面的重要性,人格地位能提升自然景觀的形象,而採取這種作法,也同時為孕育跟環境保護者價值觀一致的地方經濟建立了非常有力的理由。

在魁北克的北岸地區,發展觀光業必須仰賴保護喜鵲河以及相鄰的安提科斯提島(Anticosti Island),這個省立公園正在尋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地位。「一旦喜鵲河的知名度提高,我認為魁北克水電公司(Hydro-Quebec)想再蓋一座水壩的想法大概也討不了好。」「北方河流冒險」(Boreal River Adventures)的老闆丹尼.佩爾德(Danny Peled)說。

和水壩發展之類工業計劃的「繁榮與蕭條循環」本質不同,生態旅遊能為該地區創造持久的永續經濟。「生態旅遊是理解土地、並透過保護而非榨取的觀點去看待土地。」加拿大原住民旅遊業協會(Indigenous Tourism Association of Canada)的主席基斯.亨利(Keith Henry)說「這正在改變那邊的體驗,讓全世界都可以來造訪。」

透過旅遊業,原住民社群可以讓觀光客了解自己傳統領域所遭受的環境威脅。「在講到像資源與土地管理方面的議題時,原住民的聲音真的得到了關注。」加州北部「紅木尤羅克獨木舟旅遊」(Redwood Yurok Canoe Tours)的經理喬許.諾里斯(Josh Norris)說:「現在遊客想尋找的就是那個。」

諾里斯的划船行程提供的是對克拉馬斯河的親密認識,遊客搭乘傳統獨木舟,漂流在流經紅木森林的河上。尤魯克響導會沿途解釋這條河在尤魯克文化中的歷史與文化方面的重要性,也會解釋是哪些威脅促使他們為這條河爭取人格權利地位。

類似的還有毛利人在旺加努伊河碧綠水域推動的獨木舟行程,那是一趟走過原住民文化與歷史的貼近旅行──也是推動大眾繼續支持保護這條河流的重要方法。

「法律只有在大眾理解的時候才夠強大,」巴洛斯說:「在那之前,法律是沒有真正寫進大眾心裡的,只有寫在紙上而已。當我們進入別人的傳統領域、享受自然美景的時候,我會希望自己能找到方法去認識他們的法律,並將這些法律視如生命般重要,這樣我們才是好訪客。」

和解的平臺

殖民定居者和原住民族社群之間唯有更深入地彼此理解,才會是和解的根源。北美與其他地方的早期原住民旅遊中,常排除或剝削這些族群,由第一民族在他們致力保護的地區進行河流導覽,也讓他們能塑造敘事角度。

在北方河流冒險的多日泛舟行程中,因紐嚮導會領航穿過喜鵲河上白沫飛濺的急流和打轉的漩渦,帶領遊客走過北方苔原和幽暗的森林。「一個多星期的行程中,你會和每個人都熟起來,所以這是讓大家問問題、深入認識原住民的好方法。」佩爾德說。

在喜鵲河上泛舟,也讓因紐第一民族能重新與祖先的土地連結。2013年,一趟只有女性參加的北方河流冒險泛舟旅行,燃起了這個社群保護這條河的熱情。「那就是真正推動我們致力保護這條河的時刻,」梅斯托克修說:「我們看到了祖先的歷史、那些野生動物、太陽、河流的力量,還有我們必須保護這條河。」

現在,因紐社群希望能發展自己的旅遊事業。儘管還在早期階段,但指定河流監護人的部分職責,將會是在指導泛舟、健行、釣魚行程和走讀傳統藥草方面分享傳統知識。社群成員希望,這樣的活動能培養出對保護這些奔騰河流的重要性的共同理解。

「我們需要了解,身為人類的我們地位並不比河流或動物高,我們是整體的一部分。」梅斯托克修說:「當我們治癒大地,也就治癒了我們自己。」

 

延伸閱讀:河流和湖泊是世界上劣化最嚴重的生態系,我們是否能挽救它們?  目擊4.3公尺巨魚,消失魚種有望重返哈德遜河!

MAY. 2022

拯救瀕危森林

森林是保護地球的關鍵,如今卻亟需我們幫助

拯救瀕危森林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