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Mar. 16 2021

河流和湖泊是世界上劣化最嚴重的生態系,我們是否能挽救它們?

  • 猶他州科羅拉多河上的獨木舟玩家。PHOTOGRAPH BY BEN HORTO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猶他州科羅拉多河上的獨木舟玩家。PHOTOGRAPH BY BEN HORTO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鯊魚礁水族館(Shark Reef Aquarium)的金點魟(bigtooth river stingray)。這種魟魚生活在巴西河流的泥濘河底。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鯊魚礁水族館(Shark Reef Aquarium)的金點魟(bigtooth river stingray)。這種魟魚生活在巴西河流的泥濘河底。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 極度瀕危的長絲𩷶(giant pangasius catfish)。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極度瀕危的長絲𩷶(giant pangasius catfish)。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1

我們在飲用水、食物與衛生方面都仰賴著淡水。如今淡水資源深陷危機,成為環境保護人士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猶他州科羅拉多河上的獨木舟玩家。PHOTOGRAPH BY BEN HORTO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猶他州科羅拉多河上的獨木舟玩家。PHOTOGRAPH BY BEN HORTO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當美國的大峽谷國家公園(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在一個世紀前成立的時候,奔流其中的科羅拉多河並不被重視。在接下來幾十年間,美國在科羅拉多河上蓋了一連串巨大水壩,努力想擠出科羅拉多河的每一滴灌溉與飲用水。

世界其他地方沒有的亞口魚(suckers)和骨尾魚(chubs)等原生魚類,也被更受釣客青睞的入侵種鯰魚和鱸魚取代。最後,這條曾經雕鑿出美國最經典地貌的大河,竟縮減成一條涓涓細流,再也無法實現奔流到海的天命。

科羅拉多河所遭遇的,是河流劣化的有力實例,可是卻也不是什麼絕無僅有的事。世界各地有愈來愈多的河流、湖泊和溼地都歷經了類似的迫害,元凶包含草率規劃的水壩、汙染、棲地喪失、開採砂石、氣候變遷,還有入侵物種的引入等原因。

正如2021年3月初一篇由16個保育組織共同發表的報告上所詳列的一樣,這些迫害造成的結果,就是淡水生態系已經成為全世界劣化狀況最嚴重的生態系,裡面的魚類族群已被逼到邊緣。淡水魚類──有1萬8075種,且持續統計中──比汪洋大海中的魚類還多。而從1970年以來,淡水脊椎動物的族群已經減少了86%,是陸域和海洋生態系減少速率的兩倍,而且現在幾乎有三分之一的淡水魚種都遭到滅絕威脅。

儘管人類必須仰賴淡水水系供應飲用、食物和清潔衛生等用途,但這項危機所受到的關注,卻比其他環境緊急事件,如森林砍伐或塑膠汙染,還要少很多。而河流保護長久以來都被視為陸域保護的一部份,大家的想法向來都是「保護土地就是保護土地上奔淌的河流」,即使有壓倒性的證據顯示這種做法基本上完全沒用。

但現在出現了改變的跡象,因為淡水問題已經成為更嚴重的保育困境了。在不斷有研究揭露這項議題的悲哀現狀的同時,維護河流健康所能帶來的生態與經濟利益,也愈來愈清晰,科學家說,該怎麼辦也一樣很清楚。不過他們也提出警告,如果我們想拯救對動物與人類的存續都至關重要的生態系,就必須動作快。

「淡水生態系的健康跟人類息息相關。」英國世界野生物基金會的淡水專家凱西.休斯(Kathy Hughes)說,她也是這篇新報告的第一作者。「淡水生物多樣性就是我們的礦坑金絲雀,如果淡水生態系無法繼續支持繁盛的生物多樣性,那就是淡水生態系不再對人類有益的清楚指引。」

世界河流年

從歷史上來看,保護區是專為陸域生態系和陸域物種所設計,很少考慮到裡面的淡水棲地,就算有也只有一點點。部分原因在於河流本身就很複雜,因為河流可能流進又流出受保護或有管理的地區,也流經不同地貌,有時甚至還會流經不同國家。

「要圍著一片土地或海洋劃出範圍,比沿著河流劃容易太多了,」約翰.札布洛基(John Zablocki)說。他是大自然保育協會(Nature Conservancy)的生物多樣性專家,也是帶領國際淡水科學家網絡、發想河流保護新思維的先鋒。

他指出,流經受保護區域的河流,通常都沒有受到能隔絕上游影響的保護,發表在去年《保育通訊》(Conservation Letter)上的一篇研究,直接點明了這個問題。這篇研究顯示,目前在受保護地區內已有1249座大型水壩,而在世界各地的保護區域內還有500多座水壩正在規劃、或是已經在蓋了。

「我們需要跳脫『土地第一、河流其次』的思維方式,」札布洛基說,他的組織正跟巴爾幹半島西部的國家蒙特內哥羅(Montenegro)的多個自治區合作,當地政府最近剛把生物多樣性很高的哲塔河(Zeta River)下游地區規劃為自然公園。

另一種行動則是致力於為河流提供合法保障。2017年,紐西蘭成為第一個把和人類相同的法律權利賦予特定河流的國家,意思是說,在法庭上會將河流當成生命實體看待。自此之後,孟加拉就賦予了境內所有河流這樣的地位,而俄亥俄州的托雷多市(Toledo)則通過了所謂的《伊利湖權利法案》(Lake Erie Bill of Rights),以保護伊利湖湖岸,也讓該市成為全美少數幾個讓大自然的權利通過法律認證的地方。

「我們會需要多層次的處理方式,才能保障河流的健康與自由奔流,」蜜雪兒.蒂姆(Michele Thieme)說,他是美國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的首席淡水科學家。「不會有什麼靈丹妙藥可以一次全部解決。」

淡水科學家們希望2021年可以是「世界河流年」,某些之前並未專注於淡水問題的有力保育人士,包括「大自然行動」(Campaign for Nature),或許會產生更深切的興趣。「大自然行動」由瑞士維斯基金會贊助10億美元、並由國家地理學會支持,目標是在2030年時能讓30%的地球維持自然狀態。

根據該組織的董事,布萊恩.奧唐諾(Brian O’Donnell),這項行動特別針對的是土地與海洋,並未提到河流。但可能很快就會有所不同。「所有這些描述淡水生物多樣性危機的報告,為我們敲響了一記警鐘,也清楚闡明淡水地區也需要納入未來的算式之中。」奧唐諾說。

毀滅性的損失

雖然淡水僅占地球流水不到1%,但所有已知物種中有10%是以淡水為家,其中還包括三分之一的脊椎動物。

在眾多非比尋常的淡水脊椎動物之中,有會利用電子訊號溝通的非洲象鼻魚(elephant fish),還有會在陸地上產卵、生活在亞馬遜的阿氏短頜鮰脂鯉(spraying characins)。淡水生態系同時也是約270種龜、超過1300種蟹,還有約5700種蜻蜓的家園。

鯊魚礁水族館(Shark Reef Aquarium)的金點魟(bigtooth river stingray)。這種魟魚生活在巴西河流的泥濘河底。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鯊魚礁水族館(Shark Reef Aquarium)的金點魟(bigtooth river stingray)。這種魟魚生活在巴西河流的泥濘河底。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極度瀕危的長絲𩷶(giant pangasius catfish)。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極度瀕危的長絲𩷶(giant pangasius catfish)。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環境保護人士說,至少有80種淡水魚類在第一次統計過之後就滅絕了,光是去年就有16種。然而真正的滅絕數字必定更高,因為對魚類的威脅不斷增加,而許多物種都沒有受到完善的監測。

最震撼的或許就是「超級巨魚」的消失──這樣稱呼是因為這類魚體型極為龐大──從1970年以來,牠們的族群已經下降了94%,包括許多種現在已經極度瀕危的鱘魚。

報告中還引用了最近的研究,顯示目前全世界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大型河流還能自由奔流──意思是說,這些河上沒有水壩、也沒有人類的干擾──而自1900年以來,全球的溼地也已經衰退了70%,是森林衰退速率的三倍。

「這種簡直難以想像的損失,絕大部分都發生在我們有生之年,」休斯說。

上週發表在《科學》(Nature)期刊上的一篇研究顯示,部分河流的魚類族群尚未受到人為破壞,但只占全球河流流域的14%,而西歐和北美更是每況愈下

這項研究的第一作者,法國土魯斯大學的蘇國桓(Guohuan Su,音譯)指出,幾乎全部的人類都居住在某條河流的流域內,因為地球上所有的陸塊──除了某些從來不下雨的沙漠和極區──都屬於某一條河流的流域。「你可以說我們都是生活在河流的臂膀上,而我們現在卻要砍斷這些臂膀。」他說。

許多保育人士指出,在面臨河流相關決策的時候,政治與經濟的動機總是一再擊敗對生物多樣性的考量。「舉例來說,像是在規劃水壩的時候,就很少考慮到生態系的完整價值,」伊恩.哈里森(Ian Harrison)說,他是保護國際基金會(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的淡水專家,也是本周發表的這篇報告的共同作者。

有愈來愈多研究顯示,將漁業和河流的生態健康納入考量,會是賺錢的生意。夫拉格斯塔弗(Flagstaff)北亞利桑那大學的水資源地理學家丹妮爾.裴里(Denielle Perry)說,「保護河流是低成本、高收益的投資,特別是在考量到河流免費提供的生態系服務的時候。」

龐然巨魚

淡水漁業受到的關注不如海水漁業,原因之一或許是淡水漁業都集中在可能較不受重視的低收入國家,因為它們出口的魚並不多。每年1200萬噸的野生淡水漁獲中,有80%是來自主要集中在亞洲和非洲的少數16個國家。不過這個數字也很可能被大幅低估了,因為有許多生計型漁民的漁獲、尤其是在像剛果和柬埔寨之類的國家,是沒有被記錄下來的。

根據這篇新報告,淡水魚類至少為全球2億人提供了主要的動物性蛋白質來源。

而另一種形象問題可能也耽誤了這些魚類。陸域和海洋中的迷人大型動物吸引到許多保育資源,但淡水魚類卻很少能獲得相同的關注。

「我們看得見、也會因為大猩猩照顧寶寶、或海龜爬上海灘產卵而感動,但我們跟淡水魚類並沒有類似的連結,因為淡水魚類通常都生活在看不見的混濁河流中。」雷諾內華達大學的魚類生物學家,也是國家地理探險家的澤布.霍根(Zeb Hogan)說。

霍根率領一個由美國國際開發總署(USAID)贊助的研究計畫,名為「奇妙湄公河」(Wonders of the Mekong),他已經在東南亞的湄公河工作了超過20年。他曾親眼目睹全世界某些最大型淡水魚類的幾近滅絕,包括湄公河巨鯰(Mekong giant catfish)和巨暹羅鯉(giant barb),還有這條河的持續劣化。湄公河源自青藏高原,流經六個國家,最後注入南海。

在過去幾年間,湄公河惡化的速度似乎加快了,河水水位跌到歷史新低,威脅到這條河沿岸6000萬人的生計與河中的魚類。觀察家說,這個狀況有很大部分是因為中國在上游集水區興建水壩,這些水壩有時候會擋住下游魚類賴以完成生命週期的水,同時又還有因為氣候變遷而加劇的乾旱。

這些發展至少已經迫使某些決策者開始重新思考開發計畫。像是柬埔寨,就在去年宣布中止在湄公河主要部分新建水壩。

淡水科學家說,預計在今年秋天於中國昆明召開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研討會,一定要催生出新的全球生物多樣性協議,必須要對保護修復世界上的河流湖泊和溼地,付出和森林與海洋一樣多的關注。

「現在就是做決定的時刻,」「保護國際」的哈里森說:「如果我們不對淡水生態系做正確的投資,就來不及了。這艘船將會繼續前行,而我們也將無法讓這條船回頭。」

 

延伸閱讀:遠洋鯊魚和魟魚族群在半世紀內減少了近 70% / 長江白鱘宣告絕滅

FEB. 2023

摺紙術開創科技新未來

傳統藝術如何改變航太、醫學與建築設計。

摺紙術開創科技新未來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