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Jul. 13 2022

盤中飧讓原生物種瀕危 歐盟十年吃掉4萬噸蛙腿

  • 餐盤上的美食可能導致海外原生蛙種數量下降。圖片來源:Benreis via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餐盤上的美食可能導致海外原生蛙種數量下降。圖片來源:Benreis via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 歐洲大量進口蛙類,非洲牛箱頭蛙可能已經在史瓦帝尼滅絕。圖為美國水族館中的非洲牛箱頭蛙。圖片來源:Steven G. Johnson via 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3.0)

    歐洲大量進口蛙類,非洲牛箱頭蛙可能已經在史瓦帝尼滅絕。圖為美國水族館中的非洲牛箱頭蛙。圖片來源:Steven G. Johnson via 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3.0)

1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許祖菱、林大利 審校

國際動保組織Pro Wildlife與法國環境組織羅賓漢(Robin des Bois)6月共同發表報告指出,法國和比利時饕客對青蛙腿的愛好,正將印尼、土耳其和阿爾巴尼亞的蛙種推向滅絕的險境。

歐洲每年進口多達2億隻野生蛙類,導致海外地區的原生蛙種的數量嚴重下降。每年約有4070噸在國外捕捉的青蛙送上歐洲的餐桌,其中,比利時就占進口量的70%,但大部分隨後送往法國,出口國則以印尼為主。

十年吃掉4萬噸蛙腿  野生蛙類族群量嚴重下降

根據Pro Wildlife與羅賓漢合作的報告指出,歐盟在2011-2020年間進口約4萬700噸的青蛙腿,主要進口國為比利時(70%)、法國(16.7%)、荷蘭(6.4%)。進口到歐盟的青蛙以印尼為最大宗,占大約74%,其次是越南(21%)、土耳其(4%)、阿爾巴尼亞(0.7%)。

Pro Wildlife的共同創辦人珊卓.奧泰爾(Sandra Altherr)表示,「在印尼、土耳其和阿爾巴尼亞,大型蛙類在野外一個接一個地減少,對物種保育造成致命的骨牌效應……如果繼續放任歐洲市場的掠奪,我們很可能會目睹野生蛙類的族群量更嚴重下降,甚至未來十年內滅絕。」他也呼籲停止殘忍的烹飪方式,例如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用斧頭或剪刀切割青蛙腿。

羅賓漢主席夏洛特.尼塔特(Charlotte Nithart)指出,「青蛙身為昆蟲的掠食者,在生態系統中有關鍵的作用。青蛙消失的地方,有毒殺蟲劑的使用量就會增加。因此,青蛙腿的貿易不僅直接影響青蛙本身,更損害整體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健全。」

另一份研究報告估計,由於過度獵捕,土耳其的安納托利亞金線蛙(Anatolian Water Frog,學名:Pelophylax caralitanus)很可能在2032年前滅絕,而阿爾巴尼亞水蛙(Albanian Water Frog,學名:Pelophylax shqipericus)等其他物種現正面臨威脅。

印尼的爪哇胡湍蛙(Javan Frog,學名:Huia masonii)的出口配額已被取消,保育人士懷疑此舉可能是為了因應其族群大幅減少。

保育團體:限制進口 建立溯源機制

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資料,兩棲類是脊椎動物中受威脅最嚴重的族群,歐盟的棲地指令禁止成員國捕捉原生野生蛙類。但歐盟並不限制進口,國外捕捉的青蛙依舊能送上歐洲的餐桌。

歐洲大量進口蛙類,非洲牛箱頭蛙可能已經在史瓦帝尼滅絕。圖為美國水族館中的非洲牛箱頭蛙。圖片來源:Steven G. Johnson via 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3.0)

歐洲大量進口蛙類,非洲牛箱頭蛙可能已經在史瓦帝尼滅絕。圖為美國水族館中的非洲牛箱頭蛙。圖片來源:Steven G. Johnson via 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3.0)

IUCN將於今年稍晚發布兩棲類保育現況報告,負責IUCN紅皮書評估工作的珍妮佛.盧德克(Jennifer Luedtke)表示,至少有1200種兩棲類在國際市場上交易,占總物種數的17%,「這會導致該蛙種原生地的族群急劇減少,以及無意間將致命病原體傳播給兩棲類。」

他說,歐洲民眾必須意識到兩棲類數量下降的後果,正因富裕國家的需求而被轉嫁給較貧窮的國家來承擔。

非歐盟國家的過度獵捕導致IUCN將中國的棘胸蛙(Giant Spiny Frog,學名:Quasipaa spinosa)和柬埔寨的澤蛙(Asian Grass Frog,學名:Fejervarya limnocharis)等物種的受脅等級分別列為「易危(VU)」和「近危(NT)」。

在非洲,多哥滑蛙(Togo Slippery Frogs,學名:Conraua derooi)的成蛙可能只剩不到250隻,而巨大的非洲牛箱頭蛙(African Bullfrog,學名:Pyxicephalus edulis)可能已經在史瓦帝尼滅絕。

Pro Wildlife和羅賓漢表示,他們希望歐盟國家限制進口,並確保可追溯青蛙腿產品的來源,為消費者提供更詳盡資訊,並提案列入《華盛頓公約》(又稱瀕臨滅絕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簡稱CITES)中。

 

參考資料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網站,內容由許多專家學者及民間環團,提供國內外環境教育與環保資訊;主題涵蓋全球變遷、溫室氣體控制、環保生活、環境汙染防治、生態保育、能源節約與能源效率、綠建築等各面向。期許能替沒有選票的山林、濕地、海洋、土地發聲。

AUG. 2022

巨石陣

揭開一個瘋狂建造紀念碑的時代

巨石陣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