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Aug. 20 2019

我們現在所吃的香蕉,離消失又更進一步了

1
  • 瓜德羅普一座種植園裡的多年生香蕉,攝於2018 年 4月 10 日。一種致命的真菌威脅著這種黃色香蕉的未來,這些香蕉幾乎全部都銷往美國。PHOTOGRAPH BY HELENE VALENZUELA, AFP/GETTY IMAGES

哥倫比亞政府證實:一種會危害香蕉的真菌已經登陸拉丁美洲。

瓜德羅普一座種植園裡的多年生香蕉,攝於2018 年 4月 10 日。一種致命的真菌威脅著這種黃色香蕉的未來,這些香蕉幾乎全部都銷往美國。PHOTOGRAPH BY HELENE VALENZUELA, AFP/GETTY IMAGES

瓜德羅普一座種植園裡的多年生香蕉,攝於2018 年 4月 10 日。一種致命的真菌威脅著這種黃色香蕉的未來,這些香蕉幾乎全部都銷往美國。PHOTOGRAPH BY HELENE VALENZUELA, AFP/GETTY IMAGES

儘管多年來努力防範,一種在東半球香蕉園中肆虐的真菌仍舊登陸了美洲。

哥倫比亞的農業暨家畜管理機構──哥倫比亞農業研究所(ICA)8月8日已證實:實驗室檢測已經確認引發香蕉黃葉病(Panama disease)的真菌「黃葉病熱帶4號」(Tropical Race 4)出現在加勒比沿海地區的香蕉種植園。這項公告伴隨著一項國家緊急聲明。

發現這種真菌代表了一場可能即將來臨的香蕉災難,不管是對於作為食物用途的香蕉 ,還是用作外銷的香蕉。在香蕉種植園裡傳染的黃葉病熱帶4號(Panama disease Tropical Race 4),簡稱 TR4,是一種鐮孢菌屬(Fusarium)的真菌。儘管生長在受感染土讓中的香蕉對人類來說並無危害,但受感染的植物最終會不再結出果實。

傳播快速

這種破壞性強大的真菌在 1990 年代初期首次被發現於臺灣的土讓樣本中,長期以來被控制在東南亞和澳洲地區,直到 2013 年被證實存在於中東與非洲。專家害怕它最終會出現在拉丁美洲──全球香蕉出口產業的中心。

「等你看到它時已為時已晚,而且很可能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擴散出那個區域了。」格爾特・克馬(Gert Kema)說道,克馬是荷蘭瓦赫寧恩大學(Wageningen University)的一名熱帶植物病理學教授,在他實驗室裡進行的土壤樣本分析,確認了在哥倫比亞以及早期爆發香蕉黃葉病時的TR4。

目前沒有已知的殺真菌劑或生物防治措施被證實可以有效對抗 TR4。「就我所知,哥倫比亞農業研究所和那些種植園在阻遏方面做得很好,但要根除是幾乎不可能的。」費南多.加西亞-巴斯蒂達斯(Fernando García-Bastidas)說道,他是哥倫比亞一名協調檢測進行的植物病理學家。

某方面來說,香蕉農業本身就是讓真菌可能傳播的罪魁禍首。商業種植園幾乎只栽種一種營養系品種(clonal variety),叫做香芽蕉(Cavendish);這些農作物有著完全相同的基因,意味著它們受到疾病感染的可能性是一樣的。以限制基因多樣性的方式栽種農作物──技術上稱為 「單一作物栽培」(monoculture)──有助於便宜且高效率的商業農業活動和銷售 ,但也讓食物系統在對抗疾病傳播方面變得危險脆弱。

對美國這樣的進口國來說,消費者可能會因為看到烤麵包和水果冰沙中的香蕉價格變高、存貨變少而沮喪,但他們還活得下去。然而對在拉丁美洲、加勒比地區、非洲和亞洲的幾百萬人來說,香蕉是基本的營養來源。

↑↑↑↑↑兩分鐘了解香蕉驚人的歷史
香蕉是十分受歡迎的水果,但它究竟如何流傳廣布、受到世人歡迎?

除了稱霸現代超市陳列架的香芽蕉以外,香蕉生產國的居民們也依賴包括大蕉 (plantains)等許多當地品種,以確保食物的供應。惡名昭彰的黃葉病熱帶4號會傳染到許多種香蕉上,這代表它在某程度上幾乎會危害到這些所有品種。

不只是拿來吃

拉丁美洲不只仰賴香蕉作為食物來源,也仰賴它作為該地區主要的經濟資源。前五大為了出口市場而生產香蕉的國家中,有四個位於該地區;而美國的前十大香蕉供應國則全部位於這個地區。和哥倫比亞只隔著一條邊界的厄瓜多,是世界最大的香蕉出口國。TR4在南美洲和中美洲的擴散,很可能會廣泛地造成經濟困境。

這並不是一個前所未見的狀況。 在 20 世紀上半葉,一種黃葉病較早的菌系(Strain)──現在叫做黃葉病 1 號──幾乎消滅了大麥克香蕉(Gros Michel banana) 在全球的供應,當時大麥克香蕉是出口到美國和歐洲的唯一香蕉品種。

在危急之際,金吉達品牌國際 (Chiquita) 和都樂食品公司(Dole)的前身孤注一擲,轉向生產一種他們知道能夠抵抗黃葉病的香蕉品種,儘管它的味道較平淡:那就是現在隨處可見的香芽蕉。但黃葉病熱帶4號──黃葉病的最新菌系──連香芽蕉也不放過。

不同於先前的黃葉病疫情,這次並沒有可立即頂替的香蕉品種拯救香蕉產業。儘管世界各地種植著上千種香蕉,只有少數幾種擁有能夠承受嚴苛的大規模商業栽培、長途運輸以及跨國銷售的特性。擁有上述特性,而且風味和外觀都和備受愛戴的香芽蕉相似、還能抵抗黃葉病熱帶4號的香蕉品種,並不存在。

沒有頂替的香蕉

由於香蕉是以無性方式繁殖,要培養出新的品種是一項耗時且極其困難的任務。宏都拉斯農業研究基金會(FHIA)的科學家已經研發出可抵抗TR4和其它疾病的香蕉,但這些香蕉可能對消費者和農民而言太陌生,無法吸引他們。在 1990 年代,一個發展計畫將少量 FHIA 研發的金手指香蕉(Goldfinger)和蒙娜麗莎香蕉(Mona Lisa)引進加拿大市場,但消費者並不買單。

其他科學家,特別是澳洲昆士蘭科技大學(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詹姆斯・戴爾(James Dale),正在測試能夠抵抗疾病的基改香芽蕉,但大眾對於基因改造的接受度,可能會是農民廣泛採用基改香蕉的一大阻礙。另外一種透過名為體細胞變異(somaclonal variation)的方式在亞洲創造出來的品種,只有部份有抵抗力,且種植品質不甚理想。

無論使用哪種方式,只創造出一種可行的替代香蕉並非長遠的解決之道。「我們必須培育出一系列不同的香蕉品種,而非單一一種新的,以調整出豐富的出生物多樣性,」克馬說道:「單一栽培作物就定義上來說是無法維持的。」

消費者和香蕉產業的利益相關者可能很喜歡香芽蕉,但堅持信奉「香芽蕉理想」,或許已被證實是一種自私了。

「我不是在說我們有一種可以完全頂替目前香芽蕉的備用香芽蕉,而是這個世界會有其它不同顏色、不同形狀、不同產量的香蕉品種,它們可以抵抗TR4。」羅尼・史威農(Rony Swennen)說道。史威農是魯汶大學(University of Leuven)的一名教授,他維護著一個「跨國巴蕉種原藏庫」(International Musa Germplasm Collection),這是一個包含超過 1500 個香蕉品種的藏庫。「問題是,香蕉產業會接受這些品種嗎?消費者準備好要換口味了嗎?」

隨著黃葉病熱帶4號大舉入侵拉丁美洲,我們可能很快也沒有選擇了。

延伸閱讀:香蕉已經死過一次,請不要讓它再死一次!受到氣候變遷威脅的五種食物

APR. 2020

50年後,世界更美好?會更糟?

50年後,世界更美好?會更糟?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