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Apr. 11 2022

神祕的「COVID腳趾」仍使科學家困惑不解

  • 凍瘡是皮膚因應反覆暴露於寒冷而出現小型血管疼痛發炎的症狀。在疫情的早期階段,醫生見到了大量凍瘡病例,這使他們猜想這種問題是否由COVID-19致病病毒SARS-CoV-2造成。PHOTOGRAPH BY SCIENCE SOURCE

    凍瘡是皮膚因應反覆暴露於寒冷而出現小型血管疼痛發炎的症狀。在疫情的早期階段,醫生見到了大量凍瘡病例,這使他們猜想這種問題是否由COVID-19致病病毒SARS-CoV-2造成。PHOTOGRAPH BY SCIENCE SOURCE

1

紅紫腫脹、有時還會疼痛的腳趾是在疫情早期出現的古怪症狀之一,但專家正在爭辯這種症狀的成因──以及COVID-19到底是不是罪魁禍首。

在疫情的最初幾個月,麗莎.艾金(Lisa Arkin)見到了許多腫脹、變色的腳趾,比她在整個職業生涯中見到的還要多。

艾金是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兒童皮膚科醫師,每年會治療幾名患有凍瘡(chilblains)這種暫時性皮膚病灶的病人。但在2020年4月,當COVID-19病例首次遽增時,她見到了30名凍瘡患者。「我的緊急門診──不論是遠距醫療或當面醫療──都突然充滿了患有紫色腳趾的病人,他們的主訴是腫脹、起水泡、不適及疼痛。」艾金說:「我非常震驚。」

AD

ads-parallax

在全球COVID-19病例增加的地區及美國其他地方,皮膚科醫師也通報了患有紅紫色病灶的病例,而且病灶經常出現在腳趾上。所謂的凍瘡通常是腳趾先產生灼熱的搔癢感,接著開始變色,這種症狀往往在幾週內無需治療就會緩解。然而,在某些不尋常的病例中,這種問題會持續數月之久,甚至長達一年以上。

「在最輕微的病例中,患者會抱怨患處像是輕微搔癢。」哈佛醫學院的皮膚科醫師兼流行病學家埃絲特.傅利曼(Esther Freeman)說:「在最嚴重的病例中,患處會非常疼痛,有些患者因此有幾週時間都無法穿鞋。」

臨床醫師開始思考,這種病灶的病因是不是導致COVID-19的病毒SARS-CoV-2。在過去兩年內,科學家已經研究全球數以千計的「疫情凍瘡」(pandemic chilblains)或「COVID腳趾」(COVID toe),檢測血液和皮膚活體組織切片,以便回答這個問題。以下是我們目前知道的部分。

COVID腳趾是什麼?

麻疹、水痘、單核球增多症等病毒感染導致身體不同部位出現大量水泡、小腫塊或斑塊的情況並不罕見。身體的免疫系統應對病毒或病毒損傷的皮膚細胞時,就會產生這些症狀。

如今皮膚科醫師同樣發現了一系列與COVID-19相關的皮膚問題,包括凍瘡。傅利曼說:「如果你在疫情之前問100位皮膚科醫師,他們預期病毒感染會造成什麼樣的皮膚問題,凍瘡不會在名單上──至少不會列入前50名。」她說:「以前凍瘡很少會跟病毒有關聯。」

許多凍瘡患者──往往是兒童和年輕成人──從未出現過典型的COVID-19症狀,例如咳嗽、發燒、肌肉疼痛。即使出現這些症狀,也很輕微。凍瘡病灶通常在反覆暴露於寒冷潮溼的環境之後發生,也可能侵襲手指、腳跟、耳、鼻,而且往往在COVID-19檢測陽性之後一到四週之間出現。然而,許多COVID腳趾患者(包括艾金的幾位年輕患者)的PCR檢測結果是陰性,也缺乏抗SARS-CoV-2的抗體,這顯示他們或許從未感染COVID-19。

在北加州進行的一項研究同樣發現,2020年4月至10月之間確診凍瘡的456名患者中,只有17名的PCR檢查結果為COVID-19陽性,而97名採血檢測SARS-CoV-2專門抗體的患者中,只有一名的結果為陽性。儘管如此,與2016年至2019年之間的該區記錄相比,2020年的凍瘡病例卻顯著增加。

艾金說:「這讓我們非常困惑,也很難判斷這種症狀是否跟COVID有關。」

COVID腳趾的原因是什麼?

在某些研究中,研究人員在COVID腳趾患者的皮膚活體組織切片中偵測到病毒顆粒的存在,顯示SARS-CoV-2與這種症狀有關,但專家並不相信這些發現。

有些研究顯示,針對接觸SARS-CoV-2而產生的激烈免疫反應可能是COVID腳趾的元凶,其中包括一項在去年10月發表於《英國皮膚學期刊》(British Journal of Dermatology)的研究。研究人員研究了50名患者的血液及皮膚檢體,其中幾人有COVID-19症狀,例如咳嗽、疲勞、發燒。這些患者在2020年4月首次出現這種凍瘡,而且PCR檢測結果為陰性。

該研究顯示,與健康個體相比,COVID腳趾患者的血中有稱為自體抗體(autoantibodies)的高濃度免疫蛋白,會誤傷自身的健康組織。他們也有稱為第一型干擾素(type I interferon)的高濃度蛋白質,是對抗病毒感染的第一線防禦。

「我向患者解釋,COVID腳趾幾乎算是過猶不及的代表。」傅利曼說:「你的身體在對抗病毒方面的表現相當好。事實上,你的身體產生了相當合適的免疫反應,有大量第一型干擾素發揮作用。而這種干擾素大量存在的副作用之一是你的腳趾會變成紫色。」

製造這種強力干擾素,可能協助COVID腳趾患者在COVID-19專門抗體形成前就清除SARS-CoV-2感染,這可以解釋為什麼這類患者有許多人的抗體檢驗結果為陰性。此外,特定的第一型干擾素在兒童和年輕成人有較高產量,且會隨著年齡增長逐漸降低,這或許能解釋為什麼COVID腳趾在該年齡層更加常見。

不僅如此,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皮膚學家琳蒂.福克斯(Lindy Fox)也說:「我們知道干擾素病變(interferonopathy)的患者有類似凍瘡的病灶,而干擾素病變是遺傳疾病,成因是身體製造過多干擾素。」

去年有些人也在注射mRNA COVID-19疫苗之後不久出現這種類似凍瘡的病灶。「幸運的是,這種情況並不常見。」傅利曼說:「但看來有些患者確實可能在接種疫苗之後出現類似的干擾素反應,就跟某些人針對病毒本身而產生的反應一樣。」

不過,光是第一型干擾素濃度升高,可能不足以解釋疫情凍瘡。舉例來說,病毒性肝炎及癌症患者也會接受干擾素治療,以清除病毒或抑制和摧毀癌細胞生長,但這類干擾素並沒有引發類似凍瘡的皮膚問題。

有些專家認為,有些COVID腳趾病例可能與病毒無關,卻與疫情行為有關。耶魯大學的免疫學家岩崎明子(Akiko Iwasaki)說,人們待在家裡時,沒有那麼常穿鞋襪,這可能使某些人出現疫情凍瘡。不過她說,「這會需要更多分析」。在專家能夠追溯到COVID腳趾患者的確定性SARS-CoV-2足跡之前,這種關聯會持續受到猜測。「有很多問題尚未解答,」艾金說:「而且謎團可能比答案更多。」

 

延伸閱讀:「COVID長期症狀」會與我們共存多久? 關於Omicron變異株起源的三大理論

 

NOV. 2022

圖坦卡門與他的寶藏

100年全紀錄

圖坦卡門與他的寶藏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