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Mar. 28 2022

眼鏡王蛇可能是由四個不同物種組成的「王室」

  • 眼鏡王蛇從印度一座雨林中探出頭。長久以來,這種爬行動物在亞洲的廣泛分布一直讓科學家感到困惑。PHOTOGRAPH BY GABBY SALAZA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眼鏡王蛇從印度一座雨林中探出頭。長久以來,這種爬行動物在亞洲的廣泛分布一直讓科學家感到困惑。PHOTOGRAPH BY GABBY SALAZA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眼鏡王蛇(照片攝於休士頓動物園)生性害羞,通常會避開人類。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眼鏡王蛇(照片攝於休士頓動物園)生性害羞,通常會避開人類。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1

這項發現可能帶來一種更有效的抗蛇毒血清,以治療東亞及南亞的蛇咬傷。

眼鏡王蛇從印度一座雨林中探出頭。長久以來,這種爬行動物在亞洲的廣泛分布一直讓科學家感到困惑。PHOTOGRAPH BY GABBY SALAZA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眼鏡王蛇從印度一座雨林中探出頭。長久以來,這種爬行動物在亞洲的廣泛分布一直讓科學家感到困惑。PHOTOGRAPH BY GABBY SALAZA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兩爬學家長久以來一直在猜想,遼闊的亞洲各地都能見到眼鏡王蛇蜿蜒滑行,但這片地域受到看似無法穿越的屏障所分隔,例如喜馬拉雅山,為什麼眼鏡王蛇還能是單一物種?他們也很疑惑,這種世界上最長的毒蛇──體長可達5.5公尺──居然會經常隨著棲息地點而擁有不同的外表或行為。

如今,這一切都合理了:新研究顯示,眼鏡王蛇其實是由四個不同物種組成的「王室」。

去年8月,印度希莫加非營利保育組織卡林加基金會(Kālinga Foundation)的生物學家兼眼鏡王蛇專家戈里.香卡(P. Gowri Shankar)與他的同事報告,眼鏡王蛇有四種基因獨特的譜系。他們按照地區來辨別這四種蛇:西高止山脈(印度西南部)、印度支那(印度東部及中國)、印度馬來亞(印尼及馬來西亞)、呂宋島(菲律賓)。這些蛇的學名仍在等待國際動物命名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Zoological Nomenclature)的核准。

多年來在熱帶雨林中勇敢的捉蛇行動,加上新技術能夠分析嚴重分解的博物館樣本,終於讓科學家收集到足量DNA,可以正確辨別這些新發現的物種。

「如果是蛙或龜,工作會比較輕鬆。」香卡談到他們的研究時說:「眼鏡王蛇就不一樣了。」

眼鏡王蛇受到驚擾時,可以豎直身體到與人類眼睛齊平的高度,並釋放足以殺死一頭大象的毒液。香卡說,他是少數從眼鏡王蛇咬傷倖存下來的人之一,而他把這種好運歸功於那條蛇注入的毒液很少。這段經歷也激勵他為眼鏡王蛇咬傷尋找標靶性更高的治療。

他說,眼鏡王蛇的差異足以分成四個不同物種,這確實可能對現實世界產生重大影響──尤其是可能製造出更有效的抗蛇毒血清,能夠專門針對這些物種各自的毒液。

眼鏡王蛇(照片攝於休士頓動物園)生性害羞,通常會避開人類。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眼鏡王蛇(照片攝於休士頓動物園)生性害羞,通常會避開人類。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此外,香卡也補充說,辨別這些新物種可以推動眼鏡王蛇的保育工作。由於濫伐森林及都市化,眼鏡王蛇在棲息範圍內的數量正在減少。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將眼鏡王蛇列為易危物種。

IUCN蛇與蜥蜴紅色名錄專家組的統籌人菲利普.鮑爾斯(Philip Bowles)說,鑑於研究發現,IUCN計畫重新評估眼鏡王蛇的保育狀態。該專家組負責調查全世界的野外爬行類,並決定牠們的保育狀態。

具有不同色彩的蛇

羅穆盧斯.惠特克(Romulus Whitaker)說:「密切觀察〔眼鏡王蛇〕超過50年後,就能發現牠們是……不一樣的。」他是享譽已久的蛇類專家,也是印度清奈蛇園(一處教育大眾蛇類知識的非營利機構)的創辦人。

他說:「我們只是需要有人辛苦工作來證實這件事。」

舉例來說,科學家曾猜測過,為什麼泰國和鄰近國家的成年眼鏡王蛇身上會有七十多條灰白環紋,而菲律賓的個體則只有一些幾乎難以辨認的環紋。

牠們的築巢行為也有差異。雌性眼鏡王蛇是唯一會為蛋築巢的蛇,這對無肢動物來說絕非易事。牠會用自己的身體將枝葉搖晃到想要的位置。

西高止山脈的雌性眼鏡王蛇會在築巢後很快遺棄自己的蛋,而印度支那的雌蛇則會保衛巢中的蛋,直到蛋孵化前大約一週為止。

遭到誤解的爬行動物

香卡希望,眼鏡王蛇獲得的新關注能協助改變大眾對牠們的態度。

在印度鄉村地區,許多印度教徒很尊敬眼鏡王蛇,認為牠們出現在田地裡是豐饒的象徵。但在其他地方,眼鏡王蛇卻遭到厭惡,而且往往導致任意屠殺。

惠特克說:「新聞媒體有很多關於這種蛇的炒作,所以人們超級害怕牠。」他說:「人們在問卷中被問到最危險的蛇時,一定會說眼鏡王蛇。」目前沒有官方統計資料顯示多少人曾被眼鏡王蛇咬傷,但惠特克說,牠們可能只造成一小部分蛇咬傷而已。

眼鏡王蛇通常很害羞,而如果有人與牠面對面相遇,牠可怕的體型和類似狗叫的「咆哮」就足以避免任何衝突。

追捕這種動物來取得蛇皮和身體部位用於傳統醫藥的獵人,是最有可能遭到咬傷的受害者,但將眼鏡王蛇從民眾家中移走的野生動物搜救員也有很大危險。=

眼鏡王蛇並不是人類的重大威脅,反而會幫助我們,主要方式是吃掉其他蛇,包括同類。牠們的食物包括毒蛇,例如一些頰窩蝮蛇(pit viper),這種蛇的咬傷每年在全球造成將近14萬人死亡。

更好的抗蛇毒血清即將出現?

被眼鏡王蛇咬傷的人通常會注射泰國紅十字會製作的通用抗蛇毒血清。在這種蛇的分布範圍各個地區,通用血清不一定會對眼鏡王蛇咬傷有效。

邦加羅爾印度科學理工學院的蛇毒專家兼副教授卡提克.蘇納加(Kartik Sunagar)說,因為即使在同一物種內,毒液的化學組成也可能不同,所以這項發現的立即效用或許有限。由於眼鏡王蛇咬傷相對罕見,所以也無法激勵公司開發相關產品。

包括赫夫金研究所在內的印度幾間抗蛇毒血清製造商都沒有回應《國家地理》的請求,針對開發新眼鏡王蛇抗蛇毒血清的可能性做出評論。

不過蘇納加說,提升對眼鏡王蛇的了解依然可能有助於短期開發標靶性稍微更高的抗蛇毒血清,以及長期開發對所有眼鏡王蛇咬傷療效更強的藥物。

他說:「因為我們知道這些族群需要非常特殊的治療,所以〔發現新物種〕這件事能協助我們開發更好的抗蛇毒血清。」

拯救「神奇的蛇」

保育人士很擔心某些眼鏡王蛇的未來,包括呂宋島上的族群。我們並不確定這些族群的數量,但香卡說數量可能很少,而且容易被重大天災消滅,例如常見於該區的地震及海嘯。

「再發生一次海嘯,呂宋島上的眼鏡王蛇就可能在幾年內滅絕。」香卡說:「如果我們不了解這些特殊的譜系,就不會知道這件事了。」

與此同時,香卡和他的同事也尚未結束對更多眼鏡王蛇物種的搜尋:他們認為可能至少還有一個物種棲息在印尼。

「對我來說,眼鏡王蛇是一種神奇的蛇。」香卡說:「這讓我愛上了牠。」

 

延伸閱讀:厄瓜多發現兩種新的「玻璃蛙」物種 / 致命真菌正肆虐北美蛇群,受感染個體的臉部如被車輾過 

JUN. 2022

撫觸的力量

襁褓時期的撫觸 我們感到安心。最新科學研究正在深入了解擁抱與握手對於健康與人性有多麼重要。

撫觸的力量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