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Oct. 03 2022

科學家在「墓仔埔」新發現三種蛇!

  • 科學家在厄瓜多安地斯山區小鎮瓜納贊(Guanazán)的教堂旁發現了麥氏箭蛇(Atractus michaelsabini)。 PHOTO BY AMANDA QUEZADA

    科學家在厄瓜多安地斯山區小鎮瓜納贊(Guanazán)的教堂旁發現了麥氏箭蛇(Atractus michaelsabini)。 PHOTO BY AMANDA QUEZADA

  • 亞歷杭德羅.阿爾塔加利用培養皿展示了新發現動協箭蛇(Atractus zgap)的亮黃色腹部。PHOTO BY DAVID JÁCOME

    亞歷杭德羅.阿爾塔加利用培養皿展示了新發現動協箭蛇(Atractus zgap)的亮黃色腹部。PHOTO BY DAVID JÁCOME

1

這些罕有研究的新蛇種原生於厄瓜多南部的地底下。

科學家在厄瓜多安地斯山區小鎮瓜納贊(Guanazán)的教堂旁發現了麥氏箭蛇(Atractus michaelsabini)。 PHOTO BY AMANDA QUEZADA

科學家在厄瓜多安地斯山區小鎮瓜納贊(Guanazán)的教堂旁發現了麥氏箭蛇(Atractus michaelsabini)。 PHOTO BY AMANDA QUEZADA

2021年11月, 亞歷杭德羅.阿爾塔加(Alejandro Arteaga)與同事前往厄瓜多南部的雲霧森林,尋找恐已滅絕的蟾蜍。不幸的是,阿爾塔加一行人一無所獲,但在回程中一次偶然的邂逅,卻帶給了團隊截然不同的發現。

當時,又餓又失望的阿爾塔加與隊員在阿馬盧薩(Amaluza)的小鎮停留一陣,想找頓飯吃。

AD

ads-parallax

身為旨在保護厄瓜多生物多樣性的非政府組織哈邁基金會(Khamai Foundation)研究生物學家,阿爾塔加說:「在厄瓜多鄉下就是這樣,沒有像得來速那樣的店家可以吃。基本上你需要敲敲某一戶人家的門,如果有人,他們會很樂意為你做飯、說個故事。」

那天一位婦女正準備著當地捕獲的鱒魚好招待這些旅人時,無意中聽到他們聊到兩生動物和蛇。

阿爾塔加回憶:「然後她告訴我們,他在探望已故家人的時候,經常在當地的墓園看到蛇。」

阿爾塔加根據這位廚娘的描述,懷疑那可能是箭蛇屬(Atractus)的蛇種。箭蛇類經常在地底活動,而在厄瓜多的這個地區從未有過科學上的紀錄。阿爾塔加一行人精神為之一振,決定多繞一小段路、花上幾個小時在山坡上的墓園搜尋一番。

「真想不到,我們真的發現兩條埋在墳墓旁鬆軟土壤中的蛇。」阿爾塔加補充說到,研究期間他們絕對沒有挖掘或打擾任何墓地。

眼前黃色腹部的小蛇讓研究團隊為之驚艷,他們決定在這塊安地斯地區投入更多時間,甚至向當第一位名叫迪亞哥.皮南(Diego Piñán)的教師收集了蛇類樣本。根據9月15日發表在《ZooKeys》期刊上的研究所述,這次的考察發現了三種箭蛇新種。

研究團隊建議將新物種命名為「探索箭蛇」(Atractus discovery),牠的眼睛特別小,在黃色的腹部上還有一條黑線;「動協箭蛇」(Atractus zgap),牠有著不帶黑線的純黃腹部;「麥氏箭蛇」(Atractus michaelsabini),牠則是以麥可.沙賓(Michael Sabin)這位年輕的自然學家命名,他的家族保護了超過1070平方公里的兩生爬行動物重要棲地。阿爾塔加說:「牠(麥氏箭蛇)是最胖的一個。」

阿爾塔加說:「重點是,永遠不要忽視在地人的觀察與看法,其中很可能隱藏著重大發現。」

亞歷杭德羅.阿爾塔加利用培養皿展示了新發現動協箭蛇(Atractus zgap)的亮黃色腹部。PHOTO BY DAVID JÁCOME

亞歷杭德羅.阿爾塔加利用培養皿展示了新發現動協箭蛇(Atractus zgap)的亮黃色腹部。PHOTO BY DAVID JÁCOME

神祕的蛇類

 如果這是你第一次聽到箭蛇的名字,你並不孤單。

阿爾塔加說:「說牠們是地球上最罕有研究的蛇類並不為過。」舉例來說,有些物種的雄性或是幼體完全不曾被紀錄過。

部分原因是已知的146種箭蛇都生活在中南美洲的地底、在深深的岩縫中,而且通常都位在偏遠的雲霧森林裡。

但在這次的新發現之後,像小鎮的墓園、教堂等人為環境,也可以被納入棲地名單之中。阿爾塔加表示,由於人們常常因為害怕而殺死蛇類,所以在厄瓜多的這些地區,說的精確一些,蛇可能是會被吸引到這些安靜、相對不受人類干擾的地方。

而且幸運的是,對於和箭蛇生活在一起的人們來說,牠們原全無害。

「除非你是一條蚯蚓!」並未參與此次研究的里約熱內盧聯邦大學國立博物館(Federal University of Rio de Janeiro’s National Museum)箭蛇研究者保羅.羅伯托.梅洛桑帕約(Paulo Roberto Melo-Sampaio)開玩笑說道。

梅洛桑帕約說:「發現新物種總是讓人振奮。」並補充到,近半的箭蛇物種都是在過去40年間被發現的。

梅洛桑帕約在電郵裡寫道:「目前在厄瓜多從事研究依然面臨資金短缺、野外作業後勤困難等挑戰, 亞歷杭德羅.阿爾塔加和團隊能從這樣的新熱帶地區帶回研究成果,實在是大功一件。」

需要更多研究?

話雖如此,梅洛桑帕約也針對該論文的方法學表示關切,特別是該論文相當仰賴遺傳學來分析這三個新物種。

在描述新物種的時候,科學家們通常依靠遺傳分析、形態學(或是動物的生理特質)來綜合鑑定其與近緣物種的不同。

梅洛桑帕約以麥氏箭蛇為例,牠的外型與已經在科學上被描述過的另一種箭蛇──路氏箭蛇(Atractus roulei)高度相似,所以要斷言這是一個新物種恐怕還言之過早。同理,梅洛桑帕約表示探索箭蛇也與另一個已知物種──燦爛箭蛇(Atractus resplendens)十分相似。

針對這番回饋,阿爾塔加表示他和團隊計畫在後續論文中納入更多箭蛇型態的研究,而這篇論文也已經著手進行了。

來自箭蛇的救援

雖然箭蛇在大眾耳裡沒沒無聞,但阿爾塔加預測牠們可能對人類健康舉足輕重。

阿爾塔加說:「乍看之下,箭蛇的體色並不鮮豔,看起來也不像蝮蛇、珊瑚蛇在生物醫學上那樣重要。」後二者的毒液是研究常客。

「但箭蛇的主要天敵是那些有毒的珊瑚蛇。」

正因如此,科學家懷疑箭蛇可能演化出了抵抗珊瑚蛇毒液的能力,研究箭蛇血液就很可突破抗蛇毒血清的開發瓶頸,進而幫助遭珊瑚蛇咬傷的患者。舉例來說,每年有1400至1600起事故的厄瓜多,正是南美洲蛇咬傷比率最高的國家。

或許,有朝一日在墓碑間發現的生物,反而能成為人們遠離墓園的關鍵。

 

延伸閱讀:IUCN宣布:帝王蝶現在已成為瀕危物種  / 「不是邊緣魯蛇!」蛇蛇原來也有朋友

DEC. 2022

鏡頭最前線

我們委派攝影師到全球各地記錄我們的世界和我們的時代。本專刊呈現他們的最佳照片和精采報導。

鏡頭最前線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