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Mar. 28 2022

厄瓜多發現兩種新的「玻璃蛙」物種

  • 這次新發現的物種之一──馬緒比玻璃蛙,以其尖銳的鳴聲以及身上有助於融入雨林環境的黑點而聞名。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這次新發現的物種之一──馬緒比玻璃蛙,以其尖銳的鳴聲以及身上有助於融入雨林環境的黑點而聞名。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 在半透明的皮膚下,可以清楚看到馬緒比玻璃蛙雌蛙腹內的器官和蛙卵。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在半透明的皮膚下,可以清楚看到馬緒比玻璃蛙雌蛙腹內的器官和蛙卵。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 圖中馬緒比玻璃蛙正在保護他的卵,這樣的親代照顧在玻璃蛙中相當普遍。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圖中馬緒比玻璃蛙正在保護他的卵,這樣的親代照顧在玻璃蛙中相當普遍。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1

這些相距僅20公里的兩生類,雖然在外觀上看起來並無二致,但科學家驚訝的發現牠們在遺傳上迥然不同。

這次新發現的物種之一──馬緒比玻璃蛙,以其尖銳的鳴聲以及身上有助於融入雨林環境的黑點而聞名。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這次新發現的物種之一──馬緒比玻璃蛙,以其尖銳的鳴聲以及身上有助於融入雨林環境的黑點而聞名。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大約離厄瓜多首都基多(Quito)16公里遠的安地斯山脈邊坡,是熱帶生物多樣性最豐富,卻也最飽受威脅的地方。

這次新發現兩種玻璃蛙的精采故事,就發生在安地斯山脈山腳下瓜拉班巴河(Río Guayllabamba)流經的河谷中。

馬緒比玻璃蛙(Hyalinobatrachium mashpi),生活在河流南側彼此相鄰的馬緒比保護區(Mashpi Reserves)和泰拉保護區(Tayra Reserves)中,這兩處私人雨林綠洲合計有25平方公里;名詞玻璃蛙(Hyalinobatrachium nouns),居住在北側與安地斯山脈隔谷相望的托伊桑山脈(Toisan Range)陡峭群峰之中,這兒堪稱是浮在綠色汪洋上的一座孤島。

這兩種玻璃蛙生活在相似的海拔、溼度與溫度條件下;從吻端到泄殖腔口的長度(「肛吻長」是兩生動物的標準體長測量方法)也都在1.9至2.1公分左右;檸檬綠的背部加上圍繞著黃斑的黑色噴點,實在很難光憑肉眼區分二者的不同。

皮膚下,牠們有典型的玻璃蛙特徵:能透視紅色心臟的全透明腹部、凹凸紋理的白色肝臟和消化系統、在雌蛙身上,還可以看到綠色的卵。

在半透明的皮膚下,可以清楚看到馬緒比玻璃蛙雌蛙腹內的器官和蛙卵。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在半透明的皮膚下,可以清楚看到馬緒比玻璃蛙雌蛙腹內的器官和蛙卵。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這篇描述新物種的論文本週發表在《PeerJ》期刊上,主要作者弗朗西斯科基多大學的演化生物學家胡安.曼努埃爾.瓜亞薩明(Juan Manuel Guayasamin)說:「在剛開始採集這些玻璃蛙時,我們以為牠們都屬於同一個物種。」

但在團隊仔細分析過玻璃蛙的DNA後,瓜亞薩明表示:「我們很訝異牠們在遺傳上存在相當大的差異。」

找出新蛙

目前人們已知有156種玻璃蛙生活在新熱帶區(neotropical region),主要分布在北安地斯山脈以及中美洲。

身為國家地理探險家的瓜亞薩明與同事採集玻璃蛙的DNA樣本已有十年之久,牠們為此走遍了好幾個國家的雨林、博物館與私人收藏,

瓜亞薩明說,截至目前研究人員已經完成了現生一百五十幾種玻璃蛙中,超過90%物種的部分基因定序,這也是為什麼研究團隊能發現馬緒比玻璃蛙和名詞玻璃蛙在基因上有將近5%的差異──這對近緣的兩生動物而言是相當巨大的遺傳差異。

瓜亞薩明表示,讓人驚訝的還有──這兩個群體在地理分布上相當靠近,彼此僅有20公里之遙。

有鑑於瓜拉班巴河谷的氣候較為乾燥,與鄰近山坡在生態上有所不同,瓜亞薩明說:「我們認為,河谷阻隔了這些玻璃蛙之間的交流。而當族群被地理屏障分隔開後,不同子族群間會開始累積各自的變異,最終造成遺傳上的差異。」

圖中馬緒比玻璃蛙正在保護他的卵,這樣的親代照顧在玻璃蛙中相當普遍。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圖中馬緒比玻璃蛙正在保護他的卵,這樣的親代照顧在玻璃蛙中相當普遍。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致力於保育厄瓜多野生動物的基多非營利組織康多兀鷲基金會(Andean Condor Foundation),其研究員海梅.庫勒布拉斯(Jaime Culebras)表示,這就是科學上所謂的「隱藏多樣性」(cryptic diversity)。換句話說,光憑肉眼無法區分出物種間的差異,而這在兩生動物中相當普遍。

除了遺傳分析之外,研究人員在野外還透過生物聲學(動物繁殖與溝通的鳴聲)來判斷不同種玻璃蛙的差異。不過,團隊僅記錄到了馬緒比玻璃蛙雄蛙的叫聲,並將其與同屬(Hyalinobatrachium)物種的鳴聲比較。

身兼野生動物攝影師的庫勒布拉斯說:「牠聽起來就像隻蟋蟀,但反過來說,有些蟋蟀的叫聲就像玻璃蛙。」

安地斯山豐富的多樣性

並未參與這項研究的基多詹巴圖研究中心(Jambatu Research Center)兩爬學家安德莉亞.特蘭(Andrea Teran)表示,新種玻璃蛙的發現凸顯了還有多少物種有待發掘,在熱帶安地斯山脈尤是。

特蘭說:「這裡的地形相當複雜,不僅有許多未開發的棲地,還有難以抵達的區域,因此特有種的比例非常高。老實說,當人們提及厄瓜多的兩生動物時,多樣性最高的地方不是亞馬遜,而在安地斯。」

事實上,熱帶安地斯山脈(涵蓋部分委內瑞拉、哥倫比亞、厄瓜多、祕魯、玻利維亞等地)是超過1000種兩生動物的家園,這個數字是在亞瑪遜的兩倍。

庫勒布拉斯說,就以這次新發現的馬緒比玻璃蛙為例,厄瓜多有部分兩生動物就生活在人們身旁,甚至出現在基多的大都會地區。

庫勒布拉斯說:「人們沒有意識到這座城市一路延伸到山地去,容納了驚人的生物多樣性。」

不過,人類本身及其活動也對這些生物帶來威脅。庫勒布拉斯進一步表示,安地斯山脈有半數的兩生動物受到銅礦與金礦開採的嚴重威脅。

雖然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將十種玻璃蛙列為極危物種、28種列為瀕危物種、21種列為易危物種,但現在要判斷馬緒比玻璃蛙和名詞玻璃蛙是否同屬岌岌可危的物種還為時過早──儘管瓜亞薩明懷疑牠們正是。

瓜亞薩明說:「大自然再次被我們短視而毫無節制的開發主義給蹂躪。」

 

延伸閱讀:這種「浪漫蜥蜴」是澳洲動物走私的最大受害者 / 新的組織採樣方式或許能挽救這種3公尺長的「活化石魚」

JUL. 2022

潛入珊瑚王國

耗竭的漁場變成潛水勝地菲律賓如何讓珊瑚大三角起死回生?

潛入珊瑚王國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