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May. 10 2019

1500年前有人吞了一整條毒蛇!他是大冒險輸了嗎?

1
  • 這根保留在史前糞化石中的毒牙,可能屬於響尾蛇或銅頭蝮。PHOTOGRAPH COURTESY ELANOR SONDERMAN

  • 研究人員也分析了糞化石裡找到的花粉,顯示這個人吃了絲蘭的花。PHOTOGRAPH COURTESY OF CRYSTAL DOZIER

這令人摸不清頭緒的考古發現,究竟是古代儀式的證據,還是史前的大冒險遊戲玩過了頭?

這根保留在史前糞化石中的毒牙,可能屬於響尾蛇或銅頭蝮。PHOTOGRAPH COURTESY ELANOR SONDERMAN

分析糞化石(保存下來的人類糞便)的工作骯髒又難聞。但每隔一陣子,糞化石也能揭露一些真正令人驚訝的事情。

這次出現在《考古科學期刊》(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一篇文章中的驚奇,是1500年前被人類消化之後,留在現今德州一處岩洞裡的一根毒蛇毒牙。

AD

ads-parallax

考古學家愛蓮諾.桑德曼(Elanor Sonderman)發現了這根毒牙,這也是她在德州農工大學的研究所工作的一部分。她其實並不是刻意要在這堆史前糞便裡找這根特別的寶貝,而是想多了解把德州下培可斯河峽谷地的這處洞穴當廁所的原住民。這個岩洞的名稱為科涅霍岩洞(Conejo shelter),在1960年代成為考古發掘遺址,但後來蓋水壩的計畫讓這整片地區成了一片汪洋。

這片地區的洞穴裡有許多保存狀況很好的古代文物,包括用植物纖維編織的涼鞋和籃子,但最有價值的科學資料,可能會讓考古學家以外的人覺得有點驚訝。

「就是糞便。」並未參與這項研究的提姆.萊利(Tim Riley)說,他是糞化石專家,也是猶他州立大學東部史前博物館的館長。萊利解釋說,糞化石蘊含了豐富的資訊:可以透露排出這堆糞便的人在健康方面的諸多資訊,裡面留下的食物殘渣也是古代人類吃了些什麼的直接證據。

分析了科涅霍岩洞中的糞化石之後,研究人員還找到了花粉,顯示這位古代人類也吃像絲蘭花朵之類的多肉植物。這個人還吃了看起來像小型嚙齒類的動物,沒有去皮、也沒有煮過──以當時的低佩科斯人來說是很普遍的做法。

研究人員也分析了糞化石裡找到的花粉,顯示這個人吃了絲蘭的花。PHOTOGRAPH COURTESY OF CRYSTAL DOZIER

然而,在糞化石中找到的毒蛇鱗片、骨頭和牙齒,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在那個糞化石裡找到的其他東西,在那個地區都算是蠻普遍的,」桑德曼說:「但那根毒牙實在太突兀了,我們知道這一定要好好探索一番,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根毒牙中心的空洞讓團隊得以辨識出這條倒楣的蛇屬於蝮蛇科,可能是西部菱背響尾蛇或銅頭蝮,這兩種蛇在這個地區都很常見。鱗片上沒有燒焦的痕跡,顯示這條蛇並沒有被烹煮。而大量的鱗片則顯示這條蛇是被整條吞下。

但到底是為什麼呢?我們不可能回到過去,請教這堆糞便的創造者,所以研究團隊開始鑽研這個地區其他文化的歷史與神話中,以尋找線索。他們發現,蛇很少被拿來吃,除非面臨糧食壓力──就算這樣好了,他們通常也會先把蛇處理好,去掉骨頭、蛇頭或毒牙再煮熟。即使在科涅霍岩洞其他糞化石中有找到蛇的殘骸,也似乎全都不是毒蛇。

來自該地區、同一時代的岩畫,曾出現過過類似於蛇的主題,而蛇在中美洲與美國西南其他文化中的薩滿儀式裡,扮演著重要角色,那就是超自然領域的守門者。低佩科斯地區岩畫的權威專家凱洛琳.波依德(Carolyn E. Boyd)提出,這些岩畫可能代表那些吃了皮約特仙人掌(peyote)或其他會影響心智的東西的人常出現的幻覺。

所以這根毒牙,會不會是薩滿儀式的證據?儘管桑德曼的研究團隊提出理論,說這條蛇是因為「明確的儀式性目的」才被吃掉,但並沒有辦法確認。「我不希望有人說,『我們發現了一個崇拜蛇的文化,這個文化的人會因為儀式需要而吃蛇,」桑德曼說:「我們並不是這個意思,這只不過是其中一個例子而已。」

但她說,這根毒牙確實指出了一點,就是人類吃毒蛇並不是什麼史無前例的事,但有鑑於這件事情如此獨特,這個人也可能是在特殊場合才吃下這條蛇的。當然也有可能不是。說不定這只是大冒險遊戲,或這個人就是特別愛吃危險的東西而已。

延伸閱讀:蛙吞蛇:自然界最獵奇的二重唱?科學家在一條蛇的肚子裡面……發現了另一條全新蛇種

MAY. 2019

重新發現達文西

逝世500週年:解讀天才手稿,開啟21世紀文藝復興

重新發現達文西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