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Jun. 07 2021

討厭吃青花菜與COVID-19抵抗力之間可能有關連?

  • 味蕾隱藏在乳突內,而乳突就是此處以藍色食用色素凸顯出來的蒼白圓點。 PHOTOGRAPH BY BRIAN FINK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味蕾隱藏在乳突內,而乳突就是此處以藍色食用色素凸顯出來的蒼白圓點。 PHOTOGRAPH BY BRIAN FINK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1

研究人員正在調查所謂的「超級味覺者」是否可能擁有對抗嚴重感染的優勢。

這說來有點詭異,不過有一項新研究顯示,人們對苦味的反應與他們感染COVID-19的嚴重程度有相關性。

這是一項讓人興奮的見解,因為在過去16個月裡,大家漸漸發覺人們對SARS-CoV-2的反應是不可預測的。我們無法確定感染者是否會經歷輕微症狀,或發展出危及生命的呼吸道疾病。想像一下,假設一項簡單的味覺測試就能顯示受試者發展出嚴重COVID-19的風險高低呢?

路易斯安那州巴頓魯治綜合醫學中心(Baton Rouge General Medical Center)的鼻科醫師亨利.巴勒姆(Henry Barham)在5月25日於醫學期刊《美國醫學會期刊網路公開版》(JAMA Network Open)上發表了一項研究,該研究分析將近2000名病患,並發現「超級味覺者」(supertaster)──對於某些苦味化合物過度敏感的個體──檢測出SARS-CoV-2陽性的可能性較低。如果這種關聯是真的,就暗示了不覺得青花菜等食物太苦的人屬於嚴重COVID-19的較高風險族群。

AD

ads-parallax

田納西州納什維爾范德堡大學醫學中心(Vanderbilt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的傳染病分部主任大衛.阿羅諾夫(David Aronoff)並未參與該研究,他說:「這是一項非常有趣的研究,顯示讓我們嘗到苦味的舌上受器也跟我們對COVID-19等呼吸道感染的易感性有關聯。」他說,味覺受器居然可能也跟免疫力有關,這是很令人訝異的事。

「超級味覺者」有超能力嗎?

在1990年代的耶魯大學,心理學家琳達.巴托舒克(Linda Bartoshuk)率先開始研究味覺感知的遺傳變異。她創造出「超級味覺者」一詞來描述那25%對苦味特別敏感的人。還有25%的人是「味盲者」(nontaster),他們幾乎無法偵測出苦味,而剩下50%的人則只是「一般味覺者」(taster)──他們可以察覺出苦味,但不會到討厭的程度。

超級味覺者對苦味更敏感,因為他們舌上的味蕾比一般人多達四倍。某些食物及飲品中的苦味化合物會被第2型味覺受器辨識出來,這種受器是由稱為T2R的基因群製造的。T2R38基因是其中被研究得最徹底的基因之一。該基因負責編碼T2R38蛋白,而這種蛋白的結構變異與人類對苦味化合物的容忍度有相關性。苦味化合物包括苯硫脲(phenylthiocarbamide)和丙硫氧嘧啶(propylthiouracil),許多蔬菜都富含這些化合物,例如青花菜、甘藍菜、抱子甘藍。

這並不是超級味覺者首次跟某種疾病產生關聯。超級味覺者具有比較高的大腸息肉發生率。對於跟苦味蔬菜攝取過少有關的癌症而言,息肉確實是風險因數之一。

不過,超級味覺者也可能擁有生理優勢。碰巧的是,T2R38蛋白也分布在除了舌頭之外的部位。這些「口外」區域包括鼻子和上呼吸道內襯的表皮細胞,這些細胞會對入侵的病原體做出反應。

2012年由費城賓州大學的鼻科醫師諾姆.科恩(Noam Cohen)主持的一項研究發現,導致鼻竇感染的細菌會活化呼吸道內襯細胞上的T2R38蛋白受器,使它們製造一氧化氮(nitric oxide)。一氧化氮是我們免疫反應的重要成分之一,而免疫反應是抵抗入侵病原體的第一線防禦。一氧化氮會刺激呼吸道內稱為纖毛的毛狀結構,纖毛負責把外來顆粒和病原體清出體外。因此,超級味覺者比較不會出現細菌性鼻竇感染。

巴勒姆因為T2R受器與呼吸道內的先天免疫有關而開始研究這系列基因,他也發覺一氧化碳可以毒殺SARS-CoV,這是一種於2003年首次在亞洲通報的冠狀病毒(與造成COVID-19的SARS-CoV-2有關),它導致的呼吸道疾病在被控制之前,已傳播到22個國家。這促使巴勒姆調查COVID-19與超級味覺者之間是否存在關聯。

讓味盲者感到苦澀的味覺研究

巴勒姆的團隊研究了1935名成人,其中有266名檢測出SARS-CoV-2陽性反應。味盲者明顯比一般味覺者和超級味覺者更容易出現SARS-CoV-2陽性、更容易在感染之後住院,症狀也更容易持續較長時間。在需要住院的COVID-19嚴重感染者中,有86%是味盲者。小於6%的超級味覺者檢測出SARS-CoV-2陽性。

巴勒姆也懷疑,T2R受器與COVID-19之間的可能關聯或許跟兒童為何通常較不容易感染有關。巴勒姆說:「味覺受器〔的數量〕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減少,這或許能解釋為什麼年長族群似乎比年輕族群更難抵抗COVID-19。」相反地,兒童則具有較多T2R受器,大多數兒童感染SARS-CoV-2時出現的症狀也較不嚴重。他說:「有25%的兒童是味盲者,他們的T2R受器很少甚至根本沒有,這使他們可能出現更嚴重的症狀。」

阿羅諾夫認為,這項研究有一些限制。相對少量的受試成人位於相當狹窄的年齡範圍內,所以我們並不知道兒童或長者是否存在著味覺偏好與COVID-19嚴重程度之間的相關性。他也說,受試族群可能會有所差異,進而以未知的方式影響研究結果。

COVID-19味覺測試要登場了嗎? 

如果這種測試能迅速確認誰感染SARS-CoV-2的風險最高,它就會在社會擺脫隔離狀態時成為一項寶貴的工具。巴勒姆的發現顯示,味覺測試或許能提供一種安全、快速、便宜的方式,將民眾分類成COVID-19或其他感染的不同風險族群。

「目前這項研究的結果還不成熟,無法幫助我們在門診時應對COVID-19。」阿羅諾夫警告:「不過,是什麼因素導致人類比較容易或比較不容易罹患COVID-19等感染呢?這些研究結果可能會影響我們在這方面的理解。」阿羅諾夫強調,超級味覺者不應該過度解讀這些結論。他說:「討厭青花菜的人不應該避免疫苗接種。」

費城莫奈爾化學感官中心(Monell Chemical Senses Center)的丹妮爾.里德(Danielle Reed)也警告,我們不應過度解讀這些研究發現。里德研究味覺與嗅覺的遺傳變異,她在巴勒姆的研究中負責進行基因檢測,但她拒絕掛名為作者,因為她對結果的解讀不同。

里德指出,巴勒姆的分析並沒有解釋「一般味覺喪失,這是COVID-19的初期主要特徵」。因此,她相信有些病患「被錯誤分類成味盲者」。此外,在一項獨立的基因組分析中,T2R基因並未被視為與COVID-19嚴重程度有關。

里德說,協助引導醫療的味覺測試是「我們可以為之努力的目標。但第一步是讓味覺與嗅覺篩檢成為醫療保健的常規項目,就跟我們在視力和聽力的做法一樣。當我們把味覺與嗅覺檢查加入常規醫療保健時,這些感官預測健康狀況和疾病的機制就有可能會顯現出來,並成為有用的工具。」

巴勒姆同意,還有更多研究有待進行。他也說他的團隊已經繼續收集資料來「探索〔味覺受器和COVID-19之間的〕關係」。對於延伸研究到其他傳染病,他抱持著樂觀態度。「我們也正在研究這個系列的受器,因為它們會影響身體對於流行性感冒及其他上呼吸道感染的先天免疫。」

 

延伸閱讀:狗狗也能嗅出COVID-19? / 接種COVID-19疫苗後多喝水,能否減少副作用?

JUN. 2021

古羅馬格鬥士

他們戰鬥不是為了殺死對方,而是為了呈現一場精采的表演。

古羅馬格鬥士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