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Sep. 24 2019

全世界最大的兩生類確認為獨特物種

1
  • 亞特蘭大動物園中極度瀕危的中國大鯢(Andrias davidianus)。新研究顯示,中國大鯢至少分屬三個不同物種。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中國大鯢其實分屬三個不同的物種;這項新發現應有助於找出該如何拯救這種極度瀕危的動物。

全世界最大的兩生動物是什麼?科學家才剛找到新答案,並回答了這個──你可能會這麼認為──現在或許可算是塵埃落定的問題。

概括來說,我們已經知道最大的兩生類是中國的大鯢。這種動物可以長到超過1.5公尺,體重超過45公斤。不過在幾十年之前,中國各地要找到牠們的蹤跡都還很容易,從副熱帶的南方到中北部山區、東部,都還有。

儘管牠們出現在這麼大範圍的地區,而且還被山脈與不同河流流域分割,學者仍認為牠們都屬於同一個物種,中國大鯢(Andrias davidianus)。

AD

ads-parallax

但有一項新研究在分析了博物館標本之後證實,中國大鯢其實並不是一個單一的物種,而是至少有三個物種。其中可能是三種中體型最大的一種,獲得了新的學名:Andrias sligoi,也就是「中國南方大鯢」,以上是根據9月17日發表在《生態學與演化》(Ecology and Evolution)期刊上的一項新研究。

「竟然要到了今天、到這個年代,才辨識出全世界最大的兩生類是什麼,真的很不可思議。」這項研究的主要作者山繆爾.特維(Samuel Turvey)說,他是倫敦動物學會(Zo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的保育科學家。

這新聞正好發表在這種動物的危急存亡之秋。中國大鯢已經被認定極度瀕危,而這種生物在野外也已經面臨絕滅,特維說。幾乎可以確定另外兩個新物種的狀況更糟,他補充說。恰當的辨識出這些動物,能推動更好的保育策略。

危急存亡之秋

這種動物受到的主要威脅是棲地喪失、盜獵,而最重要的,就是大鯢養殖場的普及。事實上,有幾百萬隻大鯢散布在中國各地的養殖場,但這些個體似乎都是屬於比較普遍的中國大鯢。

部分原因在於大鯢養殖源自中國中部,也就是發現這個物種的地方。而過去幾十年來因為大鯢養殖業蓬勃發展,也讓牠們擴散到中國各地。這種動物被當作珍饈美食,肉可以賣出高價。

過去,這些養殖場常常把許多大鯢放回野外,因為誤以為這樣對大鯢有好處。但這種策略造成的損害可能遠比好處多,因為各地都有不同變異,所以應該只能重新引入各地區的獨特物種,特維補充說。

這種作法可能會傳播疾病,也可能會在動物之間造成競爭與混種。

「這就是把錯的物種放在錯的地方,」他說。

特維和其他在野外尋找中國大鯢的人,從2013到2016年間僅僅只在四個地點有所斬獲。然而,他們找到的似乎都是養殖場野放的大鯢,因為牠們的基因跟當地大鯢不一樣。

「這是非常非常嚴重、而且令人沮喪的──沒有人意識到狀況已經這麼糟糕了。」特維說。這項調查的結果發表在2018年5月份的《當代生物學》 (Current Biology)期刊上。

比對基因

為了進行這項研究,學者檢驗了博物館在幾十年前採集的大鯢標本,那是在中國風行養殖大鯢和大鯢擴散(人類造成的)到全國各地之前。

他們的分析顯示,在青藏高原還有中國中南部的南嶺隆起之後,大鯢也約在約310萬年前開始分化。這種地理上的隔離,讓大鯢分別演化成三個支系,全都是獨立的種,分別為北方的長江、西南方的珠江,還有東南方的多條河流所獨有。

這是因為獨特的地形與各族群的基因所造成的結果,但科學家並不知道這幾個物種在結構上的確切差異,因為這些動物標本保存的方式各不相同。有些標本是保存在液體中,有些則是乾燥標本,而多年下來,其中有些已經乾到變成「大鯢紙」碎片了,特維說。

也有很多標本是幼鯢,缺乏其他較老個體身上出現的特徵。盜獵壓力使得野外的大鯢不再長得超巨大,他補充說明。這個時候根本無法指出完全成長的每種成年大鯢彼此之間會有什麼差異。

至於第三個物種,研究團隊尚未能加以描述,也無法命名,因為他們能研究的也只有來自組織樣本的DNA,而不是完整的動物,特維說。

 

延伸閱讀:俗稱「娃娃魚」的中國大鯢至少有五個物種! / 宏都拉斯的「蛙壺菌」危機

FEB. 2020

最後一艘奴隸船

1860年,克羅蒂德號成為最後一艘抵達美國海岸的奴隸船。這是船上108人以及他們後代的故事。

最後一艘奴隸船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