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Dec. 26 2019

如星夜般美麗的蟾蜍,在消失30年後重新現身!

1
  • 星夜斑蟾(Atelopus aryescue)得名於牠們在哥倫比亞山區棲地的星空。PHOTOGRAPH COURTESY FUNDACION ATELOPUS

哥倫比亞的原住民社群將這種帶有白斑的兩生類視為神聖象徵。而最近,他們容許全世界重新認識這個物種。

一種過去30年來始終被認為已經滅絕的蟾蜍,即將再次出現在世人眼前,科學家宣布:準備迎接星夜斑蟾吧!

曜黑色的膚底搭上白色斑點,在不到5公分的身上披了讓人目眩神迷的彩妝,這驚奇的小生物只能在一個地方見到──哥倫比亞的聖瑪爾塔內華達山脈(Sierra Nevada de Santa Marta),這兒可是地球上最高、也最偏遠的沿岸山脈之一。事實上該物種的俗名「星夜斑蟾」(starry night harlequin toad,學名為Atelopus aryescue),正源自人們對此處上空漆黑純淨之天空的歌頌。

當科學家第一次「在岩石上見到約30隻黑白相間、色彩斑斕的斑蟾時,腦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是:『噢老天,這看起來就像是星空!』」麗娜.瓦倫西亞(Lina Valencia)說。瓦倫西亞是哥倫比亞一名「全球野生動物保育機構」(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的保育主管,該機構是美國的非營利組織,與哥倫比亞當地的保育組織斑蟾基金會(Fundación Atelopus)共同參與了此次星夜斑蟾的重新探索。在索格羅姆(Sogrome)和星夜斑蟾共享棲地的阿爾瓦科族(Arhuaco)社區,也首度邀請科學家研究星夜斑蟾,試著讓科學界重新認識該物種。

數十年來,生物學家深怕會失去這種極危物種,加上還有一種會讓兩生類(amphibians)死亡的致命真菌「蛙壺菌」正在迅速擴散。不幸的是,科學家發現蛙壺菌對斑蟾影響甚鉅,在斑蟾屬(Atelopus)的96個物種中,有高達80種被列為瀕危、極危或野外滅絕。

「有個假說是,假如我們袖手旁觀,斑蟾會是第一個因此滅絕的脊椎動物。」瓦倫西亞說。

不過,還是有許多類似這篇報導的故事在發生,匹茲堡大學的兩生類學家科里.理查茲-扎瓦奇(Cori Richards-Zawacki)說。扎瓦奇對斑蟾做過廣泛的研究,不過並未參與此次星夜斑蟾的研究。

首先是生物學家在這幾年「重新發現」了許多其他斑蟾,包含2013年發現的Atelopus varius、2015年發現的Atelopus bomolochos,以及2016年發現的Atelopus longirostris等。

理查茲-扎瓦奇表示,這當然有一部分得歸功人們更加努力的尋找這些兩生類;但也有其他證據指出,部分在蛙壺菌惡夢中倖存的族群,現在正逐漸復興。

「這真的很振奮人心,」扎瓦奇說:「看起來像是兩生類在經歷這場疾病後,即將迎來好消息的兆頭。」

「牠們的環境就像座聖堂」

星夜斑蟾故事的第二幕,始於一個叫做魯珀托.查帕羅.維拉法納(Ruperto Chaparro Villafaña)的男人。

查帕羅.維拉法納住在索格羅姆這個與星夜斑蟾仰賴同樣的山澗的社區,自許是保育人士的他,跟著斑蟾基金會的努力拯救其他斑蟾物種,而他知道在他家社區土地的溪流裡,始終有著星夜斑蟾。

不過,決定向世界分享這則消息並不容易,原因在於索格羅姆社區與這些兩生類有著一種稱為「gouna」的特殊關係。

「牠們生活的環境就像是座聖堂,是一個神聖的場所,」查帕羅.維拉法納透過瓦倫西亞翻譯,在WhatsApp上說:「而我們則與之不停的對話,猶如牠們是我們的一分子一樣。」

這種連結既是精神也是實際上的。幾個世代以來,星夜斑蟾的鳴聲指引著阿爾瓦科族人何時該種植作物,或進行信仰儀式;他們將這個物種視為環境中的「權威」,這個觀點也得到科學家的背書,認為星夜斑蟾是生態系的健康指標。

「如果我們忽視了gouna,就意味著我們也正在消失。」查帕羅.維拉法納說。

為了斑蟾,攜手同行

索格羅姆社區的精神領袖們──稱為「mamos」──最後同意與外界合作,在2016年讓查帕羅.維拉法納發送了幾張星夜斑蟾的相片給斑蟾基金會。但即便如此,科學家還是花了四年多的時間與索格羅姆社區討論,才獲得允許去親身看星夜斑蟾。

基於信任測試,初次拜訪的科學家們將相機留在家中沒帶上。

↑↑↑↑↑蛙壺菌正在世界各地擴散,並造成上百種物種瀕臨絕種或滅絕。

斑蟾基金會的共同創辦人杰斐遜.維拉巴(Jefferson Villalba)透過WhatsApp表示:「當我們看到第一隻星夜斑蟾時,我們感到既興奮又充滿希望,這可是這個物種活生生的個體呀!」

隨著科學家與索格羅姆社區的關係愈來愈好,研究人員最終得以拍攝星夜斑蟾,並針對這次的重新發現進行一系列的活動。

與此同時,保育組織與阿爾瓦科族人合作,展示他們如何藉由收集族群動態與型態學等數據,監測這個物種;星夜斑蟾甚至在另一個更大的社區保育計畫Amas la Sierra中,擔綱旗艦種的角色。

(編按:旗艦種(flagship species)是指在保育上能夠吸引公眾關注的物種。旗艦種的選擇並不完全基於生態學意義上的重要性,而是注重它的公眾號召力與吸引力。)

「我們的目標是將科學知識與阿爾瓦科族社區的傳統文化知識結合,確保能守護這些物種。」維拉巴說。

延伸閱讀:宏都拉斯的「蛙壺菌」危機不產蝌蚪的怪蛙,野外消失十年後再度現身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