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Oct. 18 2019

只有不到3%的海洋受到「高度保護」!海洋保護區的困境是什麼?

1
  • 種類繁多的物種生活在帛琉大片受保護的海洋中,包括這條隱身在紅珊瑚分枝中的小蝦虎魚( Gobiiformes)。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在「原始海洋」(Pristine Seas)這個計畫中一趟到帛琉的探險裡,工作團隊發現了這邊的陸上和海裡都擁有高度生物多樣性。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世界領袖們儘管高調宣告了要設立海洋保護區,要落實這些重要的保育措施時卻力不從心。

種類繁多的物種生活在帛琉大片受保護的海洋中,包括這條隱身在紅珊瑚分枝中的小蝦虎魚( Gobiiformes)。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當某些國家宣布要劃出成千上萬平方公里的海洋進行保護時,這種大膽的計畫會讓他們獲得媒體很大的關注。這是因為科學家表示這種海洋保護區(Marine Protected Areas ,MPA)是保護海洋動植物不被海洋酸化、熱浪、過度捕撈和污染威脅的有效方法。

MPA能提供許多好處,例如保護瀕臨危險的物種,或是有助於恢復魚群數量並散播到鄰近漁場。管理最好的保護區會獲得最多好處,而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在9月底發表的報告,並未減少的污染排放將會對生物多樣性造成嚴重衝擊。

AD

不過若要MPA真的達到足以減緩氣候變遷造成影響的保護等級,專家說聯合國在如何管理那些地區以及思考無法履行承諾的國家會有什麼下場時,必須考慮的更加嚴格。如果一個保護區處在不上不下的狀況太久──卡在宣布了卻又沒有執行之間──它可能就會被環保團體視為如同「紙上保護區」,但仍不會在國際間面臨太多批評。

在2014年,科學家呼籲到2030年底,全世界以MPA網絡來保護的海洋區域應該要有30%,然而如今各國似乎連聯合國訂下要在2020年前保護全球10%海洋區域的短期目標,都無法達成。雖然聯合國說已經做到8%了,但是專家警告說全球的海洋只有2.2%是完全禁止商業活動,而也只有4.8%有受到積極的管理。

「不是只要30%受到保護就可以,而是要30%受到高度保護。」皮尤貝塔雷利海洋遺產計畫(Pew Bertarelli Ocean Legacy Project)的負責人麥特.蘭德(Matt Rand)說。

為什麼有些國家會失敗

「有兩種方式來看待這些紙上保護區。」持續追蹤海洋保護區進展的海洋保護地圖計畫(Atlas of Marine Protection)的經理羅素.莫菲特(Russel Moffitt)說。他說這個名詞可能是指稱那些只有紙上作業的保護區:「通常是遇到程序問題或管理權的問題。」

紙上保護區也可能源自於「非常微弱的規範,缺乏執行力或社群參與,雖然有海洋保護區存在,但並沒有達到設立的目的。」

一份去年發表在《科學》期刊的研究發現,在歐盟727個MPA裡,有432個裡面有商業捕魚活動出現。

MPA通常是建立在生態豐富的水域,在那裡嚴格的規範能保護最多的生命。但這往往也會讓想要保護魚群和想要進入保護區的兩種人引發爭論。

↑↑↑↑↑談到海洋保育,也來聽聽臺灣海洋保育先鋒鄭明修的看法。

「我不是要要批評任何努力排除萬難劃定出保護區的人,」蘭德說:「他們確實經歷了過程中最困難的部分,[宣布了]不允許某種程度的海洋資源開採。」

蘭德舉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作為例子,他們尚待處理的維護工作正說明,要確保自然保護區受到保護是需要大量的財力和人員。

MPA的盲點

俄勒岡州立大學(Oregon State University)的生態學家克莉絲蒂.格魯寇維特(Kirsten Grorud-Colvert)列出了好幾條能改進MPA的方法。

「首先是對於MPA是什麼,以及有什麼用至少要有共同的理解。」她說。

格魯寇維特目前正和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總署(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前署長、現在是俄勒岡州立大學教授的珍.盧布申科(Jane Lubchenco)一起努力要訂出一套能清楚定義各種規模的MPA的指導方針。

「重點是要使用相同的語言。」格魯寇維特說。  

她補充說鼓勵各國勇敢採取行動,並幫助這些國家在國際間取得支援,也能讓MPA的成效更好。

在「原始海洋」(Pristine Seas)這個計畫中一趟到帛琉的探險裡,工作團隊發現了這邊的陸上和海裡都擁有高度生物多樣性。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資源和收入也是個問題。你需要財力、人員、和設備,」位在布魯塞爾(Brussels)的組織歐西亞納(Oceana)的政策與宣傳經理尼可拉斯.佛尼爾(Nicolas Fournier)說:「這是許多政府所面臨的現實情況。有時候他們連執行的預算都沒有。」

國家地理探險家安立克.薩拉(Enric Sala)去年在TED大會給的一場演講裡,提倡要將公海變成海洋保護區。由於公海位在任何國家的領海之外,所以它們會需要一份大規模的國際協議。

「世人大多不知道,一份相當於海洋版本的氣候協議目前正在進行協商。」蘭德說。

一份可以保護占海洋三分之二面積的公海的協議,將在接下來的2020年初進行協商,不過還不清楚保護的程度會多嚴密。

保持樂觀的理由

蘭德樂觀地看待進展的衛星科技可以更有效地監測MPA,同時又能降低花費。全球漁業活動觀察(Global Fishing Watch)讓衛星監測系統搭配了人工智慧,並已藉此找出非法捕魚猖獗的海域。

蘭德也認為活力充沛的青年運動和當前對氣候變遷的關注,也是能樂觀看待全球會有更多海洋獲得保護的原因。

薩拉指出英國、智利、塞席爾群島(Seychelles)和帛琉等都是為保護海洋而勇敢行動的國家的例子。

「各國必須挺身保護更多情況危急的海洋地區,這有助於防止大規模的滅絕,未來海洋才能生產更多食物,以及減緩氣候的變化,」薩拉在電郵裡說:「海洋雖然是氣候變遷下的受害者,但也可以是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

延伸閱讀:為了保育海洋,阿根廷新設超大型海洋保護區全球最大「吸塵器」出海!

DEC. 2019

深入耶路撒冷

地底下埋藏了哪些宗教與文化寶藏?

深入耶路撒冷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