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Jan. 21 2014

五種會吃同類的動物

  • 五種會吃同類的動物

    五種會吃同類的動物

1

有些人類可能會覺得食人族的笑話很沒水準,但對某些動物而言,吃食同類卻完全不是笑話。對下面這幾種動物來說,「我想請你過來晚餐」是非常嚇人的邀請。

 

沙虎鯊(Sand Tiger Shark )

人們都說你愈早學習一種東西,就愈不容易忘記。好吧,難怪鯊魚是世界級的殺手:牠們從還沒出生就開始學習了。

一隻沙虎鯊在北卡羅來納州外海悠游。攝影:Norbert Wu/Minden Pictures/Corbis

 

根據加拿大廣播公司(CBC)的報告,雌沙虎鯊的懷孕期長達一年,一開始兩個子宮裡可能共有六、七個胚胎,但每個子宮最後只會生出一隻幼鯊。

第一個從卵囊裡孵化出來的胚胎會開始吃牠的弟弟妹妹。弟妹全被牠吃光後,這隻鯊魚寶寶就開始吃子宮內沒有受精的卵。這種高蛋白質的飲食非常有效:沙虎鯊一出生就有大約一公尺長,不太可能成為獵物。

 

草原土撥鼠(Prairie Dog)

牠們是全世界最可愛的連環殺手,非但殺嬰兒,還把牠們吃掉。

這些黑尾草原土撥鼠看起來或許很可愛,但是…… 圖片來源:Universal Images Group via Getty Images

 

不是所有的草原土撥鼠都如此卑鄙,但在馬里蘭大學環境科學中心的行為生態學家約翰・胡格蘭(John Hoogland)孜孜不倦的研究之下,我們得知某些土撥鼠確實會這樣。深入調查後,他發現黑尾草原土撥鼠之間有同類相食的情形。

「我們注意到幾乎所有的雌鼠都有交配,但最後把小鼠哺育到斷奶的卻寥寥無幾,」胡格蘭說,他自1974年開始研究這種齧齒動物。

團隊也發現,雌鼠會往最親近的雌性親戚窩裡跑,而「出來時臉上經常沾著血跡。」接著這些窩裡的鼠媽媽就不再出現任何育幼行為了。

努力了很久之後,他們終於「找到了一些沒有頭的鼠寶寶屍體,大部分在洞裡就被同類吃掉了,」胡格蘭說。「這下我們可有了鐵證。」

另一種土撥鼠(猶他草原土撥鼠)也會吃自己的幼鼠,但其他種類卻極少或完全沒有這種行為。

「我的引導性假設是:由於競爭太過激烈,土撥鼠有時必需殺掉近親的後代才有利生存,因為這樣做能提高自己的後代存活下去的機會,」他說。

「就這個角度而言,」胡格蘭又說,「這真的是個狗咬狗的世界。」

 

蔗蟾蜍(Cane toad)

狗咬狗,好吧…… 但是,蛙咬蛙?

2009年3月29日,數以千計的蔗蟾蜍在澳洲凱恩斯等著透過冰凍安樂死。攝影:Brian Cassey, AP

 

好啦,其實也算是。原生於南美洲的蔗蟾蜍的蝌蚪喜歡吃蔗蟾蜍的卵,牠們會在水裡嗅出這些卵然後把它們吃掉。牠們尤其受一種名叫「蟾蜍強心苷」、能保護卵的毒素所吸引。根據2011年一份雪梨大學與詹姆斯庫克大學的共同研究,這種營養的魚子醬有助牠們成長發展,而且能減少未來的競爭對手。

但不光是小孩這樣而已:一份2008年的研究發現,蔗蟾蜍會扭動後腳的中趾來引誘獵物,包括年幼的蔗蟾蜍。在這份研究中,研究員解剖了28隻少年蔗蟾蜍,結果發現牠們的149件獵物中,有64%是其他的蔗蟾蜍。

哀哉,跟我們很多人一樣,蔗蟾蜍可能會被自己的胃口所毀。牠們在澳洲是入侵物種,很多人都在努力消滅牠們。(看一張在澳洲捕獲的蔗蟾蜍怪的照片。)

 

蛇(Snakes)

身為蛇,不代表就不會淪為蛇的點心:如果被關在一起,某些品種的過山刀(garter snake)和王蛇(king snake)可能會同類相食。

多斑響尾蛇(Mexican lance-headed rattlesnake)。攝影:Darren Green Photography/Alamy 

 

2009年一份多斑響尾蛇的研究顯示,有68%的新手媽媽會把沒能存活下來的後代全部吃掉或吃掉一部分,很可能是為了補足再次繁殖所需的營養。

《紐約時報》也曾在1901年刊登過一篇生動無比的報導:布朗克斯動物園裡有一隻超大的母眼鏡蛇,管理員餵給牠的黑蛇,每次都被牠狼吞虎嚥地吃掉,「公園裡的黑蛇都快被牠吃光了」。(影片:「同類相食的蛇」。)

蛇偶爾也會咬自己。瞧瞧這段銅頭蛇大嚼自己尾巴的影片……而且還是在牠的頭被砍下來之後。

 

澳洲紅背蜘蛛(Australian redback spider)

「種草莓」、「為愛飢渴」、「我想吃了你」—-人類的性慾,充滿了各種食物的隱喻。

出現在澳洲西部阿爾巴尼的一隻母紅背蜘蛛。攝影:Auscape/UIG via Getty Images

 

但在微小的世界,這些卻不是隱喻。

某些昆蟲和蜘蛛會有性愛相食行為,雌性會在交配之後吃掉雄性。澳洲紅背蜘蛛更是把這種事提升到了特技的境界。

公紅背蜘蛛會在交配的時候翻個跟斗跳到母蜘蛛嘴邊,把自己獻給她,還可以在自己被吃掉的同時傳輸精液。

多倫多大學史卡波分校的梅蒂安・安德雷德在2003年的一份研究中指出,有65%的公蜘蛛會在交配時被吃掉,而比起沒被吃掉的那些,被吃掉的公蜘蛛非但交配的時間持久得多,後代的數量還是牠們的兩倍。

 

 

JUN. 2022

撫觸的力量

襁褓時期的撫觸 我們感到安心。最新科學研究正在深入了解擁抱與握手對於健康與人性有多麼重要。

撫觸的力量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