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witter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May. 29 2015

組織犯罪:動物盜獵激增的幕後操盤者

  • 組織犯罪:動物盜獵激增的幕後操盤者

    組織犯罪:動物盜獵激增的幕後操盤者

1

資深執法人員說,犀牛角和象牙走私或許是國際犯罪集團的弱點。

在莫三比克的馬布多大象保護區(Maputo Elephant Reserve),這片氾濫平原的打擊盜獵行動進展相當緩慢。一項新的報告指出,莫三比克在過去五年內,因為盜獵已失去將近一半的大象。
PHOTOGRAPH BY CHRIS JOHNS, NATIONAL GEOGRAPHIC

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學會(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5月26日報導,莫三比克在過去五年內,因為盜獵而失去了48%的大象——從2萬頭減至1萬300頭。

本月初,主管當局在莫三比克首都馬布多市郊的一處民宅,繳獲了65根犀牛角和1.2噸象牙。這是莫國有史以來最大一起非法野生動植物搜查案。

六天後,新加坡截獲一批十幾年來全球最大宗的非法象牙。這批貨物——包括四根犀牛角和22顆大型貓科的牙齒——遭查獲時,正從肯亞運往越南途中。

這類的查扣案件顯示出,為了滿足市場對動物身體部位的需求,非洲犀牛、大象和其他野生動物持續遭受迫害,而需求主要是來自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

「某些盜獵集團賺進大把鈔票,卻多到不知如何花用。」

為了解決南非犀牛盜獵的禍患——2014年有1215頭犀牛因為牠們的角而慘遭殺害——全球打擊跨國組織犯罪行動(Global Initiative Against Transnational Organized Crime)上週在開普敦舉辦一場「瀕危野生生物」(Wildlife in Crisis)會議。

與會成員約翰•瑟拉(John Sellar)曾擔任《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 CITES)的執法單位負責人14年,這份國際協約的主要目的是管制野生生物交易,並確保交易行為不會威脅物種生存。他曾主導66國一共234次現場執法的任務,並且謀畫對抗野生生物走私的策略。

瑟拉雖已退休,但仍然在反走私、詐欺和組織犯罪等領域擔任顧問。

在會議期間一場與《國家地理》雜誌的訪談中,他說組織犯罪網絡已掌控犀牛角和象牙走私活動,唯一能制止這個危機的方式,就是落實執法。

2011年7月21日在肯亞奈洛比的喬莫・肯亞塔(Jomo Kenyatta)國際機場,截獲中國走私客裝有非法象牙的行李箱。犯罪集團將大量非法象牙運往亞洲,而被逮捕的機率卻相當低。
PHOTOGRAPH BY BRENT STIRTON, NATIONAL GEOGRAPHIC/REPORTAGE BY GETTY

你認為最近的野生生物犯罪率有暴增嗎?

情況無疑變得更糟了。基本上那是因為組織犯罪集團與網絡發現有暴利可圖,因此將手伸入盜獵走私活動。

1999年時,我曾帶領一組人馬前往14個國家,研究老虎盜獵與非法交易的情形,我們在報告中提出警告說,組織犯罪正在向這個領域滲透。

自那時起,我和一、兩名其他同事就一直試圖鳴金擊鼓,希望人們注意這件事。然而直到過去三、四年,他們才意識到組織犯罪早已滲入。看到他們撰寫報告聲稱:「瞧我們發現了什麼!」真的讓我感到很沮喪。

你曾經擔任CITES執法單位負責人長達14年,CITES做得夠嗎?

CITES是一項貿易公約——它並不是為了打擊組織犯罪而設計。CITES會議並不是一個給你坐下討論如何對抗組織犯罪的平臺;應該負責的人不在會議室裡。

你不會任命一名藥廠員工去帶領專門小組打擊毒品走私,那麼為什麼要指派一名CITES行政人員去對抗動植物相關的犯罪活動呢?

假若我們同意——我也覺得我們應該、必須要同意——組織犯罪是野生生物走私的主要操盤者,那麼應該討論的議題想必不是非法交易,而是犯罪,對吧?

我們太放任他們了。這是高獲利低風險的生意。

犯罪集團都有什麼共通點?

他們有無數的相似之處。在城市或鄉村靠著剝削窮人備貨或收貨;徵求「信差」運送貨物;利用老練的走私手法越過邊界,或者賄賂貨運公司、海關或邊境官員。賄賂國家公園管理員,也賄賂警察。

此外,大多數人並不知道的是,某些犯罪集團賺進大把鈔票,卻多到不知如何花用。我看過突襲毒品走私犯的照片和影片,當他們進入屋內和房間時,只見整個空間從上到下都塞滿現金。

所以野生生物犯罪組織與毒品或其他違禁品走私是同一批人嗎?

沒錯!我確信如果再多加把勁,我們或許會發現,野生生物走私是某些集團的弱點。我不覺得他們把行蹤掩飾得很好,因為他們比較聚焦在毒品上,而且許多時候,我們都太放任他們。這是高獲利、低風險的生意。

要怎麼做才能壓制野生生物組織犯罪?

我們得看主事者——執法單位的領導者。因為是他們負責謀畫、採取和執行必要策略,以對抗組織犯罪。

我不確定他們是否有嚴正以待,而問題有部分在於我們沒有主動與執法單位接觸。你需要讓他們涉入其中,並且讓他們相信自己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而你並不需要說服國家犯罪調查機構去重視毒品走私問題。

但野生生物走私和販毒一樣有利可圖,因此我們必須引起人們對這件事的關注,他們才會願意做出強勢回應,並且投入資源。

世界海關組織(World Customs Organization, WCO)只有一名人力在關注野生生物犯罪。

國際刑警組織(International Criminal Police Organization, Interpol)負責協調190個會員國之間的警察行動和打擊跨國犯罪,並於近日介入肯亞的執法行動。

在日內瓦的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唯一一位關注這個領域的國際官員,所以我被部分媒體稱作「聯合國的獨行俠」,不過那是在國際刑警組織派人來的前幾年,而且那個人的薪資還是用捐款基金來支付的。如今,國際刑警組織的環境犯罪計畫(Environmental Crime Program)有將近30名員工。

比較鮮為人知的是,整個計畫幾乎都由捐款基金所贊助。若這個資金來源被切斷,就玩完了——國際刑警組織將不再介入環境犯罪調查。該組織的員工中,幾乎沒有人的薪資是來自它的核心預算。

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 UNODC)直到最近才介入。世界海關組織只有一名人力在關注野生生物犯罪。全世界只有一個人!

情況是否很絕望?

殘酷的現實是,野生動植物犯罪仍然是多數主流執法機關的次要任務。而這種情況很可能維持原樣,除非我們促成一些改變。

我並不是說,國際執法單位是遏止野生生物犯罪的萬靈丹,然而若你真的想要大聲疾呼:「停止走私,」那麼現在應該要投入更多必要的資源了。

 

撰文:Paul Steyn, National Geographic

編譯:居芮筠

TwitterInstagram上關注Paul Steyn。

JUN. 2024

壓力有毒!

壓力影響生理的科學新證據

壓力有毒!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