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Apr. 16 2020

亞馬遜部落傳出COVID-19死亡病例,如何避免滅族慘劇發生?

1
  • 伊塔瓜伊河(Itaquaí River)蜿蜒穿過巴西最西邊的亞馬遜地區,深入查瓦利溪谷原住民保留區(Javari Valley Indigenous Territory);在這個廣大的保留區內,有著全球最遺世獨立的未接觸部落。醫療專家和人權倡議團體擔心,假如新型冠狀病毒傳播到這些原住民部落中,可能會發生滅族慘劇。他們呼籲巴西政府採取緊急應變行動保護這些脆弱的部落,不要讓外人進入原住民領域。PHOTOGRAPH BY NICOLAS REYNARD,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墨西哈特特馬村位於羅賴馬州的亞諾瑪米原住民保留區,這裡的族人一直極力避免與外界接觸,甚至不願與其他亞諾瑪米族的部落往來。然而,在村外不到兩天路程的地方,已經有非法淘金者的蹤跡。原住民領袖認為,亞諾瑪米族出現第一起COVID-19死亡病例要歸咎於非法淘金者,他們也擔心若不將探礦者趕出去,可能會使像墨西哈特特馬村這樣的村落滅亡。PHOTOGRAPH BY GUILHERME GNIPPER TREVISAN/HUTUKARA

  • 生活在亞馬遜地區中部欣古河流域的卡亞波族,在現代文明社會的影響之下,正努力保留自己的文化傳統。最近卡亞波族的幾個領袖與淘金者達成協議,讓他們在COVID-19疫情期間撤出部落領域。卡亞波族保留區的警戒巡邏隊則砍倒林木,將通往保留區的道路都封鎖起來。PHOTOGRAPH BY FELIPE FITTIPALDI

巴西重要人權組織會長表示:「這片土地可能會成為COVID-19的溫床,在亞馬遜雨林的部族之間快速蔓延。」

伊塔瓜伊河(Itaquaí River)蜿蜒穿過巴西最西邊的亞馬遜地區,深入查瓦利溪谷原住民保留區(Javari Valley Indigenous Territory);在這個廣大的保留區內,有著全球最遺世獨立的未接觸部落。醫療專家和人權倡議團體擔心,假如新型冠狀病毒傳播到這些原住民部落中,可能會發生滅族慘劇。他們呼籲巴西政府採取緊急應變行動保護這些脆弱的部落,不要讓外人進入原住民領域。PHOTOGRAPH BY NICOLAS REYNARD,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伊塔瓜伊河(Itaquaí River)蜿蜒穿過巴西最西邊的亞馬遜地區,深入查瓦利溪谷原住民保留區(Javari Valley Indigenous Territory);在這個廣大的保留區內,有著全球最遺世獨立的未接觸部落。醫療專家和人權倡議團體擔心,假如新型冠狀病毒傳播到這些原住民部落中,可能會發生滅族慘劇。他們呼籲巴西政府採取緊急應變行動保護這些脆弱的部落,不要讓外人進入原住民領域。PHOTOGRAPH BY NICOLAS REYNARD,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日前亞馬遜地區的原住民部落首度傳出感染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後死亡的病例,由於原住民族缺乏對病毒的抵抗力,巴西官員和人權團體提出警訊,認為這可能會演變成公衛災難。

根據在巴西北部的羅賴馬州(Roraima)工作的醫療人員回報,有一名亞諾瑪米族(Yanomami)的少年在4月9日死於COVID-19,由於他在三週前就已出現症狀,令人擔心他可能已將病毒傳染給眾多親友與鄰居。這位少年平時常經過有許多非法淘金者活動的地區,無從知道他是在哪裡染上病毒、又是被誰所傳染。

這是巴西第二起原住民死亡案例。截至目前為止,該國所有原住民部落共有16位確診患者,分別在屬於亞馬遜雨林地區的三個州內。其中有數名患者是科卡瑪族(Kokama)族人,生活在位處西部的亞馬遜州(Amazonas),感染源是一位負責原住民醫療服務的醫生,他近期曾前往巴西南部參加會議,回來後未遵照規定做好自我隔離,使得疫情蔓延到部落中。

墨西哈特特馬村位於羅賴馬州的亞諾瑪米原住民保留區,這裡的族人一直極力避免與外界接觸,甚至不願與其他亞諾瑪米族的部落往來。然而,在村外不到兩天路程的地方,已經有非法淘金者的蹤跡。原住民領袖認為,亞諾瑪米族出現第一起COVID-19死亡病例要歸咎於非法淘金者,他們也擔心若不將探礦者趕出去,可能會使像墨西哈特特馬村這樣的村落滅亡。PHOTOGRAPH BY GUILHERME GNIPPER TREVISAN/HUTUKARA

墨西哈特特馬村位於羅賴馬州的亞諾瑪米原住民保留區,這裡的族人一直極力避免與外界接觸,甚至不願與其他亞諾瑪米族的部落往來。然而,在村外不到兩天路程的地方,已經有非法淘金者的蹤跡。原住民領袖認為,亞諾瑪米族出現第一起COVID-19死亡病例要歸咎於非法淘金者,他們也擔心若不將探礦者趕出去,可能會使像墨西哈特特馬村這樣的村落滅亡。PHOTOGRAPH BY GUILHERME GNIPPER TREVISAN/HUTUKARA

在巴西北部、同樣屬於亞馬遜地區的帕拉州(Pará)內,調查人員已透過驗屍確認一位87歲的波拉里族(Borari)婦女死於COVID-19。這位婦女的葬禮在3月底舉辦,有數百人前往哀悼,卻不知道遺體仍帶有可能傳染的致命病毒。葬禮上有這麼多人群聚,引發各界擔憂接下來出現大量確診病例,可能會讓當地原本就十分脆弱的醫療體系徹底崩潰。

截至4月16日,另外新增的三例死亡個案包含了一名78歲的提庫那族(Tikuna)長者、一名44歲的科卡瑪族婦女與一名穆拉族(Mura)中年男性。

值得注意的是,個案中的波拉里族婦女與穆拉族男性並非來自傳統聚落,而是居住在城市中的原住民。

朗多尼亞州(Rondônia)韋柳港(Porto Velho)教區主教,也是天主教人權團體「原住民宣教協會」(Indigenist Missionary Council)會長的羅克.帕洛斯基(Roque Paloschi)指出:「由於許多人往來於亞馬遜地區的各州之間,加上缺乏相關公共政策……這片土地可能會成為COVID-19的溫床,在亞馬遜雨林的部族之間快速蔓延,這在短期到中期內可能會變成一場災難。」

通稱為聯邦公共部(Federal Public Ministry)的巴西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在4月8日提出警告,表示可能有「種族滅絕的風險」,並抨擊國家原住民基金會(FUNAI)這個原民事務專責機關缺乏作為,未能保護原民部落免於新型冠病毒危害。聯邦公共部也再次呼籲應立即撤換里卡多.洛佩斯.迪亞斯(Ricardo Lopes Dias),這位福音教派傳教士在今年2月獲派進入FUNAI,主管孤立與晚近接觸原住民部門(Department of Isolated and Recently Contacted Indians)。

迪亞斯是新部族差會(New Tribes Mission)的資深牧師,這個基本教義派差會在1942年創立於洛杉磯,目標是向南美洲的孤立部落傳教。他出任FUNAI這項極為敏感的職務,讓許多人擔心他會使該部門偏離原本應保護孤立部落不受外界影響的戰略角色。

FUNAI的田野調查人員經過數十年的努力,已確認巴西亞馬遜地區現有28個極端孤立的部落,而且可能還有多達80個部落尚未被外界發現。自1987年以來,聯邦政府就禁止外人進入已知有孤立部落的領域,主要是為了避免這些部落接觸到傳染性疾病,因為他們對這些疾病缺乏免疫力。

批評者擔心迪亞斯會對傳教士和牟利團體擅入孤立部落的行為視而不見,讓原住民面臨感染疾病、土地侵占以及傳統消失的風險。

對於這些指控,迪亞斯予以駁斥,並堅持該部門一直掌控著21個管轄孤立部落領域進出路線的前哨點。

「FUNAI承諾保護孤立與晚近接觸的原住民,這點並沒有任何改變。」他在給國家地理的電子郵件中寫道:「我們遵循衛生主管機關的指示,也正在努力以最好的方式控制這場全球健康危機。」

生活在亞馬遜地區中部欣古河流域的卡亞波族,在現代文明社會的影響之下,正努力保留自己的文化傳統。最近卡亞波族的幾個領袖與淘金者達成協議,讓他們在COVID-19疫情期間撤出部落領域。卡亞波族保留區的警戒巡邏隊則砍倒林木,將通往保留區的道路都封鎖起來。PHOTOGRAPH BY FELIPE FITTIPALDI

生活在亞馬遜地區中部欣古河流域的卡亞波族,在現代文明社會的影響之下,正努力保留自己的文化傳統。最近卡亞波族的幾個領袖與淘金者達成協議,讓他們在COVID-19疫情期間撤出部落領域。卡亞波族保留區的警戒巡邏隊則砍倒林木,將通往保留區的道路都封鎖起來。PHOTOGRAPH BY FELIPE FITTIPALDI

亞諾瑪米少年染疫的案例,觸動了部落領袖和相關社運人士最為敏感的神經。在橫亙巴西與委內瑞拉邊界兩側的高地叢林裡有許多偏遠部落,大約住著2萬2000名亞諾瑪米人。其中許多村落與外界少有往來,甚至完全不曾接觸,但已有數以千計的淘金者非法潛入幅員遼闊的原住民保留區,對部落構成莫大威脅。數週以來,亞諾瑪米族領袖們不斷向政府提出請願,希望將採礦者趕出保留區。染疫的少年來自一個靠近河邊的部落,那裡已經出現大量採礦者紮駐。

胡圖卡拉亞諾瑪米協會(Hutukara Yanomami Association)在3月19日發表了一封給聯邦衛生與原住民事務主管機關的公開信,信中警告:「你們應該善盡職責,避免傳染病循著非原住民入侵者開闢的途徑進入我們的家園。」

社運人士特別擔憂墨西哈特特馬村(Moxihatetema)的命運,這個聚落有幾十名居民,長期以來極力避免與外界接觸,甚至不願與其他亞諾瑪米族的部落往來。(墨西哈特特馬村曾因空拍機曝光。)幾年前,探礦者在距離墨西哈特特馬村不到30公里處發現金礦,因此早在發生COVID-19疫情之前,亞諾瑪米族的領袖們就已經在擔心這個聚落會因為採礦者帶來的病菌而滅亡。

從衛星圖片來看,COVID-19疫情爆發對於亞諾瑪米族領域內的採礦活動似乎沒有什麼抑制作用,但迪亞斯表示他的部門會在近期內新增兩個前哨點,藉此管制採礦者進入。然而,在總統雅伊爾.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領導下,巴西政府正在推動將亞馬遜地區原住民領域內的採礦活動合法化。

「唯一的應變計畫」

專家表示,讓外界遠離這些孤立的原住民部落是保護他們最好的方式,而且現在比以往更需要這麼做。聖保羅聯邦大學的原住民醫療專家道格拉斯.羅德里格(Douglas Rodrigues)表示:「在我看來,唯一能夠保證這些部落存續的應變計畫,就是把入侵者都趕出他們的領地,並且將所有可能有『isolados』(孤立部落)存在的土地列入保護。」羅德里格在亞馬遜雨林的原住民聚落已服務40年,他強調:「這是巴西政府的職責所在。」羅德里格指出,一旦病毒進入集體群居的傳統原住民村落,要遏止傳染就難如登天。「他們都是整個大家族住在一起,人口很多,而且習於共用物品、分享食物。」

在政府缺乏有效作為的情況下,有些部落已經組織起來,設法避免疫情蔓延。例如居住在亞馬遜地區中部欣古河(Xingu River)流域的卡亞波族(Kayapó)就與採礦者達成協議,要他們停止採礦並退出部落領域。帕拉州塔帕若斯河(Tapajós River)沿岸的蒙杜魯庫族(Muduruku)則張貼告示,明令禁止外人未經許可擅入。負責保護羅賴馬州日狐山原住民保留區(Raposa do Sol Indigenous Territory)的警戒巡邏隊更是加強巡守,同時巡邏隊員彼此之間還得保持社交距離。

然而其他地方傳來的消息指出,非法採礦、盜採林木及侵占土地的不法之徒可能會利用疫情為掩護,更猖狂地入侵原住民領域。最近在朗多尼亞州的卡里布納(Karipuna)部落領地內,鏈鋸機的刺耳噪音和機具運作的隆隆轟鳴連日響徹林間。卡里布納原住民協會(Indigenous Association of the Karipuna People)表示,這些外來者在部落領域內肆無忌憚地伐木墾地,族人只能無助地在遠處看著。

3月31日,在馬拉尼昂州(Maranhão)的阿拉里博亞原住民保留區(Arariboia Indigenous Territory),一位瓜加加拉族(Guajajara)的部落領袖札西科.羅德里奎茲(Zezico Rodrigues)被人發現死在村外,死因是槍殺。調查人員目前尚未鎖定嫌犯,但瓜加加拉族正與盜伐者交戰,自去年11月以來已有五位族人因此喪生。

波索納洛總統的支持者是否會在這場疫情風暴中發現可乘之機,利用這個意想不到的機會趕走孤立部落、掠奪他們的資源?

已退休的FUNAI資深官員席德涅.波蘇埃魯(Sydney Possuelo)表示:「基於政府未及時採取行動保護原住民部落,我認為需要將這種可能性列入考量。」波蘇埃魯是促使巴西政府立法防止外人進入未接觸部落的主要推手之一,儘管波索納洛總統曾公開表示要讓這些部落融入社會並開發他們的土地資源,但這項長期以來的政策目前仍然有效。

 

延伸閱讀:洗手有助阻擋COVID-19──但對缺水的印度卻是大挑戰 / 回暖的春季氣溫會減緩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嗎?

AUG. 2020

終結瘟疫

我們從歷史上的全球流行病學到了什麼?

終結瘟疫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