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Nov. 2020

封城之痛:約旦

封城之痛:約旦

對住在約旦的大批難民來說,苦難連番而來。雖然他們大部分人都躲過了COVID-19,卻躲不過它導致的失業和貧困。

撰文:辛西亞.戈尼 CYNTHIA GORNEY
攝影:摩伊西斯.薩曼 MOISES SAMAN


 

剛開始時,政府幾乎把一切都關閉了,包括邊界、商業活動、學校,平民也不准上街。坦克與軍用卡車協助執行全天候的封鎖措施――毫無例外,就連上街買食物和藥品都不行。安曼位在山坡上,攝影師摩伊西斯.薩曼從他的廚房就可以聽到響徹全市的警笛回聲,是用於空襲警報那種。他跟家人一直待在家,後來宵禁開始放寬,僅限白天的規定時間內外出,而且只能為了政府批准的特定目的。此後他便開始出門尋找難民居住的地方。

目前約旦有大約75萬名新近逃來的難民,他們或是集中住在指定的營地,或是分散在不同的安置區或社區。

他們有的遠從索馬利亞和蘇丹而來,但絕大多數仍是逃離內戰的敘利亞人。今年春天,當薩曼在難民的臨時住所和市區公寓內拍照時(通常有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工作人員的陪同),並沒有看到如外界所憂慮的可怕景象――病毒在擁擠的居住區無法控制地散播疾病與死亡。約旦嚴格的封鎖政策與積極的接觸者追蹤,似乎控制住了疫情:直到8月底為止,該國只有15個COVID-19死亡案例。

不過封城的後遺症則複雜得多,特別是對那些逃離母國、本來就處境艱難的人而言。層層苦難疊加在一起,終至難以區分。疫情重創了經濟,奪走許多難民賴以為生的非正式工作。突然關閉的學校與社區中心原本是支持難民孩童的安全處所――對女孩尤其如此,因為持續就學最能保護她們免於早婚。由於課程改為線上進行,並在國家電視臺播放,沒有電腦的孩童只能試著透過家中唯一的螢幕――全家人共用的手機――做作業及考試。

用智慧型手機做作業的數據儲值需要錢。疫情期間,肥皂、水桶、鉛筆等捐贈品變得格外重要,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又在清單中添加一項非常現代的援助方式:從遠方儲值的數據流量,以幫助一心向學的孩童繼續就學。

在約旦這個全世界難民密度最高的國家之一,蘇丹難民正在安曼的一家雜貨店等候兌換配給券。約旦在疫情期間的宵禁和經濟衰退對難民造成的衝擊最大;多數合法工作都不開放給非約旦公民。攝影:摩伊西斯.薩曼 MOISES SAMAN

在約旦這個全世界難民密度最高的國家之一,蘇丹難民正在安曼的一家雜貨店等候兌換配給券。約旦在疫情期間的宵禁和經濟衰退對難民造成的衝擊最大;多數合法工作都不開放給非約旦公民。攝影:摩伊西斯.薩曼 MOISES SAMAN

敘利亞難民婦女在沙漠中保持適當距離排隊,等待領取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捐贈物資,包括衛生用品和其他必需品。她們和家人住在麥夫拉格郊外的帳篷營地;數十萬其他難民住在特殊營地或是都市社區。在那些較為擁擠的區域,保持社交距離是遙不可及的奢侈。攝影:摩伊西斯.薩曼 MOISES SAMAN

敘利亞難民婦女在沙漠中保持適當距離排隊,等待領取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捐贈物資,包括衛生用品和其他必需品。她們和家人住在麥夫拉格郊外的帳篷營地;數十萬其他難民住在特殊營地或是都市社區。在那些較為擁擠的區域,保持社交距離是遙不可及的奢侈。攝影:摩伊西斯.薩曼 MOISES SAMAN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DEC. 2020

通往來世的好生意木乃伊工坊

古埃及祭司是精明的實業家能針對不同預算提供葬儀套裝服務!

通往來世的好生意木乃伊工坊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