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May. 2017

阿肯那頓:埃及第一位革命者

法老圖坦卡門的父親顛覆了古埃及的宗教、藝術及政治,他身後遺留的一切卻在反撲勢力下湮滅。然時至今日,作為改革的象徵,他的形象依然鮮明留存。

陳列在柏林新博物館的阿肯那頓半身像,帶著從古至今的動亂所留下的傷痕。它在公元前14世紀被這位法老的繼任者擊碎,也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搬運過程中受到毀損。 攝影:芮娜.艾芬迪 Rena Effendi

陳列在柏林新博物館的阿肯那頓半身像,帶著從古至今的動亂所留下的傷痕。它在公元前14世紀被這位法老的繼任者擊碎,也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搬運過程中受到毀損。 攝影:芮娜.艾芬迪 Rena Effendi

對一位國王最有力的評論,有時是來自那些沉默的人。

某日早上在開羅南方約300公里處的上埃及村落阿瑪納,有張木桌上擺著一些細小易脆的人骨。「鎖骨在這裡,還有上臂、肋骨、小腿,」美國生物考古學家艾希莉.席德訥爾說:「骨頭約莫是一歲半到兩歲小孩的。」

這副骨骸屬於一位三千三百多年前住在阿瑪納的孩童,當時阿瑪納是埃及的首都。這個城市由法老阿肯那頓所建,他和妻子娜芙蒂蒂及兒子圖坦卡門,為現代人帶來許多想像空間,程度不下於任何其他古埃及人物。相對地,這副無名骨骸是從一處沒有任何記號的墳墓挖掘出來的。骨頭顯露出營養不良的跡象,席德訥爾和其他人已在數十個阿瑪納孩童的骨骸上觀察到這個現象。

「生長遲緩現象約從七個半月大時開始,」席德訥爾說:「那是從母奶轉換到固體食物的階段。」似乎很多阿瑪納小孩的這個轉換階段都延遲了。「可能是母親因食物不夠而做的決定。」

一名武裝守衛在阿瑪納的穀倉遺跡附近巡邏。這些保存完好的遺跡提供了難得的機會,讓學者得以研究處於特定時間點的古代城市。阿瑪納的皇宮、神廟及主要道路都經過細心規畫,但其他建築則大多顯得雜亂無章。倫敦西敏大學都市設計學教授比爾.艾力克森說,阿瑪納的房舍樣式非常類似他在現代貧民窟和未經規畫的區域所看到的。「這些地方或許有3000年歷史,卻對我們的現代城市具有重大的啟示。」 攝影:芮娜.艾芬迪 Rena Effendi

一名武裝守衛在阿瑪納的穀倉遺跡附近巡邏。這些保存完好的遺跡提供了難得的機會,讓學者得以研究處於特定時間點的古代城市。阿瑪納的皇宮、神廟及主要道路都經過細心規畫,但其他建築則大多顯得雜亂無章。倫敦西敏大學都市設計學教授比爾.艾力克森說,阿瑪納的房舍樣式非常類似他在現代貧民窟和未經規畫的區域所看到的。「這些地方或許有3000年歷史,卻對我們的現代城市具有重大的啟示。」 攝影:芮娜.艾芬迪 Rena Effendi

到最近為止,阿肯那頓的子民似乎是唯一沒有對他事蹟做出評論的人。對於這位統治時期約為公元前1353年至1336年,並在任內試圖改變埃及的宗教、藝術及治理方式的法老,其他人可是議論紛紛。阿肯那頓的繼任者大多對他的統治嚴詞以對。連圖坦卡門──這位1922年陵墓出土後,他的短暫在位就成為眾人話題的法老,都頒布詔令批評父親主政時期的情況:「大地貧困,諸神遺棄了這片土地。」到了下一個王朝(即第19王朝),阿肯那頓遭冠上「罪人」和「反叛者」的稱呼,歷任法老還摧毀他的雕像和圖像,試圖讓阿肯那頓完全從歷史上消失。

一名開羅小販在2014年埃及總統大選期間,兜售印有候選人阿普杜勒.法塔赫.塞西肖像的面具。這位廣受歡迎的前軍方將領,在政變中推翻了前任國家領導人,又在總統大選中贏得了97%的選票。就任後,他宣布要在開羅以東的沙漠建立全新的首都——這項耗資3000億美元的計畫,讓人想起阿肯那頓在阿瑪納興建的沙漠首都。「當時就是這樣,現在還是一樣,」考古學家安娜.史蒂文斯說:「所有人都追著塞西跑,因為他是一個強人。」 攝影:芮娜.艾芬迪 Rena Effendi

一名開羅小販在2014年埃及總統大選期間,兜售印有候選人阿普杜勒.法塔赫.塞西肖像的面具。這位廣受歡迎的前軍方將領,在政變中推翻了前任國家領導人,又在總統大選中贏得了97%的選票。就任後,他宣布要在開羅以東的沙漠建立全新的首都——這項耗資3000億美元的計畫,讓人想起阿肯那頓在阿瑪納興建的沙漠首都。「當時就是這樣,現在還是一樣,」考古學家安娜.史蒂文斯說:「所有人都追著塞西跑,因為他是一個強人。」 攝影:芮娜.艾芬迪 Rena Effendi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AUG. 2020

終結瘟疫

我們從歷史上的全球流行病學到了什麼?

終結瘟疫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