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l. 2020

逼近的水資源危機

逼近的水資源危機

撰文:艾莉絲.奧賓尼亞 ALICE ALBINIA
攝影:布蘭登.霍夫曼 BRENDAN HOFFMAN


印度河是全球幾大河之一,仰賴著喜馬拉雅山與鄰近山脈的冰河在春夏之際釋放的穩定融冰水流。這條河支撐了約2億7000萬人口。但隨著冰河因暖化而縮小,預計印度河的水量也將從2050年左右開始減少,讓數百萬人陷入危機──也使印度、巴基斯坦與中國之間的緊張情勢升高。

四條起源於西藏岡仁波齊峰附近的大河朝東或向西延伸,穿越喜馬拉雅山脈奔流入海,像是一個備受尊崇的水之女神的四肢。大河流淌之處,形塑了文明與國家:西藏、巴基斯坦、北印度、尼泊爾、孟加拉。如何運用這些水資源長久以來都是生活在下游的居民決定。至於河流如何補注水源,則有賴兩件事:季風雨和冰河的融冰。這兩種現象,幾千年來都由上天掌控,但現在也同樣掌握在人類手中。

源自喜馬拉雅山東部的河流,像是布拉馬普得拉河,大多是由夏季的季風雨補充;隨著暖化的氣候讓更多水氣進入大氣,這些河流的流量可能會增加。但從岡仁波齊峰往西流的印度河,大部分的水都是來自喜馬拉雅山脈、喀喇崑崙山脈及興都庫什山脈的雪與冰河。尤其冰河就像「水塔」一樣:將冬季的降雪以冰的樣貌儲存在高高的山上,到春夏再以融冰的形式釋放出來。冰河就是這樣供應著穩定的水流,滋養人類與生態系。下游處,在巴基斯坦與印度北部的平原上,全世界範圍最廣闊的農業灌溉系統也仰賴印度河。為印度河提供水源的冰河,就是約2億7000萬人口的命脈。

如今這些冰河大部分都在縮小。一開始這會讓印度河的水量增加。但若氣溫按照預測上升且冰河持續縮融,印度河將在2050年達到「尖峰水量」。在那之後水量就會減少。

印度河已有超過60%的水量為人類所利用,流域的人口也迅速成長。一群來自世界各國的科學家(由國家地理學會所贊助)最近在《自然》期刊上發表文章,分析了全球各地的冰河水塔。其中印度河是最危急的,他們說有鑒於該地區「水資源壓力的基準線很高,政府效率又有限,印度河不太可能……負擔得了這種壓力。」而其中巴基斯坦將受害最深。

我曾在2003到2006年間走過這條3200公里長的河流,從阿拉伯海到位於西藏的河流源頭,為我的書《印度河帝國》(暫譯,原文書名為Empires of the Indus)蒐集資料。當時這條河顯然已處於壓力之下。印度河因灌溉、工業以及日常生活的需求而縮小,早就已經不是當年英國殖民官員所描述的浩瀚大河。

由於築了水壩與攔河堰,印度河不再能奔流入海,長滿紅樹林的河口三角洲也逐漸消失,湖泊則因廢水與汙水而汙染。

看到自古以來就有梵文聖歌讚頌的印度河被視為一種資源對待、而不再是崇拜的對象,讓我深有所感。我遇到的每一個人,從農民到政治人物,都認為這條河管理不當。他們說的是腐敗或效率不彰的工程計畫、不公平的水資源分配,還有因為追求利潤而被破壞的生態系。

那個時候,還沒有多少人在談全球暖化對印度河的影響。要直到2010年,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才逐漸浮現――而且是因為劇烈的洪災讓人注意到,而不是水資源短缺。喜馬拉雅地區未來的總降雨量還無法確知,但極端降雨的狀況已經明顯增加。2010年8月,印度河已經滿載夏季融冰的水,又碰上反常的季風。豪雨在某些地方幾小時內就下了相當於一整年的雨量,讓印度河南邊的河道多處潰堤,導致超過1600人死亡,損失高達100億美元。

「這種規模的洪災前所未聞,」聯合國發展計畫署派駐在伊斯蘭瑪巴德的救災專家烏茲曼.卡辛說:「但以後會更常見。」他補充說:「氣候變遷導致的洪災,是這個國家最大的危機之一。」

這是自我寫了那本書以後最大的改變:氣候變遷的陰影,如今籠罩著所有關於印度河未來的討論。這個挑戰之所以變得極其複雜,是因為印度河及其五條支流,是由印度和巴基斯坦這兩個國家共享;自1947年開始它們既是鄰居也是敵人,而中國控制著河流源頭。我追溯印度河源頭而在2006年抵達西藏時,震驚地看到印度河裡竟然沒有水:中國剛在河的上游蓋了水壩。

印度、巴基斯坦以及中國都有龐大的人口和充分的理由保護自己的資源。這三個國家都擁有核武。我們以為氣候變遷會是逐漸發生、幾乎難以察覺的。然而在印度河沿岸,氣候變遷有可能引發在一夜之間改變世界的衝突。

中國 去年9月,朝聖者在卓瑪拉山口自拍,這是他們52公里的「廓拉」的最高點──指的是徒步繞行西藏岡仁波齊峰的參禪之旅。這座山是四種宗教的聖山,而南亞有四條河流分別源自這座山的四個基本方位點附近。印度河的源頭位於這座山往北走四天之處。本文影像有部分由南亞記者協會支援拍攝

中國 去年9月,朝聖者在卓瑪拉山口自拍,這是他們52公里的「廓拉」的最高點──指的是徒步繞行西藏岡仁波齊峰的參禪之旅。這座山是四種宗教的聖山,而南亞有四條河流分別源自這座山的四個基本方位點附近。印度河的源頭位於這座山往北走四天之處。本文影像有部分由南亞記者協會支援拍攝

印度 拉達克吉雅村的學童跨過一條匯流入印度河的冰融河。印度河從西藏往西流向巴基斯坦的旅程中,也會流經印度最北端的乾燥高海拔地區拉達克。最近幾十年來,氣候變遷加速了注入印度河的冰河融解速度,造成空前的洪災。2014年,源自冰河湖的洪水摧毀了吉雅的兩棟房子。 PHOTO: 攝影:布蘭登.霍夫曼 BRENDAN HOFFMAN

印度 拉達克吉雅村的學童跨過一條匯流入印度河的冰融河。印度河從西藏往西流向巴基斯坦的旅程中,也會流經印度最北端的乾燥高海拔地區拉達克。最近幾十年來,氣候變遷加速了注入印度河的冰河融解速度,造成空前的洪災。2014年,源自冰河湖的洪水摧毀了吉雅的兩棟房子。 PHOTO: 攝影:布蘭登.霍夫曼 BRENDAN HOFFMAN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