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l. 2020

當病毒來到肯亞

當病毒來到肯亞

在擁擠的居住區中,有人害怕疫情,也有人自製口罩。

攝影:妮可.索貝奇


故事背後

在奈洛比擁擠的居住區中,要確保自身安全不受COVID-19威脅,可能是負擔不起的奢侈。

對肯亞多數人來說,儘管COVID-19 來襲,生活仍得繼續下去。然而在這個世界上貧富差距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要防禦這種致命的病毒特別困難:在肯亞5300 萬人口中,有將近37% 的人一天的生活費低於1.9 美元。這裡有許多人仰賴非正式市場取得食物、藥物和工作,因此自我隔離的程度很有限。

自從3 月中COVID-19 傳入肯亞後,我看著病毒在我住了八年的奈洛比擴散開來。我跟隨醫護人員,拜訪了害怕病毒威脅以及擔心經濟因此崩壞的居民。在出現第一個確診病例的一個月後,肯亞的確診病例不到200 個,而且僅8 人死亡。「但即使這個數量不大,仍超出我們能處理的範圍,」一位醫護人員告訴我:「當數字真的開始上升時,人們會死在街頭。」

去年我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時,當地正飽受伊波拉病毒的蹂躪。那次疫情讓我學到,要滿足彼此的基本需求,有賴於我們在不確定時期共同擁有的適應能力。

大衛. 阿維多明白這點。在前頁照片中可以看到這位時裝設計師身處於奈洛比一個名為基貝拉的貧困地區。為了幫助他的國家對抗COVID-19,他從製作衣服改成縫製彩色口罩並免費發送。「我相信我們所有人都應該擁有平等的機會來保護自己。」他告訴我:「我們都要對彼此負責。」⸺NICHOLE SOBECKI

在奈洛比貧困的基貝拉社區中,一個攤位的牆上寫著「讓我們一起對抗新冠病毒! 」在這樣的社區中,成千上萬的人生活在狹小的區域,並且依賴彼此取得日常生活必需品,因此很難實施自我隔離和保持社交距離。 PHOTO: 妮可.索貝奇

在奈洛比貧困的基貝拉社區中,一個攤位的牆上寫著「讓我們一起對抗新冠病毒! 」在這樣的社區中,成千上萬的人生活在狹小的區域,並且依賴彼此取得日常生活必需品,因此很難實施自我隔離和保持社交距離。 PHOTO: 妮可.索貝奇

為了減緩COVID-19的傳播,緊急服務機構人員在奈洛比中央商業區的主要公共區域和市場進行消毒。由於檢測和醫療設備不足,中央政府強制執行宵禁來限制活動──但這導致了警察與涉嫌違反政府命令的人發生激烈衝突。 PHOTO: 妮可.索貝奇

為了減緩COVID-19的傳播,緊急服務機構人員在奈洛比中央商業區的主要公共區域和市場進行消毒。由於檢測和醫療設備不足,中央政府強制執行宵禁來限制活動──但這導致了警察與涉嫌違反政府命令的人發生激烈衝突。 PHOTO: 妮可.索貝奇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AUG. 2020

終結瘟疫

我們從歷史上的全球流行病學到了什麼?

終結瘟疫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