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Nov. 20 2019

如何讓七千多歲的瑞典狩獵採集女子「復活」?

1
  • 研究人員利用骨骼遺骸和古代DNA來重建一名女性的墓葬,她在七千多年前居住在現在的瑞典南部。PHOTOGRAPH BY GERT GERMERAAD, TRELLEBORGS MUSEUM

  • 考古學家判斷她以垂直坐姿下葬。腰帶由鹿、野豬和駝鹿的牙齒組成,而披風則裝飾著烏鴉、喜鵲、鷗、松鴉、鵝與鴨的羽毛。PHOTOGRAPH BY GERT GERMERAAD, TRELLEBORGS MUSEUM

這名女性身披裝飾品入葬於鹿角鋪成的底床上,她曾是聚落裡的特別人物──為什麼呢?

研究人員利用骨骼遺骸和古代DNA來重建一名女性的墓葬,她在七千多年前居住在現在的瑞典南部。PHOTOGRAPH BY GERT GERMERAAD, TRELLEBORGS MUSEUM

對於發掘出遺骸的考古學家來說,她是第22號墓葬;對將展出她的博物館員工來說,她的名稱是「坐姿女子」(至少目前是這個名稱,不過他們也樂意接受其他建議)。至於對要重建她的真實身影、想像出她那銳利眼神的藝術家來說,她是一名「薩滿」。

她的真名最後一次被呼喚,大約是在7000年前,位於現在瑞典南部的肥沃濕地與森林之中。雖然那個名字已經被歷史遺忘,但是由考古學家兼藝術家的奧斯卡.尼爾森(Oscar Nilsson)領銜的團隊,將她非凡的墓葬製成栩栩如生的重建塑像,成品自本月17日起於瑞典特雷堡博物館(Trelleborg Museum)展出。

AD

ads-parallax

這名女性以挺直的盤腿坐姿,葬於鹿角鋪成的底床上。她腰間懸掛著由超過100顆動物牙齒裝飾的腰帶,一大片石板自她的頸部垂下。而她的肩上披覆著由羽毛組成的短披風。

考古學家判斷她以垂直坐姿下葬。腰帶由鹿、野豬和駝鹿的牙齒組成,而披風則裝飾著烏鴉、喜鵲、鷗、松鴉、鵝與鴨的羽毛。PHOTOGRAPH BY GERT GERMERAAD, TRELLEBORGS MUSEUM

考古學家從骨骼判斷她的身高約比150公分矮一些,過世時年齡介在30至40歲之間。從同一片墓地出土的其他個體身上萃取出的DNA,證實了我們對於歐洲中石器時代居民的了解──他們的膚色深,瞳色淺。

農業時代的來臨

拉斯.拉爾森(Lars Larsson)回憶起1980年代早期在特雷堡附近的斯卡特爾摩(Skateholm)考古遺址發掘第22號墓葬的情景。這座墓葬是斯卡特爾摩有紀錄的八十多座墓葬之一,它們的年代介在大約公元前5500年至4600年之間,且包括了多種墓葬形式,其中包括成對入葬或以狗陪葬的亡者,還有單獨的犬隻與豪華的陪葬品一同入葬。然而第22號墓葬是少數坐姿葬之一,而考古學家決定將它整塊挖起,以便送至實驗室進行進一步調查。

斯卡特爾摩(Skateholm)考古遺址位於瑞典南部,圖中星號為它的的位置。

「這大概是我們在斯卡特爾摩發掘過最難挖的墳墓了。」拉爾森說道,他是隆德大學(Lund University)的考古學退休榮譽教授。

除了斯卡特爾摩,考古學家對其他同在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南面海岸線沿岸的中石器時代晚期墓葬遺址,也特別感興趣,因為它們呈現了在新石器時代農人將農業帶進歐洲大陸以後,仍持續興旺近千年的狩獵採集人群樣貌。

看來地理隔絕並非斯堪地那維亞半島農業起步較晚的原因,拉爾森說道,他指出在斯卡特爾摩發現的陪葬品顯示,當地與歐洲大陸的農耕人群有貿易往來。相對地,狩獵採集是種選擇。

「人們傾向認為狩獵採集人群不文明,」拉爾森說道:「但是如果他們靠狩獵、採集與捕魚過得很好,何必要轉向農耕呢?」

不同世界間的橋樑

雖然研究人員仰賴人骨和DNA來製作這名女性的外貌重建模型,但是拉爾森不願在想像這名女性的社會地位時,不去提到她的特殊性。

特雷堡博物館的館長英格拉.雅各布森(Ingela Jacobsson)表示同意。「從她所有的陪葬品看來,她應該有某種特別的社會地位,但是除此之外我們無法做出任何判斷。」

即便如此,藝術家奧斯卡.尼爾森還是只專注在他認為自己看見的部分。「你可以用很多方式詮釋這些證據,但是在我眼中她絕對是位薩滿。她入葬時坐在鹿角上。這幅景象非常有衝擊性,而且她顯然是位非常重要且尊貴的人物。」他說道。

尼爾森由一顆精確的原始顱骨3D複製品開始施展他的法醫技術,透過掃描、列印,然後根據個體的祖源、性別與估計死亡年紀用雙手塑形,以呈現出骨頭的結構與組織。

至於身體部分,他找來一位身高與遺骸相似的舊識,並且根據他建立出盤腿坐姿。尼爾森和他的同事艾蓮.庫姆蘭德(Eline Kumlander)與凱瑟琳.亞伯拉罕森(Cathrine Abrahamson)先做出身體的石膏鑄模,再灌入矽膠。衣服與裝飾品──包括以130顆獸齒組成的腰帶──則由海倫娜.傑朗(Helena Gjaerum)蒐集當地素材並製作。

不過最引人注目的是這名女子堅定而充滿張力的表情。

「我很少製作出擁有這麼多特色的重建模型,」尼爾森說道:「不過她是個充滿個性的人。我們得出她是薩滿的結論以後,要製作她的面部表情就簡單多了。他並沒有動用太多面部肌肉,但是卻感覺像正在傳達些什麼。」

「她就像我們的世界與另一個世界之間的橋樑,」他補充:「她的臉部必須呈現出這一特點。」

博物館館長雅各布森說他第一次看到重建塑像的時候起了雞皮疙瘩。「她的眼神相當特殊;確實與眾不同。」

特雷堡博物館的教育人員瑪麗亞.吉伯恩(Maria Jiborn)說他看著這位中石器時代女子的時候感到一股怪異的既視感。「我記得我心想,嗯,我們以前見過嗎?彷彿從某種有趣的方面來說她很眼熟。可能是和某個我不大熟的舊識長得像吧。」

「我們都是走過時空的人類。」他補充道。

延伸閱讀:為什麼考古學家要研究1萬年前的尿?考古學家疑似挖到吸血鬼墳墓

DEC. 2019

深入耶路撒冷

地底下埋藏了哪些宗教與文化寶藏?

深入耶路撒冷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