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Aug. 12 2019

紐西蘭出土「嘎吉拉」鸚鵡,身高達人類一半

1
  • 巨型鸚鵡「海克力士鸚鵡」(Heracles inexpectatus)在1600萬至1900萬年前存活於如今的紐西蘭。研究人員估計,這種巨型鸚鵡的體重可能超過7公斤。在這隻鸚鵡腳邊的是稱為「Kuiornis」的小型刺鷯,當時也是紐西蘭的原生鳥類。ILLUSTRATION BY BRIAN CHOO

  • 喜鵲、成人與巨型鸚鵡的剪影,顯示體型差異。ILLUSTRATION BY TH WORTHY AND P. SCOFIELD

  • 極度瀕危的鴞鸚鵡提供了一些線索,有助於了解巨型鸚鵡可能的食物及移動方式。如今野外僅存活189隻鴞鸚鵡,高於1995年的低值51隻。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這種無飛行能力的「嘎吉拉」高達90公分,體重為現存最重鸚鵡「鴞鸚鵡」的兩倍。

巨型鸚鵡「海克力士鸚鵡」(Heracles inexpectatus)在1600萬至1900萬年前存活於如今的紐西蘭。研究人員估計,這種巨型鸚鵡的體重可能超過7公斤。在這隻鸚鵡腳邊的是稱為「Kuiornis」的小型刺鷯,當時也是紐西蘭的原生鳥類。ILLUSTRATION BY BRIAN CHOO

在超過1600萬年前的紐西蘭,有隻巨鳥死亡並沉入湖底。牠被保存在層層砂土與灰藍色的黏土裡,後來骨骸出土,成為科學界目前所知的最大鸚鵡。

現存的350種鸚鵡中,最重的是鴞鸚鵡(kakapo),牠是一種無飛行能力的鳥,也是紐西蘭的原生種。但有一種稱為「海克力士鸚鵡」(Heracles inexpectatus)的絕種鸚鵡打破了鴞鸚鵡的紀錄:從兩根腿骨化石來看,這種鳥可能重7公斤,高約90公分。

AD

喜鵲、成人與巨型鸚鵡的剪影,顯示體型差異。ILLUSTRATION BY TH WORTHY AND P. SCOFIELD

澳洲新南威爾士大學(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的古生物學家麥克.亞契(Michael Archer)說,這樣的身高足以「能夠從你的肚臍啄出肚臍垢」。他參與的研究團隊今天在《生物學報》(Biology Letters)上公布研究發現。

艾莉森.波耶爾(Alison Boyer)說:「〔鴞鸚鵡〕是一種異類,所以或許有更多種棲息在紐西蘭又無法飛行的鸚鵡,而牠是其中一員。這種想法很有趣。」波耶爾是田納西大學的生態學家,未參與該研究。

棒棒腿驚奇

研究人員於2008年在聖巴森斯(Saint Bathans)挖出這種大鳥的化石,那裡曾是一處採礦小鎮,坐落於一座乾湖上。該遺址保存了豐富的中新世(Miocene)早期化石沉積,包括植物、鱷魚、蝙蝠與數十種鳥類。

研究主持人崔佛.沃錫(Trevor Worthy)說:「聖巴森斯動物群的多數標本──超過6000根可辨識的鳥類骨頭──都相當小。」他是澳洲福林德斯大學(Flinders University)的古生物學家。

這就是為什麼這種鳥的大型脛跗骨(棒棒腿的部位)會很顯眼。接下來十年內,這些骨頭與其他來自聖巴森斯遺址且疑似老鷹骨頭的標本都被放在一個櫃子上,直到一名研究生發現,它們其實不是古代老鷹的骨頭。

「這絕對是出人意料的新發現。」沃錫說:「說服自己那是鸚鵡的骨頭還不夠,我還得努力說服全世界。」

沃錫與他的團隊比較那些腿骨與各處博物館的標本及線上圖像,以縮短可能物種的清單。涵蓋了鸚鵡與鳳頭鸚鵡的鸚形目成為最有可能的選項。

「根據他們發表的結果,這種推測很有說服力。」波耶爾說:「鸚鵡具有非常獨特的形態。」

研究團隊接著依據腿骨的周長估計這種鳥的體型大小。海倫.詹姆斯(Helen James)說,他們的算式沒有考量到鸚鵡具有與其他科鳥類不同的特殊站姿。她是史密森尼國立自然史博物館(Smithsonian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的鳥類策展人,未加入該團隊。但即使他們的估算並非完美,她也同意以鸚鵡的體型而言,這種鳥可能特別巨大。

安德魯.迪比(Andrew Digby)說:「這讓我大吃一驚。」他是紐西蘭保育部的保育生物學家,未參與該研究。迪比致力於保育鴞鸚鵡,這種鳥自1900年代早期就處於滅絕邊緣。

極度瀕危的鴞鸚鵡提供了一些線索,有助於了解巨型鸚鵡可能的食物及移動方式。如今野外僅存活189隻鴞鸚鵡,高於1995年的低值51隻。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悄然出沒的嘎吉拉?

由於目前只發現兩根腿骨,關於這種鳥的行為仍有許多細節尚無人知。這些骨頭的重量與其他位於末端的細微線索顯示,巨型鸚鵡無法攀爬或飛翔──海克力士鸚鵡最有可能待在森林地面。

迪比說,這種大型鸚鵡可能只靠牠能取得的植物來存活。像恐鳥(moa)這種棲息於地面的巨型鳥類就是植食動物,牠們在歐洲人抵達紐西蘭後滅絕了。在化石周圍的黏土層所發現的花粉顯示,巨型鸚鵡棲息於溫和宜人的副熱帶氣候。沃錫說,因為有超過60種熱帶果樹可供選擇,海克力士鸚鵡可能擁有豐富的食物選項。

漢德說,儘管如此,對於這麼巨大的鳥而言,只從樹葉與果實攝取足夠熱量可能不太容易,而且牠可能需要補充營養。吃肉在鸚鵡並不常見,但這類鳥以投機的特質為人所知。

啄羊鸚鵡(kea)是一種體型較小的紐西蘭原生鸚鵡,牠們學會從羊背抓下一塊塊脂肪。沃錫說,牠們甚至會從地道中拖出幼年海鳥──「就像小團的油脂一樣」。額外的營養幫助這些鸚鵡度過紐西蘭的寒冬。由於當時島上沒有大型肉食性哺乳類共享資源,巨大的海克力士鸚鵡可能跳進這個空缺的生態棲位,扮演類似角色。

亞契猜測:「這是嘎吉拉。牠可能很可怕,會吃其他鸚鵡。」

大鳥寶庫

如果進一步挖掘活動最終能顯露出這種鳥的鳥喙,觀察其形狀可能提供更多線索。但亞契承認,如今的雜食性與草食性鸚鵡鳥喙沒有太多差異,所以古生物學家會需要仔細尋找其他證據。

亞契說:「關於牠到底〔吃〕什麼的資訊可能來自沉積層的其他部分,而不是鳥本身。」

目前古生物學家能確定的是,這種巨型鸚鵡能合理融入紐西蘭鳥類生態的悠久歷史。該島長久以來與其他大陸分離,所以沒有大型哺乳類能抵達。相反地,鳥類具有穩固的立足點,而且牠們能分化出各種各樣的體型與特長。

研究共同作者保羅.史柯菲爾(Paul Scofield)說:「我們從未想過會找到這麼巨大的鸚鵡。」他是紐西蘭坎特伯雷博物館(Canterbury Museum)的資深策展人。但鑒於紐西蘭歷來的巨大事物──包括恐鳥、秧雞、老鷹──這項發現並非全然出乎意料。

克里斯托弗.威特(Christopher Witt)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這就是為什麼這項巨型鸚鵡的發現會令人興奮──它既可預期又讓人驚訝。」他是新墨西哥大學(Museum of Southwestern Biology)西南生物學博物館(Museum of Southwestern Biology)的主任。

「古生物學最關鍵的就是緣分。」沃席補充說:「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這就是這個領域讓人興奮的地方。」

 

延伸閱讀:封印琥珀中的遠古鳥類有著古怪的長腳趾 / 拍攝內幕:神秘的盔犀鳥難拍到我們差點放棄

DEC. 2019

深入耶路撒冷

地底下埋藏了哪些宗教與文化寶藏?

深入耶路撒冷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