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May. 15 2014

霸凌的長期影響:受害者與霸凌者身上皆有之

1
  • 霸凌的長期影響:受害者與霸凌者身上皆有之

童年受到霸凌的人成年後可能會有憂鬱症或焦慮症,小時候的惡霸長大後則較不會有慢性壓力。

這張照片攝於1940年代:三個學童正在取笑另一個男孩的穿著。攝影:Popperfoto, Getty

撰文:Sarah Zielinski, National Geographic

編譯:魏靖儀

AD

ads-parallax

不論對受害者還是霸凌者而言,童年的霸凌事件都有可能造成一輩子的影響。

但根據2014年5月12日發表於《國家科學研究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的一份杜克大學研究報告,兒時遭受過霸凌的青年會有長期的陰影,但小時候的惡霸長大後卻可能比同儕更健康。

這份報告是以縱貫性的《大煙山研究》( Great Smoky Mountains Study)為基礎。大煙山研究始於1993年,追蹤美國北卡羅來納州西部的1420位兒童。研究者在多達九個不同的時間點訪問受試者,先從他們的兒童與少年時代開始(9~16歲),然後是青年期(19~21歲)。研究的主導者為杜克大學醫學中心的心理與行為科學副教授威廉・寇普蘭( William Copeland)。

較早的報告(包括《大煙山研究》的某些報告)顯示,小時候被霸凌過的青年可能會有長久的心理健康問題,例如焦慮症恐慌症憂鬱等等。

但這是第一次有人指出,當個惡霸其實可能具有某種保護作用。寇普蘭說,從前之所以沒有人發現這點,是因為之前的研究都把兩種類型的惡霸混在了一塊兒:一種是有時自己也會遭受霸凌的惡霸(他稱之為「受害者惡霸」),另一種則是「純粹的惡霸」。

受害者惡霸的「長期情緒問題最為嚴重,健康狀況也不好」,寇普蘭和他的共同作者這麼寫道。在這份新研究裡,他們把這種類型的惡霸從分析中抽離,結果發現「純惡霸」可以不付出任何代價地透過欺凌他人來獲得好處,且情緒上和生理上都可能比他們的同儕更健康。

霸凌他人具有保護效果?

目前這份研究分別在受試者童年、少年與青年期的幾個時間點測量他們血液中C-反應蛋白(簡稱CRP)的濃度。CRP是一種慢性發炎的生物標記,跟心血管危險與代謝症候群有關。寇普蘭說 CRP 是身體承受壓力的一個信號,也是「日後健康問題的先兆」。

科學家發現,隨著研究對象年齡漸長,所有受試者的 CRP 濃度都升高了。但升高幅度最大的是曾經遭受霸凌的人,最小的是從前的惡霸。受害者惡霸則處於兩者中間,跟童年沒有參與過霸凌的人差不多。

「這種高人一等的社會地位,或者是當上惡霸後隨之而來的成功,似乎能給惡霸們帶來某種保護效果,」寇普蘭說。即便已經對身體質量指數、物質使用、健康狀況以及其他創傷經驗進行實驗控制,這樣的模式還是存在。

約翰霍普金斯青少年暴力防治中心的副主任凱薩琳・布雷蕭(Catherine Bradshaw)警告我們:不要過度解釋了惡霸身上CRP值較低的這件事。CRP值較低可能只是反映了惡霸本身生理上的不同,跟具有攻擊行為的兒童與成人身上的那種生理差異沒什麼兩樣,而不是霸凌帶來的健康益處。

而且就算杜克大學的研究結果可以證明霸凌他人可能帶來益處(至少單就這一方面而言),我們也不該把它當成霸凌他人的正當理由,她說。

布雷蕭說,有一些「記錄完整的研究,短期與長期的都有,顯示參與霸凌的孩子確實也有其他不良後遺症」。例如,會霸凌他人的孩子比較有可能加入幫派、攜帶武器、有逃學問題

寇普蘭則補充,他雖然相信惡霸高人一等的地位有可能是他們 CRP 值偏低的原因,但人們可以、也應該以較合乎道德的方式去達到相同的結果。

DEC. 2020

通往來世的好生意木乃伊工坊

古埃及祭司是精明的實業家能針對不同預算提供葬儀套裝服務!

通往來世的好生意木乃伊工坊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