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witter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Feb. 26 2024

世界最重巨蛇一直隱瞞一個大祕密

  • 馬蠅停在一隻北方綠森蚺頭上,照片攝於厄瓜多的亞蘇尼國家公園。近期一項新研究顯示,綠森蚺有兩個不同物種,牠們的基因差異比人類與黑猩猩之間的差異更大。PHOTOGRAPH BY KARINE AIGNER/NATUREPL.COM

    馬蠅停在一隻北方綠森蚺頭上,照片攝於厄瓜多的亞蘇尼國家公園。近期一項新研究顯示,綠森蚺有兩個不同物種,牠們的基因差異比人類與黑猩猩之間的差異更大。PHOTOGRAPH BY KARINE AIGNER/NATUREPL.COM

  • 晨霧籠罩厄瓜多亞蘇尼國家公園的提普提尼河。分布於奧立諾科河流域(厄瓜多、哥倫比亞、委內瑞拉、千里達、蓋亞那、蘇里南、法屬圭亞那)的北方綠森蚺族群,與分布於祕魯、玻利維亞、法屬圭亞那、巴西的南方綠森蚺族群,是兩個不同物種。PHOTOGRAPH BY TIM LAMAN

    晨霧籠罩厄瓜多亞蘇尼國家公園的提普提尼河。分布於奧立諾科河流域(厄瓜多、哥倫比亞、委內瑞拉、千里達、蓋亞那、蘇里南、法屬圭亞那)的北方綠森蚺族群,與分布於祕魯、玻利維亞、法屬圭亞那、巴西的南方綠森蚺族群,是兩個不同物種。PHOTOGRAPH BY TIM LAMAN

1

一項近期分析顯示,這個新發現的物種一直藏在我們眼前。

馬蠅停在一隻北方綠森蚺頭上,照片攝於厄瓜多的亞蘇尼國家公園。近期一項新研究顯示,綠森蚺有兩個不同物種,牠們的基因差異比人類與黑猩猩之間的差異更大。PHOTOGRAPH BY KARINE AIGNER/NATUREPL.COM

馬蠅停在一隻北方綠森蚺頭上,照片攝於厄瓜多的亞蘇尼國家公園。近期一項新研究顯示,綠森蚺有兩個不同物種,牠們的基因差異比人類與黑猩猩之間的差異更大。PHOTOGRAPH BY KARINE AIGNER/NATUREPL.COM

全世界最重的蛇一直隱瞞一個大秘密。

根據今年2月16日發表在開放取用期刊《MDPI多樣性》(MDPI Diversity)的一項研究,綠森蚺(Eunectes murinus)其實是兩個擁有不同基因的物種。不過,這兩種動物的外表非常相似,即使是專家都無法分辨。

這項新研究的共同作者布萊恩.佛萊(Bryan Fry)說:「牠們在基因上的差異非常顯著。」他是國家地理探險家,也是澳洲昆士蘭大學的生物學家。

他說:「牠們的基因差異為5.5%。相對來說,我們與黑猩猩的基因差異大約是2%。」

佛萊與共同作者從厄瓜多、委內瑞拉、巴西的綠森蚺採集血液和組織檢體,因而得出這項令人震驚的發現,這整個過程都由《國家地理》獨家記錄下來,會在即將播出的Disney+節目《Pole to Pole With Will Smith》中呈現。研究作者也仔細檢查每隻綠森蚺,計算鱗片及尋找其他可能代表演化分歧的生理特徵。

他們分析基因資料後,發現在分布範圍北部採檢的森蚺和在南部採檢的森蚺之間有明顯差異。根據這些發現,他們提議將分布於北部的森蚺重新命名為北方綠森蚺(Eunectes akayima),而E. murinus則繼續指稱南方綠森蚺。

晨霧籠罩厄瓜多亞蘇尼國家公園的提普提尼河。分布於奧立諾科河流域(厄瓜多、哥倫比亞、委內瑞拉、千里達、蓋亞那、蘇里南、法屬圭亞那)的北方綠森蚺族群,與分布於祕魯、玻利維亞、法屬圭亞那、巴西的南方綠森蚺族群,是兩個不同物種。PHOTOGRAPH BY TIM LAMAN

晨霧籠罩厄瓜多亞蘇尼國家公園的提普提尼河。分布於奧立諾科河流域(厄瓜多、哥倫比亞、委內瑞拉、千里達、蓋亞那、蘇里南、法屬圭亞那)的北方綠森蚺族群,與分布於祕魯、玻利維亞、法屬圭亞那、巴西的南方綠森蚺族群,是兩個不同物種。PHOTOGRAPH BY TIM LAMAN

佛萊說,分析完成時,他簡直目瞪口呆。

「我沒想到差異這麼大。」他說:「這真的很驚人,當時我們所有人都在手舞足蹈。」

雖然重新分類兩個看起來一模一樣的蛇族群似乎是不必要的瑣碎研究,但佛萊強調,對於了解這些生物面臨的威脅而言,這樣的劃分工作非常重要。在滅絕危機方面,目前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將綠森蚺分類為無危物種,但這種分類方式有一部分是依據物種的分布範圍而定。

佛萊說:「這很重要,因為這種新近描述的北方綠森蚺所分布的範圍遠小於南方綠森蚺,代表牠們更加脆弱。」

與巨蛇親密接觸

研究巨型蛇類並非易事,但原因或許與你以為的不同。

體型最大的森蚺體重超過227公斤,文獻記載的體長也超過8.8公尺,牠們或許能夠殺死並吃掉人類。然而,這類事件只在亞洲有可信的紀錄,而且事件主角是網紋蟒。

儘管如此,研究森蚺仍有其他職業危害。

佛萊說,他在研究期間計算鱗片時,這些蛇身上資訊最豐富的部位有時是靠近下體的區域。不僅如此,森蚺被人觸摸時往往還會排泄。

「當你手上抓著一條大森蚺時,牠可以拉出大約1.5公升的排泄物,讓你全身散發惡臭。」他笑著說:「但這一切都算是夢想成真啦!」

森蚺是體型龐大且強而有力的掠食者,這一事實當然也是我們尚未更仔細研究森蚺的原因之一。另外,牠們大部分時間都潛藏在沼澤、溼地、溪流、河川的混濁水域。

不過,我們可能需要更多同類型的研究,才能了解為什麼北方和南方綠森蚺會走向不同的演化路線。佛萊說,畢竟這兩種動物似乎共存於法屬圭亞那,分布範圍近到甚至只隔著一條河。然而,牠們的基因資料中卻沒有雜交的證據。

接下來,佛萊想知道這兩種蛇的生殖器是否存在差異。這是因為許多種蛇會演化出只適合同種異性的生殖器構造,就像鎖和鑰匙一樣吻合。如果兩種蛇不再能與彼此進行有效的交配,就更有可能繼續擴大差異。

「我們每回答一個問題,就會冒出七個更有趣的問題。」佛萊說:「我認為這是良好研究的特徵之一,因為它不僅能回答舊問題,還能產生一樣多的新問題。」

好,現在來研究黃森蚺吧

德國柯尼希博物館的榮譽職員兼資深兩爬學家沃夫岡.博梅(Wolfgang Böhme)在電郵中表示:「這是一項非常詳細的研究,我也完全相信基因分析結果。綠森蚺的顯著基因差異是一項重要發現。」

有趣的是,博梅對於該研究的另一項發現卻抱持較不確定的態度。這項發現認為,三種黃森蚺(黃森蚺〔E. notaeus〕、黑斑森蚺〔E. deschauenseei〕、貝尼森蚺〔E. beniensis〕)應該合併為一種(E. notaeus)。

研究作者對黃森蚺進行與綠森蚺相同的基因分析,因而得出這項發現。然而,在這部分研究中,佛萊與共同作者認為,目前三種黃森蚺之間的基因差異不足以支持各自獨立的物種狀態。

佛萊說,物種合併或分開的問題在某種程度上屬於哲學問題。

「我非常保守,而且我個人比較喜歡合併物種。」他承認:「因此我認為,將黃森蚺合併為一種是比較恰當的做法。」

博梅依然不同意,他認為合併黃森蚺物種的做法「不成熟」。不過,他也有充分理由相信,2022年才提出的「貝尼森蚺是獨立物種」這一發現本身仍然很重要。

他說:「我承認我也有點偏見,因為我當時曾深入參與貝尼森蚺的發現工作。」

 

延伸閱讀:這些蛇會跳──科學家想知道為什麼 / 「不是邊緣魯蛇!」蛇蛇原來也有朋友

APR. 2024

真菌潛力無限的奇妙世界

這個鮮為人知的龐大生命網路,如何影響地球萬物與人類未來

真菌潛力無限的奇妙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