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witter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Aug. 09 2021

美國野鹿身上驗出冠狀病毒抗體

  • 新研究顯示,白尾鹿曾在野外遭遇過冠狀病毒,有可能是從人類的感染外溢出去的。PHOTOGRAPH BY BEN HASTY, MEDIANEWS GROUP/READING EAGLE VIA GETTY IMAGES

    新研究顯示,白尾鹿曾在野外遭遇過冠狀病毒,有可能是從人類的感染外溢出去的。PHOTOGRAPH BY BEN HASTY, MEDIANEWS GROUP/READING EAGLE VIA GETTY IMAGES

1

新研究發現,今年受檢測的鹿隻中有40%帶有冠狀病毒抗體。以下帶你了解這件事的重要性。

白尾鹿(white-tailed deer)是除了阿拉斯加外,美國全境普遍分布的物種,而根據首次在野鹿身上尋找病毒爆發證據的研究指出,白尾鹿似乎已在野外感染過冠狀病毒。

美國農業部(USDA)的研究人員分析了過去十年間採自密西根州、伊利諾州、紐約州和賓州總共超過600隻鹿的血液樣本,發現2021年1月到3月間檢驗的152隻野鹿中,有40%擁有SARS-CoV-2的抗體、這種病毒就是造成COVID-19的病毒。2020年1月的三隻鹿也有抗體。

有抗體存在,表示這些鹿可能曾經感染過病毒、也打敗過病毒。這些動物看來並沒有生病,所以牠們可能是無症狀感染,農業部表示。全美國約有3000萬頭白尾鹿。

AD

ads-parallax

「動物把SARS-CoV-2傳染給人類的風險相當低。」美國農業部在一項聲明中告訴《國家地理》。不過,這項結果可能表示「SARS-CoV-2已經在美國野生動物身上建立起次要的保毒宿主。」是獸醫也是堪薩斯州立大學新興及人畜共通傳染病中心主任的約爾根.瑞特(Jüergen Richt)說,他並未參加美國農業部的這項調查。如果這種病毒在其他物種身上流行,就可能持續演化,說不定會變得更嚴重或更容易傳播,破壞人類減緩大流行的努力。

今年稍早,研究人員確定了鹿能在實驗室中感染冠狀病毒,而且還會彼此傳染。但科學家並不知道在大自然中會不會發生感染,直到現在。原本實驗室的結果指出,在野外唯一會感染病毒的是水貂(mink),不過貓、狗、水獺、獅子、老虎、雪豹、大猩猩和山獅都曾在圈養環境或動物園中爆發疫情。

美國農業部的這篇新報告是發表在預印網站上,代表該研究尚未經過同儕審查。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並未回應邀請他們發表評論的請求。

人類傳播

「目前還沒有證據顯示SARS-CoV-2對鹿有任何不良影響。對人類來說,更大的顧慮是人與人之間的傳播。」丹尼爾.鮑許(Daniel Bausch)說,他是瑞士的人畜共通疾病專家,也是非營利組織FIND的新興威脅與全球衛生安全主任,該組織致力於為貧困相關疾病開發檢測方法。

美國農業部說,對於獵捕白尾鹿的人來說,風險並不高。不過研究人員假定,這種病毒一開始可能是在中國的傳統市場從動物跳到人類身上的,那個市場宰殺野生動物並當成食物販售,所以在食物準備程序方面的差異,確實是會有影響的。

「並沒有證據顯示你會因為吃[遭汙染的]食物、包括野生動物的肉,而感染COVID-19。」美國農業部說。這個部門並未發出新的指導方針,取代目前政府在處理動物方面對良好衛生的建議,其中也包括了肉類需要經過妥善的烹煮及儲存,並要清潔與消毒所有刀具、表面及設備。

鹿究竟是怎麼接觸到病毒的仍不清楚,不過研究人員懷疑牠們是遭到人類感染。「有許多種活動都可能讓鹿接觸到人,包括鹿科動物圈養作業、野外研究工作、保育工作,野生動物觀光產業,野生動物收容、餵食營養品,還有打獵。」美國農業部的研究人員寫道。其他可能的感染途徑,還包括接觸遭汙染的廢水、或是被其他感染的物種如水貂傳染。

研究人員也不知道鹿是否會把病毒傳染給其他的鹿,或傳染給其他物種。

把網張大

鮑許說,這些鹿也可能根本就沒有感染SARS-CoV-2,另一個解釋就是美國農業部檢查出來的是另一種冠狀病毒的抗體,這種現象名為交叉反應(cross-reactivity)。

但美國農業部說這應該不太可能。研究人員用的是已經商品化的SARS-CoV-2抗體篩檢試劑,用於其他物種時正確性都相當高。美國農業部也協助排除了交叉反應的可能性,在樣本的子集合上使用了另一種對SARS-CoV-2更有專特性的抗體測試。第二種測試的結果呼應了早先的發現,指出該測試是真的找到了SARS-CoV-2的抗體,美國農業部在一項聲明中告訴《國家地理》。

在大流行之前採集的鹿血液樣本也支持這項結果:如果測試找到的只是其他冠狀病毒的抗體,那在流行前和流行期間所採的鹿血樣本中,抗體濃度應該都差不多。但當研究人員測試了239個在2020年1月以前、從一個稍微大一點點的基因庫(同樣也包括來自紐澤西的鹿)採取的樣本,只有一個是檢驗陽性,而且來自2019年。(美國農業部說,這個唯一的例外,幾乎可以確定是偽陽性,因為其抗體量非常低。瑞特說美國農業部的偽陽性結論聽來合理。)

鮑許說,執行這兩種測試讓他對結果更有信心。不過,交叉反應總是有可能變成問題。「動物身上有很多種冠狀病毒在流通,可能也有很多我們都還沒發現。」他說。排除交叉影響最確定的方式,他說,就是用細胞培養把病毒隔離出來──或許是藉由測試鹿的呼吸道分泌物──但那需要先找到一隻正好有冠狀病毒感染的鹿。

研究人員發現,跟冠狀病毒的接觸似乎因為地點而有很大的差異。在這四個州裡,密西根州的鹿有SARS-CoV-2抗體的比例最高──67%。之後是賓州的44%、紐約的31%,最低的是伊利諾州,有7%的樣本有抗體。有冠狀病毒抗體的鹿也集中在特定的郡,美國農業部寫道。「32個郡的樣本中,有將近半數的樣本沒有冠狀病毒的接觸證據。」這項研究說。

「這些結果強調,必須持續並擴大監測野生動物,好判斷SARS-CoV-2在放養鹿隻身上的意義。」美國農業部說。研究人員寫道,目前,在吃鹿的掠食動物或食腐動物身上尋找這種病毒,也會是一件很重要的工作。

 

延伸閱讀:全球首例!紐約動物園老虎驗出COVID-19陽性反應  / 野外檢測出第一個COVID-19病例

JUN. 2024

壓力有毒!

壓力影響生理的科學新證據

壓力有毒!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