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Jul. 27 2020

這張COVID-19罹難者的照片引人深思,卻也使人不願面對

1
  • 疑似COVID-19罹難者的遺體放在印尼的一間醫院。該病患死亡後,護理師用層層塑膠膜包裹遺體並塗抹消毒劑,以預防病毒傳播。PHOTOGRAPH BY JOSHUA IRWANDI

以塑膠膜包裹的冠狀病毒罹難者顯示出許多人不想讓大眾見到的事物。

攝影記者約書亞.伊爾萬迪(Joshua Irwandi)跟隨印尼的醫院工作人員,拍下了一張令人震驚的照片,那是一具被塑膠膜包裹的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罹難者遺體,他同時也確保這張照片沒有洩漏可供辨識的特徵,甚至是性別。

這張照片是為《國家地理》拍攝的,做為國家地理學會獎助計畫的一部分,它在這個擁有2.7億人口的國家引起了共鳴。印尼之前在應對這場全球大流行的速度十分緩慢,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又稱「佐科威」〔Jokowi〕)在3月還宣揚一種未經證實的草藥療法。大眾對伊爾萬迪這張照片的反應使冠狀病毒帶來的痛苦變得人性化,但其中一些反應並不友善。

伊爾萬迪的照片已經出現在電視新聞上,印尼冠狀病毒應對團隊的發言人也分享了這張照片。許多印尼媒體未經伊爾萬迪同意,就從螢幕上擷取這張照片並重新發表。《國家地理》的報導在7月14日刊登之後,他也在自己的Instagram頁面張貼這張照片,目前已經有超過35萬2000人按「讚」。這張照片在《國家地理》的官方Instagram 頁面上也吸引了超過了100萬人按「讚」。

AD

ads-parallax

「這張照片的力量顯然激起了有關冠狀病毒的討論。」伊爾萬迪在印尼的家中說:「我們必須意識到醫護人員付出的犧牲及承擔的風險。」

國際攝影中心的榮譽院長弗雷德.里欽(Fred Ritchin)也同意,這張照片絕對是突破性的。他說:「我們看到了一個木乃伊化的人。這張照片讓我們注視著他,心生畏懼。」

里欽說,這張照片同時也顯示出距離感。「對我而言,這張照片是關於某個人即將被扔掉、丟棄、包裹在黏膠薄膜裡、噴灑消毒劑、木乃伊化、剝奪人性、視為異類……這在某方面來說很合理。人們將感染冠狀病毒的人視為異類,因為他們不想待在接近病毒的地方。」

伊爾萬迪張貼這張照片後,一名擁有大量追蹤數的流行歌手抨擊他捏造新聞,說COVID-19沒有這麼危險,並認為既然家屬無法見到死者,攝影記者也不應該獲准在醫院裡拍照。這名歌手的追蹤者錯誤地指控伊爾萬迪以人體模型拍攝造假照片,稱呼他是世界衛生組織的「奴隸」。這位28歲的攝影師收到了威脅,他說他認為政府一直試圖尋找那間讓他拍攝遺體的醫院,而照片中無法識別是哪間醫院。

「未經我的許可,我的私生活細節就被人公開了。」伊爾萬迪說:「我們已經遠遠偏離我身為攝影記者拍這張照片的目的了。」

不過,他獲得了印尼攝影記者協會的協助。該協會反駁說,這張照片符合記者工作的規範──並要求那名歌手道歉,而他後來也道歉了。

伊爾萬迪說,有些政府官員曾表示印尼應該更嚴肅應對COVID-19。截至7月27日為止,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冠狀病毒追蹤系統已經發布,印尼有4781個COVID-19死亡案例與9萬8778個病例,不過據信這項數據被嚴重低估了。許多人並未遵守社交疏離原則,大批民眾都沒戴口罩。大規模社交限制也從上個月開始取消。

伊爾萬迪希望這張照片能鼓勵印尼人採取預防措施──並挽救生命。他舉出了哈佛大學教授莎拉.伊莉莎白.路易斯(Sarah Elizabeth Lewis)在5月對攝影記者提出的挑戰:超越統計學,顯示COVID-19如何影響大眾。琳賽.艾達里歐(Lynsey Addario)等其他攝影師也受到鼓舞,正在做同樣的事。(艾達里歐也在國家地理學會的資助下報導COVID-19。)

那麼,伊爾萬迪下一步要做什麼呢?

他停頓了片刻。

然後說:「我想我會保持低調一段時間。」

 

延伸閱讀:COVID-19如何悄無聲息地奪走患者的氧氣?亞馬遜部落傳出COVID-19死亡病例,如何避免滅族慘劇發生?

DEC. 2020

通往來世的好生意木乃伊工坊

古埃及祭司是精明的實業家能針對不同預算提供葬儀套裝服務!

通往來世的好生意木乃伊工坊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